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頂級毒梟盧卡斯:用美軍遺體運毒,落網后,150多位警員跟著被捕

      2022-06-18  歷來現實   |  轉藏
         

      1975年3月,十幾輛警車呼嘯著停在了紐約黑人住宅區一個住宅樓前面,幾十名荷槍實彈的警察沖入一個黑人家里,用沖鋒槍指著一位膀大腰圓的黑人說:“你被捕了!”

      這個被捕的黑人,名叫弗蘭克·盧卡斯 。

      警方給出的罪名是:長期從事毒品交易,用美軍遺體運毒。

      消息傳出,整個紐約為之震驚!在紐約市民心中,盧卡斯可是個好人,他經常為捐款救助窮人,不惜一擲千金。

      盧卡斯的名字經常見諸報端,他的名字前面往往有個頭銜相伴——慈善家。

      一個慈善家竟然是一個大毒梟,這怎么能不讓人震驚?但震驚歸震驚,盧卡斯還是因為證據確鑿,被紐約法院判處終身監禁。

      下面發生的事,同樣令人震驚,盧卡斯后來竟然被釋放出獄,過起了逍遙自在的生活。

      消息傳出,輿論大嘩。

      眾所周知,在美國事實上已經廢除了死刑,因此判處終身監禁的都是重罪犯人,一般是不能減刑的。

      盧卡斯不但被減刑,還被釋放出獄,這是怎么回事?

      一天傍晚,一個警察開車走在紐約大街上,他是去接女兒放學的。

      在不遠處的一座大樓里,一個黑幫老大一揮手,對嘍啰說:“滅了他!”

      隨之,警察駕駛的那輛汽車爆炸起火,變成一堆廢鐵。

      這一幕,出自一部叫做《美國黑幫》的電影。

      該片改編自《紐約》雜志上的一篇關于70年代黑人毒梟的真實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弗蘭克·盧卡斯 。

      盧卡斯在1930年出生于美國南方的一個貧窮小鎮,16歲那年,他隨母親搬到了紐約哈姆萊區。

      哈姆萊區是一個著名的黑人聚集地,同時也是犯罪高發區,是黑幫、毒販們的天堂。

      人之初,性本善,童年的盧卡斯正直、善良,愛幫助別人,在社區有口皆碑。直到7歲那年,一件事情的發生,改變了他。

      那一年,盧卡斯20歲的表哥通過競選,當選為南方小鎮的鎮長。

      就在廣大黑人為他設宴慶賀時,一群歧視黑人的三K黨徒弟當眾將汽油潑在表哥身上,用燃燒彈將汽油點燃。

      表哥的死造成了他性格的扭曲,從此弗蘭克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1946年到了紐約之后,盧卡斯想學好也不可能了。因為他居住的社區黑幫和販毒組織遍布,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染缸,不少“有志青年”被拉下水,盧卡斯也不例外。

      有一天,警察到他們社區抓捕罪犯,出來的時候車被點燃了。原來是盧卡斯向車上澆了煤油,然后用打火機點燃。

      他的舉動,被一個叫艾爾斯沃斯·雷蒙德·約翰遜的黑人大叔看見。約翰遜大叔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弗蘭西斯·科波拉著名電影《教父》主人公的原型。

      1905年10月31日,約翰遜出生于南卡羅來納州的查爾斯頓。10歲時,他的兄弟威廉被控殺害一名白人,由于擔心遭到報復,父母把他們七個孩子中的大多數都搬到了哈萊姆區。

      盧卡斯出生時,約翰遜就已經成為紐約哈姆萊區的黑幫老大,親手導演了四十多起謀殺案和13次綁架案。

      有膽有識的盧卡斯很快引起約翰遜的注意,受到其青睞,在他的手下當司機,兼職保鏢。

      不過在當時,美國的毒品消費量還處于低谷,販毒帶來的利潤不高,約翰遜的業務當時還局限于收保護費,替人討賬以及受雇殺人。

      直到60年代,美國的毒品交易才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60年代初,美國開始介入越南戰爭,大批美國青年離開家鄉來到越南戰場,成為美帝國主義爭霸的炮灰。

      隨著戰爭的繼續,美國介入程度逐漸提高,傷亡也與日俱增,美國民眾反戰聲一浪高過一浪。

      出于對政府越戰政策的不滿,美國民間出現了一種新興的嬉皮士文化。

      處于青春期的叛逆青年高舉性開放的自由旗幟,用酒精、迷幻藥麻醉自己。一時間,吸毒和搖滾成為一種時尚和潮流。

      在此背景下,毒品消費量激增,也造就了很多毒販。

      這時候的盧卡斯,已經在約翰遜的黑幫“實習”了10年。憑著他的沉著冷靜,心狠手辣和機智勇敢,他已經成為約翰遜的得力干將。

      由于盧卡斯的忠心耿耿,事實上,他已經成為約翰遜黑幫的二號人物。

      1968年7月,63歲的約翰遜死于一場車禍。

      約翰遜的死,傳聞與盧卡斯有關,因為他是這場車禍的最大受益者。不管怎么說,盧卡斯已經成了氣候,手下擁有一幫馬仔,建立起自己的販毒網絡。

      不過盧卡斯能在眾多毒販中脫穎而出,成為大毒梟,完全取決于他獨到的戰略眼光。當時美國的毒品來自四個地方:意大利的西西里島、委內瑞拉交界的銀三角、哥倫比亞和墨西哥。

      盧卡斯卻獨辟蹊徑,從東南亞的金三角進貨。

      眾所周知,金三角是世界聞名的“罌粟之鄉”、年產量在60年代就達到200噸(當時全世界年產毒品1000噸)。

      雖然路途遙遠,但是拿貨價低。

      當時其它市場的海洛因拿貨價是每公斤7000美元,而在金三角,3000美元就能拿到。而且由于金三角獨特的地理和氣候,其毒品的純度高于其它地區,更受販毒者的歡迎。每販賣一公斤海洛因,能賺4.5萬美元,利潤達到15倍。

      相比于毒販賺取的百倍利益,這顯然微不足道。

      但是別忘了,這還是批發利潤。

      不過,利潤高就意味著高風險,從金三角販運路途遙遠,被查獲的幾率高。想要順利運抵目的地,有兩種辦法,一種是打點所有關卡;二是想辦法藏毒,規避檢查。

      前者保險,但是成本高,每個環節比如沿途海關、緝私船都要打點,換人之后還要繼續花錢。

      藏毒的話利潤高,但是需要開動腦筋,不然的話就會雞飛蛋打。因此藏毒的辦法千奇百怪,比如女毒梟布蘭科發明了身體藏毒,利用“女帶家”把毒品裝進內衣、衣架甚至人體隱私部位。

      但是那樣藏毒量小,而且一次查出來,全世界警察都知道了,那辦法就失靈了。

      相比之下,盧卡斯的手段更高明,讓人怎么都想不到,那就是尸體運毒。

      尸體從哪里來?當然是越南戰場。

      眾所周知,美軍在越南戰場上死傷慘重,死者何止千萬。

      美國20世紀之后的戰爭,都是在本土之外進行的,國內反戰聲不止,所以政府必須善待陣亡士兵。

      陣亡士兵撫恤金非常高,每個陣亡的美國兵,不分官兵,一視同仁,被埋葬在一個公園——波士頓公園,墓碑和墳墓占地面積,不分軍銜,一樣大小;而且每個月都會把陣亡美軍的遺體用軍用飛機運回國,舉行隆重的儀式安葬。

      這些陣亡將士的遺體在美國人看來是極為神圣的,運送尸體的時候都是軍方親自運送,裝有犧牲戰士遺體的棺材,大家都畢恭畢敬,無論如何也不會有人膽敢檢查。

      用美國士兵尸體藏毒,美國緝毒警察做夢都不會想到,確實是奇思妙想,別出心裁。

      但是,這樣做必須有軍方配合,難度也很大。

      這當然難不倒盧卡斯,他早就安排了販毒組織的一個馬仔當兵混入部隊,到了越南。這個叫帕金森的美國青年,只是一個小馬仔,也沒有案底,因此政審很容易過關。

      接著,盧卡斯又通過關系,將其分配到了運送尸體的單位。

      就這樣,帕金森跟販毒組織合作愉快,將來自金三角的毒品,通過柬埔寨運送到越南南部,再將這些毒品藏在美軍棺材中,神不知鬼不覺地運往美國。

      這種藏毒方法既安全、又隱蔽、運量還大、成本低得可憐,連油錢都不用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如此一來,盧卡斯財源滾滾、日進斗金,很快就成為億萬富豪。

      有錢之后,他不忘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黑人兄弟。誰娶媳婦,誰買房租房,誰看病住院,他都會慷慨解囊。

      他給財務立了一個規矩,每收入100美元,必須在慈善方面支出30美元,20美元支付弟兄們工資,20美元用來打點警方,剩下的30美元才是自己的。

      由于盧卡斯熱衷慈善事業,在社區里扶危濟困,在黑人中威望很高,每次選舉市長,大家都投他的票。

      盧卡斯成就非凡,他投資有5家酒店,在紐約黃金地帶擁有地產20萬平方米,資產甚至不低于美國前總統。

      盧卡斯僅情婦就有40多個,來自四大洲20多個國家,各種膚色、各種人種都有,不是名模、就是娛樂明星,每個情人的開銷都不低于上千萬美元。

      縱觀盧卡斯的一生,可以說是罪行累累,他殺人、綁架、走私、販毒無惡不作。更讓人無法容忍的是,他褻瀆美軍遺體,讓美國出離憤怒。

      既然如此,盧卡斯為什么能善始善終,從監獄里被釋放出來?

      答案很簡單:做污點證人。

      早在七十年代初,他就被美國緝毒局的警察里奇·羅伯茲盯上了。

      盧卡斯十分狡猾,多次從羅伯茲手下逃脫。不僅如此,他還往羅伯茲家里扔炸彈,郵寄子彈,對人家進行恐嚇。

      但是羅伯茲沒有屈服,他發誓要鏟除盧卡斯。經過多年的斗智斗勇,已經成為警長的羅伯茲終于收集齊盧卡斯的鐵證,在1975年將其逮捕。

      但是一向囂張的盧卡斯被抓捕歸案后,馬上換了一副嘴臉。

      他告訴羅伯茲:“你不想立大功嗎?”

      羅伯茲說:“愿聞其詳。”

      接著,盧卡斯又說:“警局里有我的臥底,你不想挖出來嗎?”

      羅伯茲動心了。

      于是盧卡斯與羅伯茲做了一筆交易:盧卡斯做污點證人,羅伯茲答應為其從輕發落而努力,并負責24小時保護他的安全。

      協議達成后,盧卡斯告訴羅伯茲:“站穩了哥們,我要公布臥底名字了。”隨著盧卡斯一個個報名,羅伯茲呆住了,紐約警局竟然有一百五十多位警察跟毒梟同流合污,他們就在自己身邊,隱藏這么多年,而他全然不知,真是太可怕了。

      正因為盧卡斯的將功折罪,他雖被法官判終身監禁,但服刑幾年之后很快就獲得了減刑,并于1990年代初出獄。

      出獄之后,他隱姓埋名,到了一個不知名的小鎮生活,而且24小時處于警方的嚴密保護之下。

      要不然的話,盧卡斯恐怕早就死于非命了,因為涉黑那么多年,他得罪的毒梟也不計其數,想要他命的人太多了。

      在警方的保護下,盧卡斯的余生過自在逍遙。

      2019年5月30日,88歲的盧卡斯在新澤西州壽終正寢,結束了他傳奇的一生。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