<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1931年,顧順章家族被紅隊嚴懲!周恩來嘆息:歷史會怎樣評價我?

      2022-06-22  莫為天下先   |  轉藏
         

      '我們今天這樣做,是萬不得已的。也不知道將來的歷史會怎么評價我。'

      1931年6月的一天,從來不抽煙的周恩來,突然跟身邊的王竹友要了一支煙,然后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濃烈的煙味兒嗆進了他的喉嚨,引發了一陣劇烈的咳嗽。也不知是因為咳嗽還是被煙熏的,周恩來的眼眶泛紅,眼角隱隱有淚光閃動。他嘆了一口氣,說出了上面的那句話。

      這是他這一輩子第一次碰香煙,也是最后一次!就在不久之前,他干了一件此前他絕對不會想干的事!雖然這是為了革命的無奈之舉,但是他的內心,卻始終無法平靜下來。就在不久后,他也不得不離開了自己奮戰了好幾年的上海,回到了蘇區工作。這些全都因為一個人,一個本來極有前途成為一代間諜傳奇的人的變節。這個人,就是原中央特科紅隊的負責人顧順章!

      顧順章就是上海本地人,本名顧鳳鳴,是我黨早期,情報戰線上最強的特工,沒有之一!他的出身平平無奇,成年后在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做鉗工。顧順章性格暴烈,喜歡爭勇斗狠,后來被青幫看上,請過去入了會。從此以后,青幫的街頭火并中,就經常看到一個身手非凡的身影。也是憑著這層關系,顧順章成了煙草公司的工頭。

      顧順章加入青幫,并非如黃金榮、杜月笙一樣,要把這條黑道當作安身立命的事業。相反,他只是將青幫當做打造自己個人威望的一個工具而已。在成為工頭之后,顧順章手下管著不少人,也開始同我黨從事工人運動的干部有了交集。他很快接受了新思想,成為工人運動的領袖級人物。由于性格爽快,心思細膩,而且做事的時候果敢能斷,他很快就被吸收進了黨組織。1925年,“五卅運動”爆發,顧順章在罷工中表現得非常出色,成為了上海工人運動的核心領導人物之一。

      也就是在這場運動中,顧順章結識了蘇聯革命顧問鮑羅廷。鮑羅廷對這個敢想敢干的年輕人非常賞識,一度讓他擔任了自己的私人衛士。鮑羅廷回國后,促成了選派中國共產黨員赴蘇聯留學一事。顧順章、陳賡等人被選派,前往蘇聯的澳斯托茲那雅特工學校學習特工技術。

      這次留學只有短短的一年,但是對我國的革命事業影響非常大,很多的傳奇特工都是在這一時期成長起來的。而顧順章,就是他們之中的佼佼者。他憑借過人的機敏和身手,很快就掌握了全部技能。他可以做到雙手打雙槍、獨立搞爆破、徒手殺人不留痕跡、開槍殺人沒有聲音等等。同時,他還學習了化妝術、催眠術、盯梢技術等等技巧。在所有的學員中,他的能力最全面,而且每一項都達到了頂尖水平。在當時的遠東地區,他是當之無愧的第一特工。連后來他的對手、國民黨中統老牌特務萬亞剛都對他贊不絕口,認為:“顧順章稱得上是大師。在他之后,特務行列中,無人能望其項背。

      那時候的顧順章,意氣風發,他迫切地需要在一個真正的戰斗舞臺上來揮灑自己的才華!1927年,他回到上海,馬上就參加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并出任了工人武裝糾察隊總指揮。

      在四一二事變和七一五事變相繼發動后,我黨活動轉入地下,但是顧順章的地位反而越來越高。他被選為臨時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任中央交通局局長,全面負責中央特科的組織和領導工作。1928年他又當選為中央委員,協助周恩來領導中央特科,并擔任第三科,也就是著名的“紅隊”的負責人。他憑借著自己的機智,除掉了不少黨內的叛徒和敵人的特務。其中最為經典的一次,就是除掉叛徒白鑫的行動。

      白鑫是從南昌起義一路走過來的“老革命”了,一度很得黨中央的賞識。但是在1928年,他卻沒有禁住金錢的誘惑而投敵,致使我黨多位重要領導人被捕。顧順章受命除掉這個叛徒之后,做了周密的安排,最終在上海霞飛路設伏,一舉擊殺了白鑫!當時,紅隊隊員從3個不同的方向同時開槍,子彈幾乎在同一時間內擊中了白鑫的頭部,最后從一個部位穿出,槍法之準讓人驚嘆。更為神奇的是,這次行動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和線索,讓上海巡捕們一籌莫展。此事之后,顧順章聲名鵲起,成了黨內的明星。

      顧順章在這一時期,有著三個身份:在家庭生活中,他還是顧順章;在領導行動和革命工作的時候,他會使用化名黎明;同時,他還是上海的著名魔術師化廣奇,經常參加演出。按照當時黨中央的規定,是不允許特工人員有這樣顯赫的身份的。但是顧順章不管這些,因為在他光鮮的革命身份后,還有著另一張臉孔。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顧順章染上了最不該碰的東西——鴉片。這個毒害了中國將近三百年的萬惡之源,也在逐步腐蝕顧順章的心靈。他的脾氣越來越暴躁,喜怒無常,打人罵人的事兒經常發生。尤其是對自己相濡以沫的妻子,他動起手來更是毫不留情。他開始追求生活中的享樂,對組織上的會議和學習越來越沒有興趣。瞿秋白的遺孀楊之華曾回憶顧順章:“平日不看文件,開會不常說話。他的生活浪漫、腐化,吸鴉片、玩女人、打老婆,這都是常有的事兒。

      他的變化,讓特科的領導人周恩來和其他幾個同志都非常擔心。情報組隊長陳賡更是放出了狠話:“如果我們不死,早晚會看到顧順章叛變的那一天。”出于對顧順章的愛護,周恩來等人決定讓他回蘇區工作,將紅隊的領導權交給別人。顧順章對此非常不高興,便暗中寫了一封給蔣介石的投誠信,并悄悄地把信揣在了懷里。

      1931年3月,顧順章在護送幾個領導人回到蘇區之后,老毛病又犯了,開始沾花惹草。他遇到了一個女人,并且為之沉迷。為了滿足女人的需要,他又一次以化廣奇的身份公開表演,結果被敵人的偵緝處處長蔡孟堅抓獲。

      對自己的被捕,顧順章的心情是相當輕松的。他交出了投誠信,并且在第一時間就叛變了。并且他還要求面見蔣介石,當面將自己掌握的秘密和盤托出。但是在沒見到蔣介石的時候,他是不會說的。同時他還說,在自己沒見到蔣介石之前,切勿向南京方面發電報。誰能想到,他這種傲慢的態度,竟然給我黨在上海的所有組織留下了一線生機。

      蔡孟堅及其上司對顧順章十分重視,認為這是一只能載著自己“通天”的金鴿子。所以他們沒有理會顧順章不許發報的要求,向南京發了一份“告捷”電報。結果這封電報,落在了我黨潛伏在南京特務系統中的秘密黨員——錢壯飛的手里。錢壯飛馬上通過胡底、李克農等人,通知了絕大部分的相關人員。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撤離拉開了序幕,僅僅一天時間,包括錢壯飛在內的大量地下人員都轉移了。等到顧順章得知此事后,很無奈地說了一句:“這回抓不住周恩來了!

      錢壯飛的行動,讓黨組織在上海的受創程度減到了最小。但是,損失仍然是巨大的。有一批地下交通員,是由顧順章發展、并接受其單線指揮的。即使是領導特科的周恩來,也不全知道這些人的情況,他們就成了顧順章叛變的第一批受害者。此外,還有一些無法撤離的人也受到了波及。革命前輩惲代英此時正在獄中,原本他因為使用了假名字而沒有危險。可是顧順章叛變后,直接來到監獄里指認,導致惲代英身份暴露被殺;原本在香港的蔡和森,也因為顧順章的突襲而被捕,繼而犧牲;還有當時的黨組織領導人向忠發,也因為顧順章的叛變而被捕。后來向忠發也叛變了,并且又引來了一場腥風血雨;1933年,本已成功撤離的陳賡來上海治療腿傷,結果也被顧順章所抓獲。如果不是國民黨內部多人死保,這位開國的第二大將在那個時候,恐怕已經難逃厄運!

      除了可以計算的損失之外,顧順章叛變的影響在其他方面也是巨大的。首先是領導中央特科的周恩來,不得不撤離上海。他知道顧順章太熟悉自己了,幾乎自己所有的想法和習慣,以及偽裝技巧,顧順章都可以推算出來!所以他的下一步工作,根本就無法開展,最后只能撤離!而且,上海黨組織的工作流程、崗位設置、行動準則,顧順章也都一清二楚。他順著這些線索反推,抓捕了大量的工運、學運干部,使得黨組織根本無法在上海立足!同時,顧順章還做了中統、軍統兩大特務組織的教官,培養了大量特務。正是這些人的猖獗活動,才最終逼著黨中央放棄了在城市謀求發展的可能性,轉而去農村發展。

      同時,顧順章的叛變,引發了劇烈的多米諾骨牌效益,大量和他親近的人,也都隨之叛變。比如童國忠和張文農,兩人當初都是“紅隊”中能力最強的人。他們追隨顧順章叛變后,很快就成為了中統行動部門的中堅力量,不停地打擊自己曾經的同志。還有顧順章的家人,因為和不少的黨組織人員都熟悉,所以也加入了指認的行列。于是在1931年,由周恩來親自策劃了一次針對顧順章及其黨羽的暗殺行動!

      1931年6月的一天,周恩來帶領王竹友、陳養山等人,率領特科的戰士們,分別對法界甘斯東路愛棠村十一號、公共租界武定坊三十二號、新閘路斯文里七十號三處顧順章的據點展開清洗。顧順章的9位成年家屬,以及一些黨羽,都受到了歷史應有的懲罰!但是,作為總指揮的周恩來定下了一條原則:對于那些無罪的兒童,必須網開一面!也因此,顧順章的女兒顧利群和12歲的小舅子張長庚得以活命。

      雖然處死的人都是有罪的,但畢竟這也是一起滅門案。行動回來后,周恩來久久無法釋懷。雖然是為了革命,但自己的手段,是不是過于剛猛和殘忍了呢?要知道,為了避免用槍、用刀引起的不便,這些人全是被勒死的,連尸體也都被掩埋了起來。手法這么決絕,這在以前,是周恩來連都不敢想的!之所以這樣做,確實是迫不得已。

      也就是在這種壓力下,周恩來和同志王竹友要了一根煙。從來都不碰香煙的他,也終于破了一次例。他不會抽煙,被吸出來的煙焦油嗆得劇烈的咳嗽了起來。他緩緩地說道:'我們今天這樣做,是萬不得已的。也不知道將來的歷史會怎么評價我。'從這句話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仁厚之人的內心糾結。

      然而,被周恩來放走的張長庚,不久之后就又開始給黨組織造成了破壞。張長庚死里逃生之后,找到顧順章報信。顧順章立刻讓這個小舅子在街上帶著人巡邏,看見熟面孔就抓。結果,參與行動的地下黨員王世德被認了出來,隨即遭到了逮捕。王世德最終也沒有經受住考驗,把行動之后的埋尸地點供了出來。敵人不僅挖出尸體,還順藤摸瓜,再次查獲了大量組織據點!至此,顧順章和黨組織結成了死仇!曾經的同志,也終于走到了反目的一天。

      一陣腥風血雨之后,顧順章所掌握的情報也終于失去了效力。不過,黨組織在此之后的7年間再也無法在大城市立足,革命的工作陷入了空前的低谷。這之后,顧順章開始為國民黨的中統、軍統培養特務人員,一度成為了兩大組織的“香餑餑”。只是,這樣的日子持續的時間并不長。

      中統和軍統,歷來是水火不容的兩大特務組織。用《潛伏》里余則成的話說,就是:“我們恨對方甚于恨共產黨!”顧順章是中統徐恩增請回的大神,但是卻總被軍統的戴笠請去教學,這讓徐恩增非常不爽。于是,徐恩增開始讓人對顧順章進行監視。顧順章作為亞洲第一特工,自然不會察覺不出徐恩增的行為。他覺得,自己在中統的發展已經到頭了,是該改換門庭了。于是,他讓自己的后妻張永琴聯系戴笠,結果被徐恩增查知,立刻開始準備對顧順章動手。只是礙于蔣介石還護著他,遲遲不敢行動。

      而此時,顧順章對于國民黨內部的黨同伐異也已經感到厭倦,于是便和自己的密友蔣云夫婦策劃,準備成立一個新的政黨。蔣云夫婦十分熱心,時間不長便將條例和發展計劃拿了出來。可沒想到,顧順章感覺身邊風聲不對,便毒死了蔣云夫婦,并且準備暗殺一直監視自己的徐恩增和中統巨頭陳立夫。結果沒想到,他手下的金牌殺手林金生向徐恩增告發了顧順章。徐恩增決定不再等待,立刻著手除掉顧順章!

      1935年,國民黨的一些高級特務在南京聚會。會議上,徐恩增的親信顧建中突然拔出槍來,指著顧順章的腦袋說道:“你不服從命令,企圖別樹一幟,我現在就殺了你!”顧順章也不是易與之輩,立刻和顧建中爭吵了起來,甚至拔槍相向。此時徐恩增說道:“都別說了,顧順章是不是別樹一幟我要調查。現在你們倆把槍都交出來,然后到小會議室冷靜一下!”顧順章老老實實的去了,隨即便被軟禁了起來。

      轉眼就是幾個月過去了,在徐恩增的操作下,顧順章被正式拘捕!他先在南京監獄被關了一段時間,后來又被轉入蘇州軍人反省院關押。在這里,顧順章遭了罪。由于他的能力太強,中統的特務們怕他越獄,于是便用一根鐵鏈子穿了他的琵琶骨!到此時,顧順章才明白,自己已經是必死無疑了。在不久之后的1935年6月,顧順章被秘密處決。這位可恥的叛徒,終于將自己送上了絕路。

      顧順章的死,解放了我黨的整個情報系統。以前我黨不敢在大城市設立黨委,如今卻已經完全不怕了,因為最了解我們的敵人已經不在了。在接下來的幾年中,我黨情報系統再次遍布全國的大城市。尤其是南方的上海、南京一線,更是分外活躍。龐大的情報系統,也保證了我黨在軍事行動中的準確性。以至于解放戰爭僅僅三年,國民黨數百萬精銳盡喪,只能逃往臺灣偏安一隅。

      顧順章的叛變,不僅對黨組織是一場浩劫,對他自己來講也是一場悲劇。如果不是敗于自己的貪欲,他原本是一個非常有前途的革命家,其成就不會在大將陳賡之下。只可惜,歷史沒有給他重新來過的機會。他自己釀造的苦酒,只能自己咽下去。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