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遠方】黑龍江《高高的煙筒山彎彎的嘟嚕河之三十二 逃離》作者:王立堅 主播:曲萍

      2022-01-31  遠方詩歌文化

      20

      22

      作者:王立堅

      主播:曲萍

      編輯:小鹿

      高高的煙筒山

      彎彎的嘟嚕河

      之三十二

           逃離

      連隊發生太多的事,不管是好事壞事,日子還是要一天天的過下去,每個人都逃不過命運的安排,都要忍受歲月無情的懲罰,心靈經歷著考驗,意志承受著錘煉。

      我依舊放牧小馬群,朝出暮歸,但工作態度和心情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每天騎在馬上總是恍恍惚惚,連美麗的草原在眼里都大打折扣,小馬群沒有憂愁,也不懂我心中的憂愁,照常歡蹦亂跳戲嬉打鬧,一會吃草一會奔跑,我也不像從前騎著馬緊跟馬群在一起形影不離,而是呆呆的站在秋陽下,看著煙筒山開始胡思亂想,想和阿慧初戀的甜蜜,想和她賽馬時的興奮狂放,想和她登上煙筒山熱烈的初吻,想送她上大學走時難舍難離的情景,想到扎心扎肺,強行轉念去想阿來的神秘失蹤,想趙林曉悲慘的死去,又是扎心扎肺,再去想連隊送走六個人上大學的過程,更是扎心扎肺,唯一能讓我高興一下的是小馬群日漸壯大起來,參與繁殖的客馬多了好幾匹,這些成績以不那么重要了,因為我已放棄了上大學的念頭。突然我想起了小馬群,舉目四處瞭望,只看見天邊成群結隊的大雁,南飛遠去的背影,小馬群消失的無影無蹤,我慌了神策馬急馳,尋找小馬群,因為沒看到小馬群的去向,無法判定方位,就東一頭西一頭亂跑,馬和人都累出了一身汗,還是沒有發現小馬群,心想回馬廄看看,沒準小馬群回家了呢?于是調轉馬頭一抖繮繩,飛快的跑回來,下馬一看小馬群沒回來,頓時傻了,不敢怠慢立刻報告了馬車班班長高學寺,沒想到高班長非但不急,反而笑著對我說:“別急,不用擔心,馬群丟不了,地里莊稼也收完了,不怕馬禍害,就怕碰上孤狼,小馬駒有危險,你歇一會,讓阮建榮去把馬群找回來。”阮建榮從我手里接過鞭子,翻身上馬跑遠了,我的心這才一塊石頭落了地。

      阮建榮是北京知青,剛調進馬車班不久,我倆關系很好,因為剛來連隊時,我倆被借調到蘿北石灰窯,干了一年多燒石灰的工作,我還領他去哈爾濱玩了一次,我媽把家里一個月的肉票都買了豬肉,讓我倆解了好幾天天饞,這件事他總是掛記在心里念念不忘。阮建榮人長的很有特點,個頭是全連第一高度,慈眉善目眼睛瞇成一條縫,臉上掛著笑容,他最大的缺點是沒有屁股,兩條大長腿直接長在腰上,他人特實在心眼好使,工作認真肯干,也非常愛騎馬,后來我調走了,他接了我的班,當了第二任馬官。

      小馬群找回來了,果然被高班長言中,一匹小馬駒被狐狼咬傷了,連隊獸醫治不了,讓直接送團獸醫院,連隊派了車,我也跟去照顧小馬駒,經過搶救小馬駒保住了,晚上陪在小馬駒身邊,想了很多,這是第一次因為我精神溜號,釀成的事故,每天在那個觸景生情的環境里工作,難免會發生第二次,第三次事故,越想越怕,決定想辦法調到其它連隊。因禍得福,第二天碰上了,參加講用團時認識的團生產股股長李英泰,把我想調換連隊的想法跟他說了,沒想到他爽快的一口答應了說:“去二十六連吧,良種馬繁殖基地,你去有用武之地。”幾天后小馬駒康復了,我的調轉也辦成了。

      現在要想調轉工作,托人花錢也未必能辦成,那個年代一面之交,一句話就解決問題。我和小馬駒回到連隊,新調來的指導員楊魯成就找我談話,他把檔案袋遞給我說:“你在十一連干的不錯,獲得二次隊前嘉獎,到新的連隊要繼續努力,不用上班了,回宿準備好,帶著檔案,明天派車送你去報道,”嗯嗯,我答應了二聲走出連部。

      都知道檔案是保秘的很重要,里面裝著你的人生軌跡,也可以說裝著你的命運,里邊材料是本人永遠不會看到,今天拿在手里感覺沉甸甸的,回到宿舍認真的端祥起哪個牛皮紙做的檔案袋,猜著里邊的秘密,想著自己的未來,忽然發現封口處撬起一角,輕輕地一扯,竟然全開了,我想看又不敢看,斗爭了好久,也許出于好奇,決定冒險犯一次錯,看看里邊到底裝著什么秘密,抽出所有材料,在一張個人填寫的表格后面附著一份鑒定材料,看到上面寫的一段文字,我驚出了一身冷汗,把那段話牢年刻錄在心靈深處,終生難忘,上面這樣寫:經組織調查,該學生的父親是歷史反革命,在清理階級隊伍運動中,畏罪自殺,又被定性為現行反革命,該學生不能與其雙反革命的父親劃清界限,頑固站在反動老子一邊,不積極參加運動,在復課鬧革命階段表現不好。看完我什么都明白了,也什么都不埋怨了,我的命運真的就掌握在這小小的檔案袋里。我憤怒了,我要自我救贖,冒險賭一把,拔掉那把暗中插進我心臟的軟刀子,撤出那份材料后,又重新封好了口,把檔案袋壓在行李下面…

      太陽還是那個太陽,今天感覺特別明亮,我捆綁好行李,把隨身攜帶的雜物,都裝進用一個舊風箱改裝成的長方形箱子里,手里只拿著那個檔案袋,坐在宿舍等車來送我走,高班長派來肖洪邦趕馬車來了,阮建榮來送我,幫我把行李和木箱子抬上馬車,目送我上了蘿北道,離開了生活四年的十一連,離開了朝夕陪伴我成長的煙筒山,說不出心里是高興還是難受,鼻子一酸眼淚險些掉下來,響亮的鞭聲,驅趕三匹棗紅馬拉著車迅跑,歡快的馬蹄,唱著一路的酸甜苦辣,我不時回頭張望,看見微笑的煙筒山揮手和我道別,四年間結識的人,發生的事都浮現眼前,蕭瑟的秋風嗚咽著為我送行,遠去的陣陣蹄聲,踏碎了我疼痛的心……

      作者

      主播

      遠方詩歌文化傳媒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