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攛掇總督“反清復明”,雍正為啥還饒曾靜不死? | 循跡曉講

      2022-06-14  循跡曉講   |  轉藏
         

      循跡 · 用文化給生活另一種可能

      主講:謝承匯

      策劃:謝承匯

      責編:馬戲團長

      全文約3800字 閱讀約10分鐘

      中國傳統社會,有一樣東西可以說是貫穿始終,這就是文字獄。在古代,皇帝經常用這種方式處理那些用文字攻擊朝政的文人。

      嚴格說,文字獄是從宋朝開始的,此后歷朝歷代都有大大小小的文字獄。像是宋朝發生的烏臺詩案,蘇軾差點兒被殺。到后來的元祐黨人碑,其實也是烏臺詩案的后遺癥。出乎意料的是,元朝是宋朝之后,文字獄發生最少的時代。史學家認為,這跟蒙古人對中原的態度有關系。他們壓根沒把重心放在中原漢人身上。

      ◇ 烏臺詩案

      到了明清時期,文字獄到了歷史巔峰,尤其是大清朝。滿人對漢人又用又防,在文字上更是加大力度管理。

      關于處理文字獄的套路,中國古代也都差不多:主犯殺,就算死了也得鞭尸。比如大清初年的“明史案”,主犯莊廷鑨就算死了也要從棺材里拉出來分尸。其他涉案人員大多數慘遭毒手,下場最好的也是流放這種處理方式。

      ◇ 莊廷鑨明史案

      可凡事都有例外,清朝曾經發生過一場文字獄,主犯不僅沒被殺,后來甚至當了官。這就是清朝雍正時期的曾靜案。筆者認為,這個案子的非比尋常跟他發生的時間點有很大關系,而且這個曾靜案,也是雍正朝各大文字獄的萬惡之源。

      今天我就梳理一下這場“奇葩”的文字獄。

      這個案子的肇始,得從雍正登基開始講起。

      跟民間傳言中有所不同,真實歷史上的雍正皇帝,登基基本不存疑。康熙就是傳位給了四爺胤禛。但在當時,民間有很多質疑的聲音。像是很多人都聽說過的那個謠言,說康熙皇帝本來傳位給十四子,后來雍正在十上頭加一橫,下頭加個鉤,成了傳位于四子。

      ◇ 雍正皇帝繼位詔書(局部)

      這個謠言,最早就是雍正年間民間流傳的。所謂“雍正登基詔書”問題,也存在于專業的史學界中。比如有些格式用詞并不符合清代傳位遺詔的標準格式,甚至有一些修改筆記。但這些問題,都不影響史學界的共識——雍正登基是合法的。

      那為什么雍正的繼位會有這么大爭議呢?這些謠言又是怎么來的呢?

      雍正皇帝登基之后,出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比如說:耗羨歸公、攤丁入畝、官紳一體當差一體納糧。這些改革措施無一不把冒頭指向了那些有錢有勢的人。其中影響最大的,就是官紳一體當差這個改革。

      中國古代,不少人擠破頭也要讀書科舉,重要原因就是,一旦你考上舉人有了功名,社會地位就會高人一等。享受見官不跪,不納稅,不服徭役等特權。清朝時期,清政府又公開買賣舉人身份。不少有錢人彎道超車,不用寒窗苦讀就能享受特權。

      ◇ 河南生員舉孔子牌位罷考

      甭管是寒窗苦圖還是花錢彎道超車,都是為了享受特權的。如今雍正大筆一揮,特權沒了。這幫既得利益者肯定不干。由此引發了不少民間動蕩。比如河南罷考案,看上去反對河南巡撫田文靜,實則將矛頭直指雍正的改革措施。

      假如放在歷史上其他“軟弱”皇帝的時代,這幫人沒準就造反了。但雍正這人下手太黑,對自己的兄弟都能下手,特務組織血滴子粘桿處又堪比明朝錦衣衛。民間縱然有反對聲音,也不敢公開跳出來造反。只能私下罵街,編排了雍正不少緋聞,傳位的問題只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還有謀父、逼母、弒兄、屠弟、貪財、好殺、酗酒、淫色、懷疑、株忠、好諛任佞等十余項罪名。

      ◇ 天下繼承正不正關系到政權的穩定

      幾條罪名都屬于捕風捉影,但民間對此深信不疑。本文故事主人公曾靜,就是其中之一。

      曾靜是個落榜秀才,40多歲還奮戰在科舉一線。多年科舉不順,加上聽說考中也沒有特權,讓曾靜對雍正那是刻骨仇恨。恰好聽到民間流傳諸多關于雍正的謠言,曾靜就把這些謠言總結下來,寫了一本書,叫《知新錄》。里面繪聲繪色的描繪出雍正每天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跟曾靜自己看見過一樣。

      后來,這本《知新錄》在清朝反賊中廣為流傳,曾靜也借此書,享受極高的聲望。曾靜也徹底放棄了讀書取試這條路,專心致志研究如何編排雍正壞話。

      雍正時期,民間反清勢力依舊存在,這幫人堅信:華夷之分,大于君臣之倫,華之與夷,乃人與物之分界。曾靜在此基礎上,提出應該暴力推翻滿清,得到不少人的贊同。曾靜在反清復明人士心中地位再次提高。

       岳鐘琪(1686年11月8日-1754年),字東美,號容齋,四川成都人 ,原籍涼州莊浪(今蘭州永登)。南宋名將岳飛二十一世孫,四川提督岳升龍之子。

      光說不練假把式。曾靜知道,憑借讀書人的力量,推翻滿清絕無可能。于是開始尋找幫手。他很快找到了個叫岳鐘琪的將軍,給他寫了封信,希望岳鐘琪跟自己一起造反。

      岳鐘琪是清朝名將,當時官至川陜總督,漢人,宋朝抗金名將岳飛的21世孫。川陜總督這個職位是康熙16年才設立的,這里連接內陸和蒙古地區,位置非常重要。從來都是皇帝心腹大臣擔任,而且必須是旗人。比如岳鐘琪的前任川陜總督,著名的“華妃”的哥哥年羹堯,就是漢軍旗出身。而岳鐘琪不是旗人,他也是有清一代,唯一一個擔任這個官職的非旗人。

      由此可見,雍正皇帝對岳鐘琪的信任。曾靜之所以找一個雍正最信任的人幫自己造反,就是因為岳鐘琪是岳飛的21世孫。岳飛當年是抗金名將,滿人又是女真人的后代,所以在民間,岳鐘琪有意反清的說法層出不窮。

      岳鐘琪接到曾靜的信,都嚇傻了,一刻不敢耽擱,趕緊把這事兒匯報給雍正。還上了一封請罪折,辯解自己跟造反毫無關系。雍正對岳鐘琪相當信任,不僅沒有責備,反而好言寬慰。還讓岳鐘琪追捕曾靜,把他押解進京。岳鐘琪得了令,自然不敢怠慢,抓住曾靜,五花大綁送到北京城。

       《雍正王朝》中的曾靜

      到了北京,雍正下令,三法司不用審了,直接帶到御前審問。審問中,雍正得知曾靜還有一本反書《知新錄》,就拿過來看了看。看完之后,雍正都氣哭了。清世宗實錄里對此有段記錄,雍正看了書后說:“朕覽逆書,驚訝墜淚。覽之,夢中亦未料天下有如此論朕也。”

      按理說,都把皇上氣哭了,曾靜怎么著也得剮了,再誅個九族什么的。但是雍正沒這么做,他先把曾靜安排在自己身邊,看著自己日常生活。曾靜這一看都傻了,雍正天天忙得跟孫子似的,都不怎么睡覺,更別提酗酒和好色了。

      之后雍正有根據曾靜書里提出的自己十幾項大罪,逐一駁斥,寫成一本書《大義覺迷錄》,讓曾靜學習。等曾靜基本服氣之后,又問他那些謠言的來源。曾靜也沒挨打也沒上老虎凳,直接就招了,說自己當年在江南地區,看見一幫穿著華麗的人,操著北方口音,他們在那議論的。雍正趕緊問,大概什么時候。曾靜說,大概是雍正三年。

       《雍正王朝》中的雍正與曾靜

      雍正一想,一拍大腿弄明白了。怎么呢?雍正三年,正好是雍正清算自己八弟九弟的時候。那會兒放走一批跟案子沒啥關系的家奴,可能正好是這幫人,在民間各種傳播流言蜚語。雍正也不管這事兒是真是假,就下旨把那些曾經沒有被殺的家奴都抓回來宰了。

      我個人對此非常懷疑。

      首先來說:流言蜚語這東西,基本不可能追根溯源。其次,我不認為所有這種事兒,背后都有一個罪魁禍首。因為有些東西,是社會矛盾積累的結果。老百姓不是傻子,朝廷做法不得民心,有些情緒自然會釋放,用不著有人刻意煽動,就會產生民變。比如之前說的河南罷考案,就是河南考生對雍正“官紳一體當差一體納糧”改革不滿發生的。加上雍正長期的高壓統治,民間自然會有反對聲音。

      甭管怎么說,雍正借助曾靜這件事兒,弄死了一大批政敵,曾經威脅他的八爺集團徹底覆滅。

      那這個曾靜又怎么處理呢?

      雍正的做法讓人大跌眼鏡。不僅沒殺曾靜,反而讓曾靜拿著《大義覺迷錄》到民間宣講,兩年后還給他封了個小官,在一個衙門里供職。曾靜在民間曾經是反清的標桿,如今標桿都當了清廷的走狗,民間反清勢力也得到極大的削弱。同時,你曾靜為什么寫反書,不就是因為科舉不順么?我現在讓你當個官,滿足你的心愿。曾靜自然也不再琢磨造反的事兒了。

      ◇ 呂留良(1629—1683),明末清初杰出的學者、思想、詩人和時文評論家、出版家。又名光輪,一作光綸,字莊生,一字用晦,號晚村,別號恥翁、南陽布衣、呂醫山人等,暮年為僧,名耐可,字不昧,號何求老人德縣(今浙江省鄉市福鎮)人。間拒應滿清的鴻博之征,后削發為僧。死后,十年被剖棺,子孫及門人等或戮尸,或斬首,或流徙為奴,之酷烈,為清代文字獄之首。

      曾靜案其實還沒結束,后來又牽扯出清朝最大的文字獄“呂留良案”。據曾靜說,他的反清錯誤思想都是學習呂留良著作得來的。雍正聞聽,下令把呂留良被開棺戮尸,家人被流放,之前講寧古塔那期節目,就提到呂留良的孫子被流放寧古塔。因此牽扯的人數不下兩萬,呂留良案也是我心中清朝最大的一場文字獄。

      可以說,雖然曾靜案的主犯并沒有被殺,但因此產生的文字獄又造成了空前的災難。

      歷史學家馮爾康在其著作《雍正傳》中,對此事有個評論,我覺得非常客觀:雍正五年之前,其在政治上、政策上的改革都以完勝告終。無論是兄弟政敵,還是尾大不掉的功臣,都被雍正一一處理。而在民間輿論上,雍正毫無建樹而又毫無辦法。借曾靜案之手,雍正加強了其在民間的輿論控制,并得到良好的效果。從雍正7年開始,民間已少有對其不利之聲。

      曾靜案之所以這么奇葩,也正是因為曾靜的幸運。假設他早點晚點被抓,相信都不會被雍正利用,直接處死也就是了。

      雍正不僅力排眾議赦免曾靜,而且還下了“子孫不許殺曾靜”的諭旨。不過,就在雍正暴亡那年,曾靜的好運到頭了。

      就在當年,剛剛登基的乾隆下了一道圣旨,大致意思是說:曾靜這家伙大逆不道,我爹在世的留你一條狗命,現在我做了皇帝,曾靜罵我爹這事不能這么算了。我爹怎么收拾的呂留良,我現在就怎么收拾你。

      于是,乾隆將其罪名定為“誹謗先帝”,曾靜和其學生張熙一同被凌遲處死。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