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李商隱的千古名句“此日六軍同駐馬,當時七夕笑牽牛”妙在哪里?

      2022-06-20  誰家庭院木樨香   |  轉藏
         

      李商隱的千古名句:此日六軍同駐馬,當時七夕笑牽牛,出自馬嵬二首。這兩句詩,對仗甚是奇妙,可謂神來之筆。此日對當時,恰到好處。乍一看,六軍與七夕,相去甚遠,對仗勉強,但是放眼全局,你會發現,駐與笑同為動詞,同駐馬與笑牽牛,再加上各自的主語,可謂天衣無縫,令人拍手叫絕。

      清代詩人朱庭珍,認為此二聯皆用逆挽句法,非常生動。李商隱采用倒敘手法,先訴說現在事,描寫當下景,而后追溯從前,回憶過往,以反襯相形,因不用平筆順拖。其妙筆生花、奇思妙想,在這兩句詩里體現得淋漓盡致。

      為了更好地理解這兩句詩,我們先來看一下馬嵬二首的第一首七絕。李商隱用短短二十八個字,將楊貴妃的悲劇寫得感人肺腑,詩中對玄宗也充滿同情。

      馬嵬二首 其一李商隱 〔唐代〕

      冀馬燕犀動地來,自埋紅粉自成灰。
      君王若道能傾國,玉輦何由過馬嵬。

      公元755年,安祿山從范陽起兵叛亂。冀馬燕犀動地來,詩人開門見山寫出這一歷史事件。情況危急,玄宗帶著楊貴妃踏上了逃亡之路。在馬嵬坡,玄宗在六軍的逼迫下,無奈賜楊貴妃自盡。而他自己悔恨交加,三年后抑郁成疾去世。

      自埋紅粉自成灰,李商隱用七個字概括了玄宗的心路歷程和人生結局,其惻隱之心流露于筆端。傾國傾城的楊貴妃,并非紅顏禍水,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玄宗也是萬不得已在這樣做。

      倘若楊貴妃真的有傾覆唐朝的本領,玄宗何至于沒有察覺,而導致倉皇出逃,以至發生馬嵬之變呢?楊貴妃死了,玄宗的一片真情也化為灰燼,隨風而去。

      看完李商隱描寫的馬嵬之變,對于他的千古名句,我們才能有更深入的理解。

      馬嵬二首 其二李商隱 〔唐代〕

      海外徒聞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
      空聞虎旅傳宵柝,無復雞人報曉籌。
      此日六軍同駐馬,當時七夕笑牽牛。
      如何四紀為天子,不及盧家有莫愁。

      首聯引用白居易《長恨歌》的典故,自然引出后面的議論。白居易筆下的楊貴妃,死后住在海外仙山。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樓閣玲瓏五云起,其中綽約多仙子。

      如果說白居易用細膩的文筆,為悲情的楊貴妃添上一層浪漫的色彩。那么,李商隱則用諷刺的語氣,訴說當年那段真實的歷史。

      “海外徒聞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成為仙子的楊貴妃,住在海外的仙山上,她聽聞如今的大唐已經恢復了對九州的統治,天下歸一。可是,天上人間永相隔,這樣的好消息,對于她來說,于事無補。今生的事情尚且無法預料,何必寄希望于虛無縹緲的來生呢?

      詩的頷聯,“空聞虎旅傳宵柝,無復雞人報曉籌”,形象地寫出楊貴妃危機四伏的處境。虎旅,即跟隨玄宗進入蜀地的禁軍。宵柝,意為巡夜的梆聲。雞人,即宮中報時的衛士。

      漢朝時,皇宮內不允許養雞,有專門的衛士等候在朱雀門之外,傳雞唱報時,從最初的學雞鳴到后來的唱報時歌。古詩詞里,雞人曉漏長,鳳闕晴鐘動,生動地寫出了雞人這一職業的特色。

      顛沛流離的逃亡,再也不可能像以往那樣,悠閑地聽雞人敲打報時,取而代之的,是隨行的禁軍敲擊的梆聲。可是,這些禁軍,并沒有保護皇上和貴妃,而是將貴妃逼上絕路。

      我們再來看頸聯,“此日六軍同駐馬,當時七夕笑牽牛”。詩人從現實的遭遇入手,回憶起當年的海誓山盟,如此鮮明的對比,讓人觸目驚心。《舊唐書·楊貴妃傳》曾有記載:

      安祿山叛,潼關失守,從幸至馬嵬。禁軍大將陳玄禮密啟太子誅國忠父子,既而四軍不散,曰'賊本尚在’。指貴妃也。帝不獲已,與貴妃訣,遂縊死于佛室,時年三十八。”

      當日,六軍駐扎在馬嵬坡,玄宗不能保護貴妃,悲傷地看著她死去。回想從前,還曾取笑牽牛星和織女星,一年才能見一次面。玄宗和貴妃,曾經暗自發誓: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卻不料,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他們的結局,竟不如牽牛、織女。

      尾聯的反問,詩人以諷喻的口氣寫出玄宗的無奈。貴為天子的玄宗,連自己的愛人都無法保護,這一點遠不如民間的莫愁,尚能嫁入盧家。

      讀完這兩首詩,我們會發現,此日六軍同駐馬,當時七夕笑牽牛,這兩句逆挽,堪稱全詩的精髓。李商隱不落窠臼的寫作手法,讓讀者眼前一亮。

      古往今來,很多詩人都寫過馬嵬之變,白居易的長恨歌,珠玉在前,而李商隱獨辟蹊徑,沒有按照尋常套路,贅述人們早已耳熟能詳的故事情節,提筆寫到六軍駐馬,戛然而止,回味無窮。這段留白,讓讀者自己去體會,更為深刻。

      接下來,詩人筆鋒一轉,回溯逆入到當日七夕之夜的山盟海誓,今昔對比之下,對于讀者的心靈沖擊更為強烈。

      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李商隱描寫了兩件完全不同的事,令人折服。精巧的對仗,高妙的句法,讓每一讀者贊不絕口,這也是兩聯的絕妙之處。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