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歲月從不敗美人,最勇敢熱烈的溫柔,才是這個星座的青春必殺技!

      2022-06-10  新月文化


      如果你突然打了個噴嚏,那一定就是我在想你,

      如果半夜被手機吵醒,啊那是因為我關心。

      王心凌的這首《愛你》,在浪姐播出后再一次爆火,炸出來無數“老少年”,他們在短視頻中穿著圍裙、工裝、西服……隨著歡快的音樂又唱又跳。

      沒有看完節目全程的我,不知道這位姐姐在綜藝中到底有多“乘風破浪”,但正如節目組在人物海報中的標語那樣,她的確讓我們的青春記憶蘇醒了過來,那段趁著媽媽沒下班偷偷看偶像劇吃零食的青春回憶,是那么的美好。

      回憶過往,青春二字似乎想象中沒那么受歡迎。年少時,我們一心想要做個大人,不愿承認自己的年輕;真正長大成人后,又被生活的重擔壓得喘不過氣,也無暇再去提及青春。

      這樣一來,青春就像愛情一樣,總是出現在錯誤的時間,我們時常帶著遺憾與它擦肩而過,但又在回首時留戀不已。

      可當年近40歲的甜心教主穿著百褶裙,梳著馬尾辮,在舞臺正中央唱跳時,我想到了一個關鍵性問題:

      青春真的與年齡有關嗎?

      或許,真正觸動大家的不是那張凍齡的臉,也不是少女的裙擺,一切與年齡信息欄冰冷的兩位數字無關,而是她充滿活力,甜美可愛的狀態。

      解鈴還須系鈴人,這篇文章我們便從青春派優秀代表王心凌身上,找尋能夠讓青春“永駐”的秘訣。

      “天空是綿綿的糖,就算塌下來又怎樣”

                                                                ——王心凌《彩虹的微笑》

      王心凌的太陽落在處女座,月亮落在白羊座,金星落在了獅子座,而太陽是獅子座的守護星,月金兩星是女性能量的代表,而金星更是愛與美的代表,所以這篇文章我沒有專注于落在處女座的太陽,轉向聚焦更具魅力的金星——獅子座。

      太陽星座是我們關于自我的表達,而女性天然與金星相連,對女性而言金星所在的位置表達了女性將會以怎樣的方式展示自己關于情感、愛的表達。這是一個女性最柔軟的情感面向。

      王心凌出道之時,公司因她的家庭條件,給她打造了一個“倔犟的灰姑娘”人設,可這個策略沒能成功,第一張唱片銷量慘淡,沒有撲出任何水花,公司明確通知她,下一張如果還是賣不出去就解約。

      后來機緣巧合之下,她有機會能在MV里穿上百褶裙本色出演,觀眾才意識到這個甜美的少女是她本來的模樣,是隱藏在所有苦難外衣下的她本身。

      有些事情仿佛從一開始就注定了:金月都落火相星座的王心凌,在散發女性魅力時帶不了任何的假面面具,無論是直面危機還是表達自我,只能是由真正的自己登臺表演,通過白羊座的真誠和獅子座的熱烈擊垮一切虛妄。

      而這次真誠直接的個人展示,成為了甜心教主后來演藝之路的最佳風格。

      神話故事中的獅子座

      守護獅子座的太陽,與自我、英雄之旅、以及身份認同有關。

      獅子座位于黃道十二宮第五宮,位于巨蟹和處女之間,此時正值盛夏,是一年中陽氣最足的時候。

      太陽的希臘神話原型是光明與預言之神阿波羅,他被認為是心靈之光的給予者。在德爾斐神廟石頭上他留下了三句箴言:“認識你自己”、“凡事勿過度”、“妄立誓則禍近”。

      如果說白羊座是自我意識的啟蒙,那獅子就是自我意識的表達,它鼓勵你認識完整的自己,并愛上自己。獅子座就像是一塊透明的菱鏡,能在最大程度上折射所有的五彩光線,向世界毫無保留的展示自己,充滿了激情和勇敢表達最本真的自我。

      提到驕傲熱情的獅子座,我們腦海中往往會涌現男性的形象,就像阿波羅一樣,陽光帥氣的美少年。殊不知當這個如火焰般燃燒的星座,與女性能量交融時,才是最富有魅力的。

      提到女性,就不得不邀請愛與美之神阿芙洛狄忒(金星)出場,她代表了陰性原形的核心特質,象征著親密關系中的美好交互,是我們與另一半的情感碰撞,通過金星的結合,我們有機會認識到更完整的自己。

      阿波羅和阿弗洛狄忒可以說是希臘神話中“美貌”的頂配人物,是金童玉女版的人設,當金星落在獅子座,或者說女性能量與獅子座良好鏈接時,獅子座的創造力會通過陰性力量的運作方式聚焦、轉化為可以點燃一切的魅力。

      獅子的力量,通過情感關系獲得表達,并轉化為更高階的形式。

      這種畫面在卡牌中也有所對應,獅子座所關聯的力量牌中,身著白袍的女性輕柔撫摸著獅子,這張牌是女性魅力的最佳體現。

      力量并非只有武力、蠻力、暴力,還有溫柔的力量、智慧的力量、自信的力量,女性同樣可以和力量感良好適配,強勢散發自己的女性魅力,在感情中占據主導地位。

      而正是這種肆意強勢的美,勇敢真誠的愛,熱烈直接的溫柔,與我們的青春回憶高度吻合。

      在我的視角中,沒有什么能比成長和愛情更有青春氣息了。

      接下來,我將獅子座對愛的理解和態度劃分為三個階段,試圖通過時間線分析出更多有關于青春的線索,當然,其中的幼年不意味著18歲之前的時間段,而是抽象的一個階段性象征,每一份獅子能量的幼年期都是不同的,成長與成熟階段也同理。

      幼年

      獅子座在童年時期,可能會有這樣的經歷:

      我們發現只有按照某種規則行事,符合老師、父母、社會的期望才會被喜愛,并不是因為我們本來的樣子被喜愛。但為了獲得足夠多的愛,我們選擇了妥協。以至于長大后本應該完全足夠自我的表達,存在很多猶疑、不安的成分,不確定真正的自己是否會被喜愛。

      當獅子座的驕傲與自我沒能得到認同,幼年辛巴便不敢站在崖邊高聲咆哮。

      于是獅子座幼年時,大多在世俗中追尋自我,尋求最真摯的情感,以求擺脫對世事的無力感,TA們在情感上無畏的付出,就像是一個小太陽,散發所有的光和熱,即使受傷了,被打擊了,也還是義無反顧。

      這種義無反顧在某種意義上是一種主導位置帶來的掌控感。占據主導的情感付出,以對抗人生的挫敗。當然,在幼年時期,很多對抗都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對”而產生的,而并非真的為了“愛”。

      不過即使如此,TA們還是需要這樣強勢刻意的掌控感去抵抗生命中的無力。這可能側面說明了,為什么年少時的王心凌在感情里,可以為了愛義無反顧,即使受挫了,撞了南墻也不愿回頭,重蹈覆轍。

      1982年9月5日,王心凌出生了。

      她的出生源于一場不被期待的僥幸,母親在西餐廳駐唱時偶然結識了她的父親,熱戀時意外懷孕。但是由于年紀太小,且未婚先孕,并不打算留下這個孩子,最后卻在醫院等待手術的過程中就那么突然的,反悔了。

      在這樣的出生條件下,獅子座早期情感經歷中的無力感被無限放大。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沒有見過光明”,但是在黑暗中見過光明的人,注定了一生都會向陽而去。年幼的獅子本就是為了追尋自我而存在,TA們沉浸在熱情的生命之火中,只要看到一絲微光就愿意撲火而去。

      相比于同屬火象星座的白羊射手來說,守護獅子座的太陽光更為強烈,使得年幼的獅子更加的直接赤裸。

      愛,就要愛的淋漓盡致:“我要給你我的全部,也要擁有全部的你。”

      由于這種強烈的情感渴求,年幼的獅子為了獲得更多的情感給予,可能會形成兩種不夠成熟的狀態,一是為了獲得愛意而小心翼翼,二是為了得到注視做出夸張表演,當然,最常見是這兩種情況的“有機結合”:

      高揚著頭不肯低下,做出驕傲的上位者態勢,緊緊閉著嘴巴,心里卻不斷地念叨“我好愛你們,我也想要你們多愛我一點。”

      成長

      在學會“照亮別人”之前,獅子座需要先充分“照亮自己”

      對很多獅子來說,早年的創傷,會成為自我否定的理由,TA們總是在心里設定自己為“不足夠好的”、“無價值的”、平凡的人。

      即使長大后,TA們已經發覺自己有值得被愛的地方,不過根生蒂固的影響還是會持續許多許多年,有些人在學會好好愛別人之前,大半輩子都停留在“愛自己”這一關。

      我曾聽說這樣一句話:“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在面對困難的時候,獅子需要的是愛的滋養,無論童年還是成人。

      即使是走出家門乘風破浪的獅子王,仍舊期待著百褶裙、馬尾辮和長睫毛帶來的美麗加成,而在成長過程中的獅子座會逐漸發現,這些想要的“裝扮”完全可以由自己完成。

       

      認識到內心的情感訴求并不需要別人來補足,獅子座自愛→被愛→愛人的愛情進階之旅就此開啟。

      對獅子來說,第一步的“自愛”并不是自戀、自大,而是充分的認識自己,認可自己。這意味著,要完成獅子的本真自我表達,當你成為一個完整的自己的時候,你才有充沛、健康的能量去愛別人。

      愛情從來就不是一個獅子的終極追求,接納自己,成為真實的自己才是。

      王心凌年幼的父母離異、父親拋棄、與母親親情交流的掙扎,這些創傷其實都延續到了后來的很多年。她對情感的需求映射到了愛情上,有些創傷在不斷的重復。她的兩段愛情爭端,都來源于缺失的自我。一個沒有了自我的獅子,只會不斷地重復于自愛的掙扎。

      獅子本該是一個灼灼小太陽,卻在本該浪漫幸福的愛情故事里失去了光芒。我想,對她來說,最糟糕的不是這段感情的結束而是在這段感情里失去的自我。

      對獅子來說,愛情不該成為一場“考核”,伴侶也不該成為判斷“是否值得被愛”的考官。被否定也好被激勵也罷,我們并不需要先成為什么樣的人,才能有被愛的資格。

      接納真實的自己,成為自己真實的樣子,忠于自己是獅子座進階的重要一環。

      成熟

      成熟的獅子,不再渴求情感的彌補,也不再掙扎于愛自己還是愛他人,TA有了完整的自我,接納自己本來的樣子,不再強求成為他人。

      這時的獅子從索取更多的愛轉變為給你我全部的愛。辛巴回到了最初灼灼生輝的樣子,一個耀眼的小太陽,一個真實的自己。

      如果說幼年時期的獅子更多希望被全世界看到,成熟獅子則會更多的聚焦在自我成長上,即使核心自我還是會尋求贊賞,但成熟的獅子更希望被關注的是自身成就和勇氣,而非僅僅需要被喜歡。

      或者可以這樣說,成熟的獅子已經明白了沒有人能“被所有人喜歡”。

      夏日正午的太陽,好像能過穿透一切障礙物來到你的面前,熾熱,嬌艷明媚。

      獅子的喜歡帶來百分百的熱情,不打一點折扣,不摻雜任何雜質。但與幼態不同的是,成熟獅子在感情初期是相對慢熱的,這跟幼年時期的經歷有關,擁有了智慧的獅子王,熱情和勇氣只有在看到這段感情的“前景”之后才會有所行動。

      因為獅子把感情看的太重,以至于帶來強烈的占有欲,這樣的占有欲在某種程度上會給對方帶來困擾,如果是幼年時期的獅子,可能在面對“傷害”時選擇逃避或者是無謂的憤怒,因為幼年的獅子在意的更多是抽象的愛。

      但成熟的獅子在面臨這種問題時,往往會展示更多的理智,TA們的愛是具體的。TA們會認為,被質疑的情感是不夠純粹的,沒有被堅定選擇的愛不算是愛,TA們學會了更為真誠健康的“尊重”與“信任”。

      成熟的獅子還認識到了另外一個愛情準則,那就是付出并不意味著必然的回饋,這讓TA們在毫無保留的付出后,不再渴求對方相同力度的回應,而是享受愛情本身,沉浸于快樂的氣氛當中。

      或許,獅子從幼年到成熟的整個成長過程中,改變的從來只是獲得愛的方式。TA們永永遠遠都是最初那個熾熱的小太陽,想要特別特別多的愛,也想把所有的愛全都給你。

      【結語】

      王心凌在另一首歌《大眠》中唱到:都快忘了怎樣戀一個愛,我被虛度了的青春也許還能活過來。

      我想,之所以會有在30歲、40歲將自己判定為失去青春的人,并非是因為生理性原因,而是在生活的匆忙之中懈怠了對愛的追求(常常是無奈之舉)。

       

      獅子座需要熱烈的愛,雙魚座需要浪漫的愛,天秤座需要平衡的愛……每個星座都有適合的愛的方式。就像愛一樣,年輕同樣沒有標準定義,所謂永葆青春的秘訣,不過是學會健康的愛自己、愛別人、愛生活而已。

      當我們拾起了真誠的愛,也就喚醒了青春。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