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劉亦菲《夢華錄》開茶坊,點茶斗茶還能玩“拉花”?喝茶,就服風雅宋朝人

      2022-06-07  芍藥美學筆記

      圖:微博@電視劇夢華錄

      《夢華錄》開播,想必大家這幾天都在被趙盼兒和顧千帆的「東京愛情故事」刷屏吧。

      客觀來說,這部劇的服化道不敷衍、不夸張,很多細節都在努力還原。因為女主趙盼兒開的是茶坊,所以劇中對宋人茶事也著墨不少。

      關于宋人雅趣,我們之前就寫過插花焚香,今天,便從女主的茶坊開始,再聊聊宋朝的「茶藝」

      Vol.2159
      x
      宋人茶事

      從去年開始,《夢華錄》定檔的消息就已經在預熱,吊足了觀眾的胃口。如今終于上線,更是常駐熱搜榜。

      男女主之間的愛情推拉,看得吃瓜群眾們焦心,不過,好在劇中的美景美食,還可以稍許撫慰一下。

      故事設定在北宋。

      劉亦菲飾演的趙盼兒,與好姐妹宋引章、孫三娘,因為生活變故,攜手前往東京,開啟北漂生活。

      在歷經各種挫折之后,終將小小茶坊經營成東京最大酒樓。

      大女主奮斗劇情其實已經不新鮮,但不妨礙我等顏狗,被劇里的美人、美景吸引。

      開篇趙盼兒劃著船,

      從臉到身段再到氣韻,

      的確優雅從容、云淡風輕。

      沿途的「錢塘」景色,

      小橋流水,垂柳依依,

      頗有水鄉風情,幀幀美如畫。

      茶坊臨水而建,

      內里擺設雅致,

      插花盆景細節滿滿。

      既然是茶坊老板娘,

      自然得秀一秀茶藝。

      以及只出現了幾秒的茶百戲,

      真實存在的龍鳳茶、青鳳髓,

      都是宋朝人飲茶日常。

      當然,要說百分百還原歷史,那也是不可能的,部分布景和手法也有一些現代痕跡。

      那么真實的宋朝人,究竟是怎么喝茶的呢?

      /點茶/

      和插花、焚香等生活追求一樣,飲茶對宋人來說也是日常生活必需。

      孟元老《東京夢華錄》有記,「......以南東西兩教坊,余皆居民或茶房,街心市井,至夜猶盛。

      打開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亦可看到,沿河茶肆眾多,屋檐下、店門前都設有茶桌,喝茶者悠然享受下午茶時光。

      對宋人來說,晨起可飲茶,正午可飲茶,晚間可飲茶;花前可飲茶,月下可飲茶,賞雪亦可飲茶。

      也難怪有人說,「中國人的血液中,大抵都流淌著兩滴水,一滴是墨水,一滴便是茶水。」

      當然,宋人在喝茶方面如此熱衷,也和當時的執政者宋徽宗脫不了干系。

      一本《大觀茶論》,二十篇文章,寥寥幾百字,將北宋蒸青團茶的產地、采制、品鑒、配套器具以及斗茶風尚等講了個清楚明白,甚至還曾在宮宴上親自下場示范。

      《延福宮曲宴記》中記載,「上命近侍取茶具,親手注湯擊拂。少頃,白乳浮盞面,如疏星淡月。

      有這樣推崇茶道甚至茶藝還很不錯的領導,也難怪喝茶在宋代蔚然成風。

      宋人飲茶基本是兩種,一為煎茶,一為點茶不過,煎茶不是宋人始創,唐時已有。

      唐人煎茶,習慣邊煮邊加入姜、棗、茱萸等佐料調味。

      而宋人煎茶,更多強調茶的原味,力圖找到一種清淡、虛無的境界。

      至于「點茶」,是宋人在煎茶基礎上獨創的飲茶法。

      取新鮮采摘的茶葉制成「茶餅」,用茶焙籠封存。喝茶時取出,用茶槌搗成小塊,再用茶磨或茶碾研成粉末,篩成均勻粉末。

      圖:B站@茶誦君

      用茶釜將凈水燒開,舀一勺茶末,注入少量開水,調成濃稠的膏狀。一邊沖入開水,一邊用茶筧擊拂,使水與茶末交融,并泛起茶沫。

      動圖來自:B站@茶誦君

      如此重復多次,一杯清香的熱茶才算點好。

      而且,真要將茶湯擊起滿碗雪花,美如星光,并不容易,既考驗點茶技巧,又考驗茶人的用心。

      圖來自B站@茶誦君

      比起煎茶,「點茶法」更加精巧復雜。

      但盡管復雜,在當時卻更為主流,擁躉也多皇室貴族、文人士大夫都是忠實粉絲。

      這也是為什么,趙盼兒初到東京看到那里的茶館還在用煎茶法時,很是嫌棄。

      劇集截圖:茶坊依舊在用煎茶法

      /斗茶/

      除了愛喝茶,宋人還愛斗茶。「斗茶會」幾乎是佳節假日、聚會休閑的必備節目之一。

      所謂斗茶,就是自己在家喝喝還不夠,還得聚眾比一比,誰家的茶葉品質好,誰的點茶技術強。

      而對于點茶的優劣,嚴謹的宋人也自有一套評定標準。

      比如湯色(茶水的顏色),以純白為上,其次分別為青白、灰白和黃白色。

      而湯花(湯面泛起的茶沫)的色澤,以鮮白為上。

      圖:小紅書@CHEN LING 陳

      其次是湯花泛起后,「水痕」晚露而不散者為上。而這一點大概是最能體現技術的了。

      不僅茶末要磨得夠細勻,點湯、擊拂也要恰到好處,如此湯花才能綿密細膩,緊咬杯邊,久聚不散,稱為「咬盞」。

      圖來自B站@觀合道人

      反之,任何一步不到位,湯花泛起不能咬盞,就會很快散開。湯花一散,湯與盞相接的地方就露出「水痕」。

      是以「水痕」晚露為勝,早露則敗。

      芍藥想著,若是要求湯花不能散,那得是用茶打出我們現在常喝的奶蓋這樣的綿密程度,才算是優質了吧。

      圖:小紅書@璞素茶事

      當然,茶味也很重要。比如最有名的蔡蘇斗茶,蘇才翁就勝在茶味。

      據說,在最后一回,蘇才翁靈感迸發,將用來斗茶的泉水先用翠竹浸瀝,最后得到的茶中便多了一絲竹香,才稍勝一籌。

      在預告里也可以看到,接下來,趙盼兒也會因為生意場上的紛爭,與茶湯巷的老板斗茶。

      當然,最后誰勝誰負,用腳趾頭也能猜到了。

      不過,斗茶也非宋朝始創,唐代已有之。只是到了宋代更加普及,已經成為生活中常見的一種娛樂活動。

      不管是達官顯貴還是文人墨客,抑或是普通老百姓,都熱衷于斗茶。

      其中文人斗茶最是風趣。先選個庭院,或尋一片竹林,然后約上幾個人,帶上茶具一起出發。

      到地方了,也不急著燒湯點茶,而是先分享私藏的奇茗,逐一品評,風雅一番再正式開始斗茶。

      相比之下,民間斗茶就更隨性。

      熙攘街市也好,自家門前也好,只要有興致,便可就地「開湯斗茶」。

      當然也有專門的斗茶館,十幾個甚至幾十個茶客聚一起,那就是一群人的狂歡。

      /茶百戲/

      劇中開頭短暫出現的茶百戲,大概是茶道藝術里最為絕妙的,類似于如今的咖啡拉花。

      他們以茶為墨,在茶湯里畫畫,又稱「分茶」「水丹青」。

      圖:B站視頻|茶百戲傳承人章志峰現場演示

      「分茶高手」只需通過茶與水,外加個小勺,就能畫出纖巧湯紋,描出巍峨群山或三兩桃花。

      圖:B站視頻|茶百戲傳承人章志峰現場演示

      茶百戲始見于唐代,劉禹錫在《西山蘭若試茶歌》描述,「驟雨松聲入鼎來,白云滿碗花徘徊。

      到了宋代,因為宋徽宗的推崇,茶百戲被發展到了極致。

      許多文人如陸游、李清照、蘇軾也都喜愛茶百戲,還為其留下了許多詩文。

      陸游的矮紙斜行閑作草,晴窗細乳戲分茶」一句,就是描述分茶的情景。

      圖:微博@茶百戲傳承人

      在那時,上自帝王,下至文人、僧徒,都會玩茶百戲,且各有招數。

      所以,說「咖啡拉花都是咱們老祖宗玩剩下的」也有點道理。

      畢竟如今這類在飲品上作畫的技巧宋代的文人雅客們可不就是已經玩過了嗎?

      遺憾的是,茶湯里的畫,很快便會消散。

      正如陶谷在《荈茗錄》中記載,「使湯紋水脈成物象者,禽獸蟲魚花草之屬,纖巧如畫,但須臾即就散滅。

      可是,這樣的曇花一現,又何嘗不是「茶百戲」最大的樂趣所在呢?

      圖:微博@茶百戲傳承人

      陳寅恪先生曾說,「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于趙宋之世。」

      的確,沒有任何一個朝代,比宋朝更懂生活、更懂美了。

      點茶、斗茶、分茶,把心中的山水,刻在畫里,描進茶里,給平凡的日常,注入雅趣,這就是宋人的品味。

      可惜,宋代以后,點茶日漸式微,茶百戲近乎失傳。

      好在,如今,依舊還有不少人在堅持還原這一茶道藝術。比如《夢華錄》劇組就請到了茶百戲傳承人章志峰。

      芍藥最近關注的博主泡影(韓喆明),也在各平臺分享自己點茶、分茶的視頻。

      圖:小紅書@泡影

      當然,這樣的風雅,也并不是每個人都樂于享受。

      在劇里,也有走南闖北的商人,根本來不及等待一杯要從研磨茶粉開始做起的茶。

      匆忙如他們,只需一杯散茶,開水泡開即可。

      但是,如果能和近旁書院里的文人一樣,花上幾百文,慢慢等一杯點茶,聽一曲琵琶,賞一幅掛畫。

      這時候,喝得就不僅僅是一杯茶而已。

      正如宋徽宗在《大觀茶論》開篇寫的那樣,

      至若茶之為物,擅甌閩之秀氣,鐘山川之靈稟,祛襟滌滯,致清導和,則非庸人孺子可得而知矣,中澹閑潔,韻高致靜,則非遑遽之時可得而好尚矣。

      茶是有靈性的,可以陶冶人們的性情,提升人們的品位,滌蕩人們的心靈,但也需要我們耐心去品。


      插花、點茶、焚香、掛畫,

      這樣的生活美學,

      于宋人是日常,于我們或許就是奢侈了。

      但不管是日常還是奢侈,

      不管你是喝一杯點茶還是散茶,

      生活最重要的是不將就。

      這不僅是宋人的品味,

      也是我們生活最深處的信仰。


      本文照片僅作素材使用,
      不視為與圖中人物建立任何商業合作關系,侵刪。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