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陸》續希望,《靠近》夢想 ——祈愿《廈門詩人》明天會更好

      2022-06-17  萬紅小屋   |  轉藏
         

      續希望,靠近夢想

      ——祈愿廈門詩人明天會更好


      引子:

      65早上在工地,忽然接到顏非兄信息說,下午“廈門詩人”的座談會,不要忘了……

      感覺到時間的匆忙,還有一些工作的事情沒弄好,我一下子支支吾吾不知道該去還是不去。就跟顏非兄說,等中午聯系。

      還沒到中午,周麗姐來電話說:這么多遠路的都來了集美聚聚,你不應該趕緊自覺過來幫忙招待一下客人嗎? 怕了周麗姐罵人,我惶恐的答應下來。然后就安慰自己說:去就去吧,經驗告訴我,能給那么多名家大咖做做“三陪”,也還是挺愜意的事情。

      當然,我這行為放在顏非眼里來看,肯定就是萬紅“敬酒不吃吃罰酒”的一貫風格吧。

      出發:

      廈門這個季節的天氣,可以用三個字概括:鬼天氣。

      同安陰有小雨、翔安瓢潑大雨、集美風和日麗。如果不是在諸多工地上跑來跑去,是不會如此深刻的理解“十里不同天”的說法。

      晃悠悠到了集美,接上夏教授,又看到江浩哥群里說有書要運到會場,趕緊打個電話過去,江浩哥說人和書都已經先到了會場。

      嘉庚書房:

      原來嘉庚書房就是陳村牧先生故居改造的。久居集美的我,對陳嘉庚先生的民族情懷和故鄉情結,有非常深刻的理解。

      集美學村、廈門大學都是陳嘉庚先生一手創建的。嘉庚先生除了影響了胞弟陳敬賢先生,族親陳六使先生、陳文確先生等人一起傾力助學,還影響了集美學村和廈大培養出來的數代學子,把自己的一生無私的奉獻給社會。這些著名學子當中,陳村牧先生就是典范之一。

      集美大學有個一陳村牧先生命名的“村牧樓”,是集美學村培養的另一個著名校友、企業家李尚先生捐建的。足見陳村牧先生在校友心里的位置。

      所以,我忽然感覺:從工地跑出來,坐到陳村牧先生故居改造的“嘉庚書房”里,聽廈大、集大、華大教授、學者們講故事、說歷史、展望廈門詩群的未來……實在是受益匪淺。

      夏敏教授:

      主持人周麗姐首先讓夏敏老師講故事。

      夏敏老師回顧了集美詩歌節的緣起……

      廈門詩壇的發展歷程……

      李可可(大瓶可樂)和他的中國詩人網站……

      陳茂才(老茂)和他的頂點詩歌網站……

      “陸詩歌”的創立……

      葉來和他的“靠近”……

      鼓浪嶼詩歌節的激情……

      紅墨“楊桃院子”的溫馨浪漫……

      一直到“廈門詩人”公眾號的創建壯大。

      我無論是作為早期旁觀者、部分參與者、全程關注者和資深愛好者,聽這些故事,都是感慨良多的(不能引申,此處我必須打住)。

      夏敏老師還特別提到詩歌界面臨的一個真實社會現狀:

      夏老師的研究生們做過一個有關詩歌的問卷調查,最后得出的結論是:廈門的老百姓對詩和詩人的常識性了解,居然是“止于舒婷”!而廈門人對文化圈子里耳熟能詳的著名詩人們,更是“一片茫然”!

      從這個調查結果,我也沒聽出來是究竟誰拋棄了誰,反正詩歌作者群體跟讀者群體之間,好像是有不小的距離感……

      顏非:

      接著是顏非回顧了廈大1979年成立的“采貝詩社”和創建人俞兆平教授,又提到集美大學的前身、集美師專的張小云校友在1985年創辦的《秋水》民刊。然后顏非又講述“陸”的成立細節和歷屆編委,以及《陸詩歌》刊物的發行情況。其中顏非最讓我感動的一句話就是:我有個妄念,關于詩歌的重整,以及廈門詩群的重建。

      現代詩歌處在了一個非常特殊”的社會地位,社會現實讓很多熱愛詩歌的人感覺迷茫。要知道,現在的學校里,所有成績會記入檔案的考試,作文題目里都會有一個讓人懵圈的答題要求:600(或8001500)字以上、文體不限(詩歌除外)。

      想起第六晚沙龍的熱忱、中國詩人年刊的印刷量、集美詩歌節邀請來的中外著名詩人學者、鼓浪嶼詩歌節的宏大壯闊……確實,廈門詩群,也是“曾經闊過”的。

      然而在這個文化快餐化的時代、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在這個一切向錢看的時代,在這個人人向往“遠方”的美好不在意身邊的詩歌的時代……一直在堅持寫詩、讀詩、愛詩的人,恍然成了大眾眼里另類族群。回頭再想想顏非兄的“妄念”,怎能不讓人喟然長嘆。

      春秋冬夏迎來送往,從2002年的“中國詩人”網站認識顏非兄,至今已經二十年整了。現在的顏非兄,創作熱情和作品產量質量絲毫不減。顏非兄絕對是廈門詩群的中流砥柱,想到他幾十年如一日的執著和堅持,每每讓我肅然起敬。

      葉來:

      葉來兄對地方詩群的經驗和貢獻,在全國范圍都是有影響力的。由于島內島外的物理隔閡,多年來經常見面,我對葉來兄創辦的《靠近》詩刊所知還是很有限。

      聽葉來兄敘述了“詩三明”、“陸”的編輯理念和《靠近》的創刊緣起,讓我非常景仰。

      說到葉來兄,就一定不能忘了葉來兄的酒膽酒量酒品。我一向最服葉來兄喝酒。《靠近》刊發后的慶祝會上,我見識過葉來兄大碗喝酒后把酒碗反過來蓋在頭上,美其名曰“蓋帽”,酒量驚人。

      今晚,葉來更是敬酒的時候一口氣連喝下三杯酒,酒品過人。

      海約:

      海約是個很有想法的實干型的年輕詩人,廈門80”詩人的中堅力量。認識海約很多年很多年了,詩會上的海約,一直在默默無聞的付出、不辭辛勞的給大家服務,就像現在他負責編輯的“廈門詩人”公眾號,盡心盡力無薪無酬卻又一直任勞任怨的默默地為大家服務著。

      每次聚餐,海約都不是很張揚的樣子。按理說,低調不張揚的人,在群體里“存在感”會比較弱的吧,然而海約不會讓人有這種感覺,幾個詩會下來,任何時候遇到溝通交流的障礙,我都會忽然感覺:要是海約在這兒就好了。

      忽然想起大約十年前吧,貴州“逍遙詩”創始人蒲秀彪到廈門出差,他回貴州前那天晚上,我約了夏老師找蒲秀彪一起喝酒,忽然想到要叫上海約。也就是那次,我跟海約說話的次數比較多點,現在想想,海約更多的是誠懇的微笑,靜靜的喝酒,不張揚、不造作、不嘮叨,穩重又有內涵

      有時候我會猛然覺得,海約現在的樣子,真是像極了二十年前的顏非兄。

      禾青子:

      禾青子講話的時候,謙虛地自己屬于“新人”。十多年前,在禾青子沉浸在各大詩歌網站貼作品的時候,我就已經認識他

      禾青子剛好是已故詩人陳曉陽的同學,后來一段時間我們經常在一起聊天。禾青子非常癡迷于詩歌,任何時候跟禾青子聊任何話題的天兒,他都有辦法突然轉向詩歌的話題。記得我帶他去華老師的辦公室,他一邊翻看華老師的幾本大作,突然抬頭問正在看手機的我:萬紅你喜歡讀什么書?最近讀誰的詩

      誠實如我,實在不善于說謊,又不好意思說偶爾也只是喜歡看三俗的文字,就只好回答他說:我應該三四年沒看誰的詩了。

      我深深記得禾青子臉上的失望和眼里的困惑,我感覺禾青子絕對是一個把詩歌當作生活中很重要的事情的一個真正熱愛詩歌的人。其實我要感謝禾青子現場批評了我的頹廢和墮落,讓我幾年后有了空閑又開始寫詩。

      現在禾青子的個人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他不僅開班教小孩子寫詩讀詩,還做抖音直播教詩、評詩、讀詩。

      禾青子組織了銅魚詩社,里面一百來個詩人和詩歌愛好者,每周出作品、學習、點評、唱和……非常壯觀。以前我也在那個群里,每周被催“交作業”,不交作業踢出群。還好在我被踢出群前夕,我的那個微信號被禁言了,我換了新微信,也不敢再進如此嚴厲又上進的群了。

      還記得有一次禾青子的詩歌公開課之后聚餐完了泡茶,我看到禾青子的粉絲們的熱情積極向上的精神,就忍不住對海中央感慨說:禾青子已經是傳說中的詩歌教父了。

      俞兆平教授:

      俞兆平老師是詩歌界的老前輩。夏老師主持集美詩歌節的時候,經常邀請俞兆平老師來發言。俞老師人很謙和可親,平常見他發言都很客氣委婉,想不到今天俞兆平老師竟然火力全開。

      俞老師說,他一二十年沒有在這樣的場合說話了,感覺說了別人也聽不進去,就少說了。

      俞老師說,采貝詩社是在國內大學里面較早成立的、比較有影響的詩社,現在很多成員都不寫詩了,但還都一生熱愛詩歌。

      俞老師說,詩歌這條路,現在都是要堅持著走下去。以前高曉松、老狼那種,一說詩歌,年輕人就都興奮的圍過來的年代,早就過去了。現在剛好相反,網絡上寫詩的人,別人看就會覺得“神經不太正常”。而很多人,根本就不懂詩歌,沒有審美標準,寫的都是扯淡的詩歌,亂七八糟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兒,明明不懂哲學,就硬往哲學上靠!讓讀者看這樣的“哲學詩”,不如讓他去讀哲學原著好了。

      俞老師建議年輕人,寫作要進入高層,精神層次,不要跟著《詩刊》那種跑,他們把審美都毀掉了。現在詩歌沒什么影響力,因為作者都寫成了打油詩,越寫越讓人看不起……

      俞老師又說,詩歌不能丟了批評意識,要對話,要交流。

      俞老師向大家推薦了福建有兩個并不能稱為“詩人”的人寫的詩:北村和楊建民的詩。可惜,我都沒看過……

      最后俞老師提到余秀華的詩,他對余秀華的評價是:寫的不錯,有三分之一是可以看的,但不應該吹捧到那種地步。

      莊偉杰教授:

      莊偉杰老師說話一向都非常風趣幽默。他上來開場都與眾不同。他說自己明明不想說,怕得罪人。但又想想,該說的還是要說一點。

      莊老師說,詩人應該有風骨的,但是現在文化人的骨頭,都沒那么硬了……當然這深層的原因,莊偉杰老師現場沒說。我在這里也不敢猜,生怕不小心猜對了,會讓事情更復雜。

      “一個城市要是沒有詩歌,GDP再高也沒有什么意思。”

      “詩歌代表了一個民族的最高想象力。”

      莊老師可謂金句迭出。

      莊偉杰老師鏗鏘有力的演說進行中,忽然話題一轉,轉身建議身旁的陳仲義教授回去給舒婷主席提個建議,推薦顏非做廈門文學院院長和《廈門文學》的主編。

      伴著莊偉杰老師一陣魔性的笑聲,大家哄堂大笑起來。

      大家笑得累了,莊偉杰老師話鋒一轉,又談起了詩群必須要有特色,要展示自己群體的獨特體系個性、語言風格和辨識度。

      “辨識度!”

      莊老師幾次重點提到這個詞兒。我的理解,應該是個人寫作的“個性標簽”吧。可能莊老師的心目中,總希望每個詩人寫出來的東西,讓讀者一眼就能看到其與眾不同

      發言到最后,莊偉杰老師又一次認真起來,再次提到了應該讓顏非接任廈門文學的主編,又一次認真的跟陳仲義老師較勁兒起來……

      這回,陳仲義老師憋不住了,搶過話筒認真的替舒婷老師辯護了兩件事情:

      第一,530號,舒婷已經光榮退休了!

      第二,舒婷的職務,只是工作職務。人事任免等等等等,不歸她管。

      于是莊偉杰老師又是一陣魔性的笑聲。我也再次跟大家一起哈哈大學起來。

      莊偉杰老師就是個非常有趣的人他的話筒都交給主持人了,大家的笑聲還沒有停下來。莊老師“寓教于樂”一般,把自己要說的關鍵詞和金句,穿插在趣味和玩笑當中,完美的表達出來了。

      蔡偉璇:

      蔡偉璇說,自己連續兩次來參加集美詩歌節,一是因為她是翔安區作協負責人前來祝賀,二是她正在寫的中篇小說的主人公是個詩人,她得再深入詩人群體,把小說主人公的詩人身份寫得更準確一點。

      蔡偉璇接著她今天參加的這場詩人沙龍,聽了莊偉杰老師、俞兆平老師、陳仲義老師、夏敏老師的發言,自己的震撼和感動出乎自己意料,對廈門詩群有了更深的了解,她今后會以一己之力,支持翔安區的詩歌創作和活動。

      林祁教授:

      我是非常喜歡聽林祁教授發言的。

      幾年前林祁教授在禾青子詩歌講座后的發言、兩年前林祁教授在鼓浪嶼詩歌節上為方方事件的發言,都讓我有醍醐灌頂的感覺。

      這次林祁教授的發言,她先從詩學的角度,對比了兩個句子。

      一個是陸詩歌《廈門詩人選》前言中的一句:天空藍得被過一樣……

      一個是余秀華的名句:我穿過大半個中國來睡你。

      林祁老師說:為什么“我穿過大半個中國來睡你”那么風靡全國?拆開看,“睡你”,很容易!“穿過大半個中國”很難!從性別意義上、從社會學意義上、從美學意義上……這句話,遠超過了其本身的文學意義。在讀者群體里引發的共鳴感,遠超過文字本身的魅力。

      然后林祁教授打了個比喻:廢都,賈平凹留小方框,標明此處省略多少多少字……并不是因為這本書要應付檢查審查,而是說,即便是賈平凹自己,他也不知道這后面的話應該怎么寫了!

      林祁老師的話讓我大笑之余,也感覺很以為然。畢竟,審美的最高境界,并不一定是完全赤裸裸的真實呈現,而是讓人有一些與眾不同的想象空間。

      林祁老師說完“后人類主義”、“后現代主義”等流行術語后,忽然一臉嚴肅、略帶含蓄的說:有些東西,是難免“被遭遇”的,因為,你沒法阻止人家進來。

      陳仲義教授:

      感覺兩三年沒看到陳仲義老師,他的精神頭要比上次在鼓浪嶼遇到的時候好非常多。

      陳仲義老師給大家講解了詩群存在的三種形式:1、圍繞強勢領袖的詩人群體;2、地方特色濃郁、群體內部齊心、卻具有一排他意識的地域性詩人群體;3、大中型城市的多個小詩群合作構成的聯盟型詩人群體。

      陳仲義老師還闡述了近二十年來,詩歌載體的巨大變化,從網絡、論壇、BBS、博客、到微信公眾號等承載方式的興起、發展、被新載體代替、舊載體沒落……這些斷崖式的出現與消失,是全新的社會現象。

      陳老師還提到最近讓他深感不便的新變化,就是他兼用來保存資料的新浪博客,最近經常不能登錄、已經不能更新、基本很難打開下載了。

      陳老師最后寄語:

      詩群問題,能不能通整合進步,形成新的流派,進而推出杰出的詩人。

      載體問題,能不能照顧到編輯水平和作品門檻下降、讀者流失,最后能不能成刊物,最低要求也是要年刊的方式保存下來。

      江浩:

      陳仲義老師發言過后,主持人海中央和周麗都說,到了自由發言時間,鼓勵大家搶話筒。還在推讓之間,話筒就到了江浩哥手里。

      因為每個參會者手里都有一本江浩哥新出版的詩畫集,大家讓他講一下,真沒想到江浩哥發言如此的簡短:這本,看似畫冊,也是詩集。這里面有詩嘛,只是插圖多了一些,我也是有情懷的。我的話講完了。

      大家鼓掌叫好的時候,又頗感錯愕,都說江浩哥說得太少了。但江浩哥已經把話筒傳給了別人。

      這就是江浩哥,一貫低調、內斂、不張揚又謙和的大畫家、大詩人江浩。

      詹老師:

      還不知道詹老師的名字,只聽介紹說是大同中學的退休老師。

      詹老師不僅熱愛詩歌,還給孩子們講解詩歌、教孩子們寫詩歌。大同中學開設了正規的詩歌課程,這在以考試業績做唯一考評標準的中學里面,是非常罕見的。

      詹老師給大家講了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他家族族譜的時候,發現一兩百年前的族譜,基本上被“破四舊”等特殊時期的社會運動毀掉了,竟然最后有個不識字的鐵匠去世后,在他的抽屜底層翻出來一本破損的族譜。這本僅存的族譜,里面還收錄了他們宗族的先輩寫的160來首詩,其中最讓他感動的,是一個嫁入詹家的婦女黃氏留下來的詩歌,記錄了對孩子的、對生活的愛、對族人的愛,自己的心情和生活感悟都寫在詩里,讀來讓人動容。

      第二個故事是,詹老師開的詩歌課,非常受孩子們歡迎。喜歡詩歌的孩子,學習成績都挺不錯,閱讀理解能力和寫作能力都相對比較好。詹老師就說,我們的孩子從三歲開始背古詩、三年級開始學古詩,卻在所有的考試中不考寫詩。

      這個說法,讓大家有很強的共鳴感。

      前浪和后浪:

      接下來的發言,都是年輕人對詩歌的理解和向往。

      未來真的就是年輕人的世界了。畢竟他們對互聯網更熟悉、依賴度也更高。如果對詩歌的愛好,跟現代互聯網、通信、傳媒技術完美結合……就這么說說,已經可以讓人感覺到無限光明的前景。

      社會發展的規律面前,無論承認不承認,后浪一直在推前浪,當然大多數前浪并沒有死在沙灘上

      前浪們,有一直在努力學習新技術、適應新載體、努力讓自己緊跟社會進步的速度、一直站在風口浪尖的前輩老師們,他們自己熱愛詩歌,也一直在身體力行引領我們,像今天到會的夏敏教授、俞兆平教授、陳仲義教授、莊偉杰教授、林祁教授等幾位老師們;也有默默而低調的付出著奉獻著、俯下身子為后浪托起浪尖的一大批廈門詩群的中堅力量,今天到場的就有林間新地、昌興魏總、海中央、周麗、高翔、江浩、曽弗、顏非、皇陽、陳彥舟、銀蘭、海約、葉來、魏聯、張淳、三千等兄弟姐妹們。

      當然,未來最終還是屬于后浪的。可惜我都叫不上名字來……在此一并祝福年輕的你們:詩情勃發、雅興長存。

      曾弗壓軸:

      座談會接進尾聲,因遲到坐在后排的著名畫家、詩人曾弗兄站起來發言。

      曾弗兄說,聽到剛才90后年輕人困惑怎么走出去,感覺沒有推動,很茫然。其實走出去不僅是靠別人的推動,更多的是要靠自己。年輕人有自己的優勢,要利用網絡平臺和手機工具把自己推出去。

      曾弗兄以自己為例子,分享了自己“走出去”的經驗:因為疫情的影響,線下不能辦畫展,他就組織了全國的一百來個著名畫家,以公眾號的形式推出大家的作品。每期推出10-12人,里面會有2-3個福建畫家,這樣即推出了大家的作品、又把自己成功地推出去了,還讓福建畫家受到了全國的關注,運作的非常成功。

      曾弗兄說:很多人給我發私信,問能不能參與到這個平臺,問要怎么合作?是要錢還是要畫?我都會告訴他們,不要錢,也不要畫,只要作品質量夠好,就可以想辦法次序安排推送。

      最后曾弗兄說,年輕人更適合做公眾號,網絡方便又習慣,年輕人使用順暢便捷,更容易成功。心態要好,要有利他的心態,你在推出別人的同時,也推出了自己。

      于是大家一片掌聲。

      是為記,紀念這場廈門詩群最成功的一次座談會——“數字時代的廈門詩寫”。


      2022.06.07

      萬紅廈門集美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