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4年前,在工地收到北大錄取通知書的寒門少年,拒絕資助后,如今怎么樣了?

      2022-06-07  我是錢某某

      誰和我一樣用功,誰就會和我一樣勝利。

      ——莫扎特

      這是一張爆紅網絡的照片。

      畫面中,一個男孩正在攪拌砂漿。

      他衣著樸素,紅色T恤的領口,已垮得沒了型。褲子泥漬斑斑。

      這一幕,被媒體爭相追蹤報道。

      獲得贊譽無數。

      因為這個男孩,

      創造了一個逆襲神話。

      他叫崔慶濤。

      18歲。

      在工地干活時,正是他高考結束后的暑假。

      酷熱的天氣,他正揮汗如雨,忽然接到一個電話。

      “我送快遞的,你在哪個位置?”

      他說了地點。

      “好的,我30分鐘后到。”

      幾分鐘后,一個快件送到了男孩手中。

      打開之后,

      驚喜萬分。

      那是一封大學錄取通知書。

      更準確地說:北京大學錄取通知書。

      崔慶濤表面淡定,內心卻激動無比。

      淡定,是因為他早就查到了錄取院校。

      激動,也是因為這所院校。

      這可是北大啊!

      他做夢都沒想過,自己能夠走得這么遠。

      恍惚過后,他從二樓跑下來。

      先在一個裝水的白色塑料桶里,反復洗手。

      又將手,在T恤上反復揩拭。

      再從褲袋掏出身份證。

      鄭重地簽收了這個快遞。

      簽收完畢,快遞員還給他送了一樣東西。

      一束代表祝福的百合花。

      一家人喜不自禁。

      父親崔茂榮沒讀過書,讓妻子將通知書上的字,一個一個念給自己聽。

      北京大學錄取通知書

      崔慶濤同學,我校決定錄取你入新聞與傳播學院專業學習,請你準時于2018年8月30日憑本通知書到校報到。

      校長林建華

      父親是莊稼漢,不擅表情感情,但這次沒忍住,破天荒地夸獎兒子:

      “好樣的!”

      可轉頭,又抹起了淚。

      所有人只看到北大學子的風光。

      只有他們自己,知道這一路有多心酸無奈。

      父親崔茂榮沒上過學,也不識字。

      他靠干農活兒謀生。

      風塵碌碌。

      炙膚皸足。

      吃過沒文化的苦,他咬牙發誓——

      不會再讓自己的孩子,也一輩子務農。

      他堅持把三個孩子送去學校。

      因生活壓力太大,他與妻子背起行囊,遠赴他鄉務工。

      那時候,崔慶濤還小。

      望著父母離去的背影,小小的孩子什么也做不了。只有默默流淚。

      不舍。

      恐慌。

      無力。

      但很快,責任感讓他從這種情緒中掙脫出來。

      “我是老大,要照顧弟弟妹妹。”

      放學回來,崔慶濤就張羅著做飯。

      做完飯,就得洗兄妹三人的衣服。

      那年,他才8歲。

      有一次,他收拾好了一切,準備上樓睡覺。

      推開房門時,眼前的景象把他嚇壞了。

      老鼠四處亂竄。

      沙礫掉落滿地。

      一堵土墻迎面坍塌。

      他差點被活埋。

      與弟弟妹妹逃出來后,他窩在墻角,驚魂未定。

      那是他第一次意識到:“家里的情況,竟然這么差。”

      從此,他下定決心——

      “要通過學習,讓家里的生活過得好一些。”

      那時,父親聽說隔壁村的老師教得好。

      就讓他轉了學,并在學校附近租了間石棉瓦房。

      父母外出打工。

      崔慶濤一人住。

      父親會定期給他生活費,但他從不敢亂花錢。

      衣服破了洞,就拿針線縫補。

      嘴饞了,從不買零食,只會買一種五毛錢的火腿腸,用來炒飯吃。當成打牙祭。

      上初中后,父親搬來和他一起住,并在當地找了一份工作。

      清早,到工地上幫工。

      晚上,拖著疲憊的身子歸來。

      經常累得連筷子都拿不穩。

      崔慶濤心疼不已,焦急地想替父親分擔點什么。

      那時,身邊許多同學輟學打工去了。

      雖然工資不多,好歹幫家里減輕了負擔。想到一身傷病的父親,崔慶濤心動了。

      放學后,他做好心理準備,打算跟父親商量打工的事情。

      但父親進門時的滿臉疲憊,讓他瞬間開不了口。

      而父親往日的教誨,再次回響在他的腦海——

      “你是這個家的希望。”

      “只求你能走出大山,考上大學。”

      “以后可以用知識找工作,不用像我們一樣靠體力賺錢。”

      他忍住了醞釀已久的念頭。

      轉身進了廚房,為父親做飯。

      從今往后,他一邊督促自己努力學習,一邊更加賣力地為家庭付出。

      每到寒暑假,在外打工的母親都會帶著妹妹回家。

      那是一家人少有的團聚時刻。

      但他們很少坐下來,享受團圓的快樂。

      更多的,是繼續為生活忙碌。

      父母去工地扛水泥、砌磚頭。

      他和弟弟去大棚里撒雞糞。

      父親怕耽誤他學習,總會勸他先回去寫作業。

      崔慶濤每次的回答都是:“做好了。”

      他說了謊。

      事實是,在父母呼呼睡去后,他蒙上被、打著電筒在學習。

      崔慶濤的母親

      雖然,他后來如愿考上重點高中。

      但這個習慣,讓他落上了近視的毛病。

      讀到高二時,他已經有高達600度的近視,但他始終不敢告訴父母。

      一是家里還欠著外債。

      2014年,因為一場地震,家里的土屋坍塌。

      一家人沒有地方住。

      ZF給予了崔家4萬元的補助。

      但要蓋一間新房,這些錢是不夠的。

      無奈之下,崔茂榮只能東挪西借。最后,自己動手蓋了兩層半平房。

      樓上都是粗坯,

      樓下則用來住人。

      建新房,令這個家負債累累。

      他不想再為這個家增加負擔。

      二是眼鏡的價格太貴了。

      600塊。

      這堪稱巨款,夠全家人吃好多天飯了。

      他寧愿自己瞇一瞇眼,也不愿意父親背負更多。

      可父子之間的體諒,往往是相互的。

      有一天,他坐在教室里。

      有人叫他。

      一抬頭,是父親的臉。

      崔茂榮走了過來:“走,我們出去一趟。”

      崔慶濤有些意外,更不會預料到——

      兩人竟因此發生一場爭吵。

      父親把他帶到眼鏡店,崔慶濤恍然大悟:原來,父親已經知道了。

      為了不辜負這份心意,他看向透明柜臺陳列的眼鏡,仔細挑選起來。

      一開始,他看中了一款600元的。

      但為了省錢,他讓店員推薦更便宜的。

      父親連忙阻止:“就是這個了,這個好,要買就買好一點的。”

      之后,又把他拉去飯店。

      崔慶濤剛坐下,就聽到父親點了一盆羊肉。

      他看了一眼價格,竟然要好幾百元!

      一想到吃了頓這么貴的飯,他感到心痛又疑惑。

      出來后,就與父親當街發生了爭執。

      他不懂,為什么要這么浪費錢?

      父親沒有回答。

      后來,他才從母親口中得到了答案——父親得了腎結石。

      崔茂榮沒有什么醫學常識,誤以為那是一種不治之癥。

      所以,他拼命地想彌補兒子。

      就算付出的方式,遠遠超過自己的經濟能力。

      他不后悔。

      也不敢想象未來。

      “如果我真的倒下了,我的孩子不知道怎么辦。”

      幸好,一切只是虛驚一場。

      父親的病好起來了。

      可,那次配的眼鏡卻摔壞了。

      崔慶濤沒有跟父親說。

      還是像第一次那樣,選擇不戴眼鏡。

      視線越來越模糊,但目標越來越清晰。

      他勤奮苦讀,寒暑不停。

      2018年夏天,高考如期而至。

      在那個改變命運的考場,他自信而入,滿意而出。

      考試結束后,大部分人選擇去旅游、聚會、打游戲,或者宅家休息。

      崔慶濤沒有片刻放松。

      剛下考場,就進了工地。

      每天扛水泥、拌砂漿、砌磚頭……

      晴天一身灰,雨天兩腳泥。

      見母親佝僂著背,他會主動接過重物。

      “我是家中的長子,覺得還是不能讓她背。”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他看著父母用命換錢,只能用更快的成長速度,來追趕父母老去的速度。

      如今,崔慶濤已經進入北大,踏上了一條高速賽道。

      北大,將會改寫這一家人的命運。

      同時也令他迅速爆紅。

      村里村外。

      線上線下。

      都在流傳他的逆襲神話。

      北大學子、建筑工人,這兩個標簽,也令崔慶濤這個名字,成了勵志的代名詞。

      崔慶濤又驚又喜。

      但云端的掌聲,沒有奪去他太多的關注。

      因為他的當務之急,是回到地上,面對現實。

      學費,又成了他的后顧之憂。

      北京大學得知后,第一時間聯系到他。

      為他辦理了學費減免手續。

      不少愛心人士和企業,也紛紛表示愿意資助他。

      崔慶濤謝絕了。

      他很清楚,也很謙卑,“我只是其中那個恰巧被報道的。”

      他知道,還有很多像他一樣的人。

      考上了大學。

      卻沒能力交學費。

      而他有了政策幫扶,最終能夠安心讀書。

      這已經足夠了。

      臨行前,父親對他說:“你要自力更生,靠爸爸是靠不住的,爸爸沒有上過學。”

      這段樸實的告誡,崔慶濤聽過很多次。

      他很清楚:“讀書不是唯一的出路,但卻是像我們這一類人最好的出路。”

      他家世代為農。

      如今,他的雙腳拔出泥地、走出大山,成了一個農民工家庭的希望。

      更是千千萬萬農民工家庭的希望。

      去年,我國的農民工數量已高達29251萬名。

      他們遠離故鄉的田野,奔往一個個建筑工地。

      搬磚、運石。

      扛鋼筋、砌高墻。

      為城市托起高聳入云的文明大廈。

      圖源:央視新聞

      他們生存壓力最大,

      謀生最辛苦,

      處境最艱難,

      獲得卻少得可憐。

      而在他們的身后,億萬個他們的孩子,像崔慶濤一樣,也在艱難地求生、求學、求一線希望。

      他們同樣需要被看見。

      也需要被幫助。

      所以,崔慶濤是一個代表。

      他代表無數農民工的孩子,向世界發出聲音:

      “我們需要教育機會。”

      “只要有機會,一樣可以出人頭地,創造奇跡。”

      前往北京前,崔慶濤曾鄭重許諾:“走出大山,我也會回到大山,帶來不一樣的變化。”

      我們愿意相信,在未來的某一天。

      群山之間,會有個身影自北京,自文明的頂峰,穿越千山萬水而來。

      為貧瘠帶來希望;

      為蒼白帶來色彩;

      為更多的大山子弟,帶來一束光。

      讓我們一起祝福所有農民工的孩子,都能改寫命運。

      祝福每個學子,都能夢想開花。

      參考資料:

      《封面》工地上的北大新生

      /pages/details/details.html?docid=5b5e6b7d5684cb0a818e4e85&isNew=no&companyId=yndspd&productId=yslh

      新華社 崔慶濤:清苦的生活讓我更加堅強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7397430905433028

      激勵億萬國人的崔慶濤是怎么考上北大的?他自己、他同學、他老師這么說……

      /content/2018/07/325_507610.html

      考生工地上收北大通知書:今后會回大山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290315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