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晚唐詩人陸龜蒙,集隱者、學者身份標簽于一身,魯迅先生對他評價很高

      2022-06-18  小話詩詞   |  轉藏
         

      陸龜蒙是唐代著名的隱者,他和王績、王希夷,陸羽,孫思邈、張志和等并列,事跡被編撰在《新唐書·隱逸傳》里。

      不過問世事就能算隱者嗎?

      顯然不是,陸龜蒙雖然是一位隱者,但他關心家國天下事,將歷來不為文人和士大夫所重視的農具,進行了細致的研究總結,為中國古代農具發展史留下寶貴的文字記載。

      這也是陸龜蒙被人們熟知的另一個原因,他編寫了中國有史以來獨一無二的一本古農具專志《耒耜經》。

      《耒耜經》是一部描寫中國唐朝末期江南地區農具和水田農業生產的專著,是研究古代農具耒耜(耕犁)最基本最可靠的文獻。

      《耒耜經》共記述了四種農具,其中對曲轅犁記述得最準確最詳細,曲轅犁在我國犁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因此《耒耜經》歷來受到國內外研究古代農耕人士的重視

      陸龜蒙為什么會對農學如此感興趣呢?這與他的性格是分不開的,陸龜蒙在自傳中對其生平和個性作了總結,他直截了當地說:“性野逸,無羈檢。

      他在自傳中以“散人”自稱,這是與禮教的分庭抗禮,也是對晚唐時弊的不滿,更是強烈表達了他對于擺脫儒家傳統禮教束縛的決心。

      正是因為陸龜蒙擺脫了儒家傳統禮教的束縛,擺脫了士大夫階層對農業生產的輕視和認識的不足,才使他成為中國農業史上著名的農學家。


      陸龜蒙其人

      陸龜蒙祖上家世顯赫,他的七世祖是唐代著名宰相陸元方,在歷官監察御史、武周時期任殿中侍御史、鳳閣舍人、長壽二年鸞臺侍郎同鳳閣鸞臺平章事。六世祖陸象先亦是唐玄宗開元年間的名臣。

      陸龜蒙的父親陸賓虞,寫得一手好文章,歷侍御史。陸龜蒙家世淵源,到了他這一代,家道逐漸中落,雖然沒有祖上的榮耀,但依舊是官僚家庭出身。

      陸龜蒙就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中,他年輕的時候豪放,仗義。得益于良好的家庭教育,從小就通六經大義,尤其精通于《春秋》之學。

      成年后,陸龜蒙曾參加科舉考試,可惜屢次科舉考試都沒有考中,最后不得不放棄了科舉入仕的道路。回到家中,陸龜蒙在湖州刺史張博門下有過短暫的幕僚生活。

      陸龜蒙天性使然,向往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生活。幕府的生活他是不適應的,隨后他萌生了隱居之心,就選擇在松江甫里過起了隱居的生活。說是隱居,其實就是自給自足的生活。

      他選擇居住的地方松江甫里地勢低洼,一遇大雨,河水漲潮,倒灌進農田,淹沒莊稼,所以平常年景還有一個好收成,如有大雨,則顆粒無收。

      陸龜蒙因此也過著半耕半讀的生活,親身躬耕,從事農業生產,所謂的隱逸只是遠離官場生活而已。

      后來陸龜蒙在湖州顧渚山下購置茶園,湖州顧渚山在唐代中期就以產紫筍茶、金沙泉而聞名于世,《新唐書·地理志》記載:“湖州吳興郡,土貢……紫筍茶、金沙泉。

      陸龜蒙購置茶園從事茶事研究,常乘船設蓬席,備束書、茶、筆、勺具, 任游江湖間。乘船往來于蘇州湖州兩地,一有閑暇經常在江上垂釣。

      這樣的生活才是陸龜蒙理想中的生活,他在這期間也寫下了大量的詩文,儼然是一位隱逸詩人。


      江湖人生

      漫游江湖間,陸龜蒙寫下了大量的詩作,他的詩作以詠物寫景為多,內容往往有托物言志的意味,如這首《白蓮》:

      素花多蒙別艷欺,
      此花端合在瑤池。
      無情有恨何人覺?
      月曉風清欲墮時。

      這首詩開篇兩句是說白蓮花是素雅之花,而這樣的素雅之花常常要被艷麗之花欺侮。

      在詩人的意識里白蓮花應該是長在瑤池里面的,只應是“此花端合在瑤池”,不應該受世俗的評判。

      仔細品讀前兩句就會發現,詩人沒有對白蓮的形貌與色彩作過多的點綴與描繪,只是從白蓮顏色的特點入手,借題發表議論,抒發自己的感情而已。

      后兩句是說白蓮花在“月曉風清”時,在無人知覺的時候就要凋謝了,只有恨卻無情誰能了解你?白蓮好像無情,但卻有恨。

      這是詩人以白蓮自喻,既契合作者心目中的白蓮的性格特點,而且又很有情致和余味的,也是對自己選擇隱逸生活,而不被旁人理解的一種情感宣泄。

      詩人孤芳自賞,懷才不遇,選擇隱居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在晚唐時期,官場早已不像初唐那樣清明,像陸龜蒙這樣有才華卻受到冷落和排擠的人比比皆是,但他卻無可奈何,也無法改變現狀,只能將這種心境寫進詩中。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陸龜蒙在松江甫里居住期間,遇到了一生的摯友皮日休,兩人一見如故,性格意氣相投,而且詩風也很相似。

      他們一起飲酒作詩,高談闊論,閑來垂釣江上,彼此之間寫下了很多唱和的詩歌,很多詩作都是反映了詩人隱居期間的生活原貌的,如這首《和襲美釣侶》:

      雨后沙虛古岸崩,魚梁移入亂云層。
      歸時月墮汀州暗,認得妻兒結網燈。

      詩題中的襲美,是詩人皮日休的字。詩中寫道,因為下雨的緣故,沙岸崩塌,所以將魚梁移到了上游的江水中。

      魚梁就是漁民筑堤分水攔魚的一種方法,魚梁必須分堤攔斷江川才能捕魚,但沙岸崩塌江面變寬,只得將魚梁移到上游江面狹窄的地方。

      陸龜蒙《漁具詩·魚梁》詩中的“能編似云薄,橫絕清川口”,說的就是這種捕魚的工具——魚梁。

      陸龜蒙和皮日休兩人辛勞了一整天,到捕獲魚群回家的時候,已經是月落時分了。

      在點點漁燈中結束了一天捕魚的辛勞,妻兒還圍坐在昏暗的油燈下縫補著破舊的漁網。

      其實這首詩還反映了隱居生活的辛苦。陸龜蒙的隱居生活既有著辛勞,又有著平常的世俗生活,他在這種生活中也體驗著辛勞帶來的快樂。

      在這樣的生活中也體現著陸龜蒙苦中作樂的曠達情懷,也更能體現出他是一位熱愛生活的人。

      一味辛苦的生活也是需要點綴的,偶爾來一次小醉,也是挺好的,這也符合陸龜蒙“性野逸,無羈檢”的閑散性格。這樣,生活才不失情趣。

      比如下面這首唱和皮日休的《和襲美春夕酒醒》:

      幾年無事傍江湖, 醉倒黃公舊酒壚。
      覺后不知明月上, 滿身花影倩人扶。

      此詩是寫作者月下賞花時喝醉酒的事情,這首唱和詩具有閑適的特點,以敘事的筆調,自然閑散地寫出了詩人無牽無掛、悠然自得的心情,全詩寫意清淡,趣意盎然。

      開篇兩句寫詩人無所事事,便在月明之夜賞花,飲酒作樂。

      這兩句詩連用了兩次古代名人的典故:一是出自《莊子》中的“泛若不系之舟”,這是表現自己對自由的向往;二是出自《世說新語·傷逝》中王戎的故事。

      王戎曾有一次經過黃公酒莊,曾對身邊的人說:“吾昔與嵇叔夜(嵇康)、阮嗣宗(阮籍)共酣飲與此壚,竹林之游,亦預其末。

      陸龜蒙這里用黃公酒壚的典故,是將自己和皮日休的暢飲比作竹林七賢中的嵇康和阮籍,以此來表現自己的曠達與瀟灑之情。

      “覺后不知明月上”,寫出了作者醉酒后情態的灑脫;“滿身花影倩人扶”這一句寫得很傳神,將夜晚月光的皎潔明亮、花影的錯落有致、迷人的景色融于一句之中,融情融景,渾然一體。

      這首詩著意寫醉酒之樂,寫得瀟灑自如,情趣盎然。這是一首充滿詩情畫意與閑情逸致的詩歌,同時也勾勒出詩人醉酒后的翩翩韻致。詩人極力以自然閑散的筆調抒寫自己無牽無掛、悠然自得的心情。

      陸龜蒙雖然富有才華,卻只能做一位江湖過客,像阮籍、嵇康那樣,醉倒在黃公繁榮酒莊。其實詩句里也透露出詩人內心深處的隱憂之情。

      平生得一知己足矣。陸龜蒙和好友皮日休專程去揚州看春日里盛開的辛夷花(玉蘭花),兩人又相互唱和,陸龜蒙寫下的是這首《和襲美揚州看辛夷花次韻》:

      柳疏梅墮少春叢,天遣花神別致功。
      高處朵稀難避日,動時枝弱易為風。
      堪將亂蕊添云肆,若得千株便雪宮。
      不待群芳應有意,等閑桃杏即爭紅。

      陸龜蒙閑暇之時,也會去游覽名勝古跡,寄情山水,他的這些游覽經歷都成為晚年美好的回憶。

      詩人的足跡也曾到過安徽宛陵(古宣城),宛陵三面為陵陽山環抱,前臨句溪、宛溪二水,綠水青山,風景佳麗。

      南齊詩人謝朓曾任宣城太守,他被這里的青山綠水所吸引,想在宛陵過一番亦官亦隱的生活,謝朓在陵陽山建有高樓一座,世稱謝公樓。

      二百五十年后,李白也曾游歷宣城,并且多次登上謝公樓暢飲賦詩。“人煙寒桔柚,秋色老梧桐。誰念北樓上,臨風懷謝公”就是李白登上謝公樓之后寫下的詩篇。由于李白的詩作和影響力,謝公樓自李白登頂之后,遂成為有名的酒樓。

      陸龜蒙所懷念的便是這些有名士遺風的地方,《懷宛陵舊游》就是這樣的一首回憶往昔游歷的詩作:

      陵陽佳地昔年游,謝脁青山李白樓。
      唯有日斜溪上思,酒旗風影落春流。

      描摹宛城如畫的山水是這首詩的第一個特點,借山水抒懷、發出感慨是本詩的第二個特點。

      全詩前二句是對昔日宛陵游歷的懷念,說出自己曾到陵陽山游山玩水,那里有前代名人謝朓、李白的游覽遺跡。

      后二句重點描寫宛陵山水給作者留下的深刻印象:日落時分,作者在句溪、宛溪旁緩步獨行,流連忘返,落日的余暉斜照水面,當年的謝公樓倒映在水中,樓上的酒旗仿佛飄落在這溪流之中。

      這兩句又蘊含了詩人的思緒感慨,不言而喻,陸龜蒙此時的心緒與謝朓、李白的心境不謀而合。

      此情此景,勾起了詩人無限的思緒。如此美好的宛陵山水,是理想中的隱居之地,在此安度余生才是詩人此時此刻內心的真實想法。這首詩刻畫了陸龜蒙隱者的心態,流露出詩人的內心世界。


      人生暮年

      陸龜蒙生活在晚唐,他晚年經歷過劇烈的社會動蕩。唐末的戰火蔓延時,陸龜蒙已進入人生中最后的時光,他真的甘愿做一個不問世事的隱者嗎?他沒有報國的豪情壯志嗎?

      他寫過一首送別壯士奔赴戰場的《離別》詩,從詩中能看出陸龜蒙是有著強烈的報國志向和人生觀的:

      丈夫非無淚,不灑離別間。
      杖劍對樽酒,恥為游子顏。
      蝮蛇一螫手,壯士即解腕。
      所志在功名,離別何足嘆。

      這首詩送別詩沒有依依不舍的離愁別怨,行文慷慨激昂。一二句“丈夫非無淚,不灑離別間”,起筆雄健高昂,生動地勾勒出詩人性格中的堅強與剛毅,詩句氣勢雄偉,讓人過目難忘。

      “杖劍對尊酒,恥為游子顏”,奔赴沙場的壯士威武瀟灑,詩句突顯了奔赴沙場的壯士氣度,詩人豪情壯志也是躍然紙上。

      “蝮蛇一螫手,壯士即解腕”,大意是說,毒蛇咬手后,為了不讓蛇毒繼續擴散,壯士不惜把自己的手腕斬斷,這是壯士斷腕的決心。

      詩人在這里運用典故是為了體現出壯士的決心,以及奔赴沙場時應不畏艱險的勇敢精神。

      “所志在功名,離別何足嘆。”這兩句總結前文,點明壯士奔赴沙場懷抱著強烈的建功立業之心,這樣又反襯主題,既然奔赴沙場是為了建功立業、那么也就不用為了眼前的離別而傷心落淚了。

      這首充滿感情色彩的詩歌,既是對奔赴沙場的壯士的鼓舞,也是陸龜蒙性格中的堅強與剛毅的體現。

      陸龜蒙是有報效國家的志向的,他是關心家國天下事的,隱者只是他失去出將入仕機會后選擇的生活方式而已。


      結語

      公元881年,陸龜蒙去世了,他一生是平凡的,卻為后人留下了寶貴的遺產。他一生寫下了588篇詩文,這樣的詩文數量讓他足以配得上詩人和文學家的稱號。

      陸龜蒙的成就不僅體現在詩文上,他對農學的貢獻也是很大的,他撰寫的《耒耜經》,是一部描寫中國唐朝末期江南地區農具和江南水田農業的專著。

      在書中他說道:“因書為《耒耜經》,以備遺忘,切無愧于食。他所以撰寫《耒耜經》,就是為了使后人不忘掉這些在農業上發揮了重要作用的農具。

      也正如陸龜蒙在《甫里先生傳》中說的那樣:“少工詩歌,其體裁始則穿穴險固,囚鎖怪異,破碎陣敵,卒造平淡而后已。

      陸龜蒙在唐乾符六年(公元879年)臥病期間編寫了《笠澤叢書》,其中便有許多反映農事活動和農民生活的田家詩,如“放牛歌”、“刈麥歌”、“獲稻歌”、“蠶賦”、“漁具”、“茶具”等。

      陸龜蒙熱愛生活,他雖然以隱者自居,但是他的筆端下卻懷儒家之志,修身持家、治國平天下的理想。陸龜蒙晚年的詩歌雖然平淡,但卻充滿了生活的氣息,也有很高的現實意義。

      陸龜蒙是時代的清醒者,他的聲譽沒有掩蓋在時間的塵埃中,反而與日俱增。正如魯迅先生評價陸龜蒙時說的那樣,他“并沒有忘記天下,正是一塌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鋒芒”。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