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為什么好多90后年輕人都存不下錢?他們正被資本鄙視鏈牽著鼻子走

      2022-06-14  謝耳朵館長   |  轉藏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實用的心理學
      “努力就有回報”這句話早已深入人心,但是有些年輕人即使很努力也賺不到錢,為什么如此,因為他們花錢的速度遠遠超過了攢錢的速度。
      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金錢的彰顯力極大地滿足了人們的虛榮心,用花錢的數量來顯示自己的社會地位,成為了絕大多數年輕人的選擇。
      為什么現在的年輕人如此“奢侈”地消費,知乎上一篇2.8萬的高贊回答讓人醍醐灌頂。全文圍繞著一個觀點:資本的鄙視鏈牽著年輕人的鼻子走。
      資本的鄙視鏈上到、微博、聊天工具、瀏覽器、社交網站等互聯網應用,下到足球聯賽、影視、音樂、游戲、時尚、雜志等文化娛樂,無一不在
      比如男人玩個游戲,有游戲鄙視鏈,星際>魔獸>LoL>王者榮耀>陰陽師>其他手游;女人 的化妝品有鄙視鏈,CL>芭比布朗、雅詩蘭黛、嬌蘭>安娜蘇、植村秀、MAC>美寶蓮、歐萊雅、3ce;就連旅游也有鄙視鏈,南北極>歐美>東南亞>港澳臺>國內各地.....
      一個手表幾千和幾百的有區別嗎,住房非要住一兩千的,幾百的不行嗎,護膚品八九百和一兩百的有區別的嗎,打著成分表的戰役罷了。
      耳機幾千和幾十幾百的差異很大嗎,音效其實都差不多,有些東西,只是資本家刻意營造的“消費偏見”罷了,在帶來相同效能的作用下,營造出巨大的價格差異來滿足人們無限的虛榮心和欲望,尤其針對三觀還不成熟的年輕人。
      資本利用年輕人群體尋求認同的心理,從教育理念、職業聲望和擇偶標準,到個人的興趣愛好等層層進行滲透,迎合著當下年輕人的消費觀和價值觀
      一個人的群體認同心理從10歲左右開始快速發展,對人性的基本認知從青春期到大學再到出身社會,甚至往后的幾十年里都在進行演變,但是教育的漏洞往往打破了人們正確認同的關鍵期,大多數剛出身社會的年輕人都普遍有身份焦慮和社會認同危機。
      一個年輕人群體身份認同的形成過程,既要外界的'否定性’反應,同樣也要'肯定性’的回應”,但是否定性過多就會造成壞的影響,當基本需求都得到保障后,無限的誘惑和快速變化的社會氛圍,急劇變革的社會轉型,城市化進程的加快等到都給年輕人們帶來了無形的壓力和強烈的不安全感。
      就比如,我們總愛拿自己的成就與“同一層面”的人相比較,和周圍的人比較后,身份的焦慮便產生了,而社會認同危機的解釋也差不多:這是一種個人無意義感,當事人常常不清楚自己是誰,對自己在社會中所處位置也極端不確定覺得生活沒有任何方向,找不到任何能提供價值的東西。
      外界客觀的變化加劇了年輕人的認同危機,加大了人們自我否定的可能性,成為了鄙視鏈形成過程中的催化劑,所以,消費偏見現象的出現絕非偶然。
      中年人賺的錢往往要花在全家老少一大家子身上,為什么他們能“擠出那么多錢”,難道是因為他們賺的很多嗎,其實也未必。
      中年人身經百戰,生活所困,自己想抽一包煙都要權衡全家利益的利弊,根本不能成為資本家“割韭菜”的范圍,唯有那些快活瀟灑,追求虛榮心和名利的年輕人才是最好的收割對象。

      從身份認同層面來說,中年人的身份從“瀟灑的個體”轉化為了“配偶、父母、子女”,這個過程的轉換也會造成身份認同危機,所以在經過內心的糾結之后,中年人會特別強調和認同他的新身份“我現在是一名父親”從而克制自己的消費,而不是像年輕人那樣要反復強調“我是一個成年人,我要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
      當深刻的身份認同危機出現后,迷茫無措的年輕人只有選擇這些單一化和物質化的標準,將成功的維度更多地指向了財富和權力,而忽略了個體性價值的實現和精神層面的充盈導致自我角色混亂,更有可能陷入金錢空洞的惡性循環和資本主義的圈套。
      在無處不在的資本套路下,年輕人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問清自己的內心,有些東西究竟是“想要”還是“需要”,想要代表著無窮無盡的欲望。
      而需要只是生活最基本的物質保障,在物質保障形成的基礎上,個體需要不斷地在社會交往中形成一種穩定的心理狀態,這就是我們20歲到30歲努力奮斗的意義所在。
      當我們奮斗到能滿足個體自我的延續,能夠自己給自己帶來個體社會心理的穩定感的時候,我們就不再需要大量的金錢來充實我們空虛的內心。
      其實,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里,這些東西并沒有演變成鄙視鏈,而只是個體的習慣品味。
      在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下,大眾媒體敏銳捕捉、反復傳播,在廣泛發酵后成功普及并獲得了廣大的社會共鳴。
      鄙視鏈逐漸從個體的習慣品味擴展至青年圈層之間的群體偏見。不管客觀條件也好,主觀條件也罷,年輕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初心,不要成為資本鄙視鏈下的一個傀儡。
      - The End -
      作者 | 湯米
      編輯 | 不下雨
      第一心理主筆團 | 一群喜歡仰望星空的年輕人
      參考資料:Bruk, A., Scholl, S. G., & Bless, H. (2018). Beautiful mess effect: Self–other differences in evaluation of showing vulnera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5(2), 192-205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