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走到人生盡頭才看透,這三點,才算生命的圓滿,奈何世人糊涂至今

      2022-06-21  舒山有鹿   |  轉藏
         

      è£?饰??°????????¨?°?è′′?£?,?????????è???o???1é?¢?? è??è????°?o??2?

      01

      哲學中,有這么三個問題:我們從哪里來,然后到哪里去,到底為了什么?

      有思想家認為,人類降生到這個世界,目的就是為了探尋此生的“意義”,從而不讓自己留下太多的遺憾。

      世道紛紛擾擾,世人匆匆忙忙。也許彈指一揮間,我們的人生就已經過了大半了。在時光面前,我們的這一生,就跟沒有活過一樣。

      我們不妨思考一個問題,如何才能更好地活好這一生呢?

      儒家的孔子認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是你我對于個人和社會責任的追求。

      道家的老子認為,人這一生,要以“出世”的態度去生活,懂得修身養性才是正道。

      道家的莊子認為,人活著,就該逍遙于天地之間,不要受到世俗的束縛,盡心地活一場,那我們的人生就圓滿了。

      當然,佛家的佛陀認為,人生的意義,就在于渡盡此生的劫難,不再有世俗的欲望,活成最為純粹的模樣。

      其實,不同的人,對于人生意義的理解,也都各不相同。而我們,也該有自己的追求,切勿讓自己白活一輩子。

      ?????2??????é?????????????????èˉ′èˉ′,??????????¤a?2?è???o?

      02

      八十歲了,才徹底明白人生的真相。

      鎮上的陳老伯今年已經80歲了。雖然臥病在床,但他對于自己的一生,已經很知足了,因為他曾經為自己活過一場。

      年輕的時候,他去過農村,進過工廠,反正看透了“蕓蕓眾生相”。中年的時候,他下海經商,也去過南洋,交過不同的朋友,看到過不同的風景。

      到了晚年,他選擇回到老家,捐了一筆錢,用來資助當地的孩子讀書,反正特別有善心。

      想起自己的經歷,陳老伯其實特別滿足。在他看來,有很多事兒,自己都經歷過了,雖然說沒有取得太大的成就,但能在這個世上留下一點痕跡,也算是無憾了。

      有一次,他跟年紀30歲的孫子說了這么一句話:“沒必要抱怨人生太苦,你只是這世間的過客而已。你此生的使命,就是聽從本心做事,沒必要在乎別人說什么。”

      孫子特別不解,就問了一句:“我想成就一番功名大業,可還是無能為力,那我該怎么辦呢?而且,我看到身邊的朋友都特別有錢,所以我覺得自己特別失敗。”

      對于孫子的話,陳老伯是這么回應的:“人活一世,又有什么好比較的呢?很多東西,都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唯一有價值的,就是你的經歷。”

      ??????????????§????????°

      03

      人老了,領悟這三點,人生就圓滿了。

      第一點:經歷不同的事兒,欣賞不同的風景。

      俗話說:“井蛙不可與海,夏蟲不可語冰。”井底之蛙和夏蟲,就是因為存在一定的缺陷,所以它們無法認清這世間的現實。

      但人不一樣,我們有選擇的余地和空間。只要我們想,那我們就可以去做不同的事兒,經歷不一樣的人生。

      就像上文的陳老伯,當過農民、工人和商人,也當過老板,到過不同的地方留下了自己的足跡。這,不就是他豐富的人生經歷嗎?

      但愿我們,不要在老去的那一天,才對白紙一般的前半生感覺到遺憾。有些事,及時做,甚至盡快做,那才是我們的追求。

      10??a??2??????èˉ?,è???? é??????oo???

      第二點:聽從本心,意隨心動。

      王陽明認為,此心就是宇宙,此心就是世界。

      我們的心,就是我們的一片天地,也是我們此生的導引者。該走向何方,該過成什么樣子,不要讓別人來決定,而是要聽從自己的心意。

      就像《月亮與六便士》中的主人公,年紀四十歲還敢放棄一切,去追尋心中的夢想。這,真的就不正常嗎?

      他沒有不正常,反而活很通透。因為他聽從了自己的本心,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否則,他終究會在老去的那一天,才后悔唏噓。那個時候,就真的遲了。

      ???è?¥?1′è??,???????????????,????????????

      04

      第三點:不爭不怨,盡好本分。

      白居易寫道:“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生。”

      在蝸牛的觸角上,我們到底要爭什么呢?啥事兒都沒有必要爭,因為人生太短暫了,沒必要把時間浪費在“爭”的執念上。

      這一刻爭贏了,不見得未來就一定會贏。這一刻輸了,不見得未來就一定不幸。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他的時區,我們不能一概而論。

      就像有些人大器晚成,上了年紀才成功,難道他就需要糾結嗎?就像有些人一輩子都順暢,而我們歷經波折,那我們就該自卑嗎?

      做人吶,不要爭太多,也不要怨恨太多,做好自己的本分,那就可以了。

      這里的本分,就是完成自己的使命。該去哪里發展,就去哪里發展,該得到什么,就得到什么,千萬不要“爭執”那些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所謂“命中只有八斗米,走遍天下不滿升。”

      一個人真正的智慧,就是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盡力過好每一天,盡心活好每一刻。這,才會讓我們殘缺的人生,逐漸變得“圓滿”。

      文/舒山有鹿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