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每日黃詩】許多石頭,在等待風的撫摸與眼淚。(2022年1月16日《塔什庫爾干的石頭城》)

      2022-01-16  黃亞洲工作室

      萬勿誤會:“每日黃詩”的黃字,不是涉黃的黃,意思只是說,每日推送一首黃亞洲的詩作,或者是,每日推送一首黃亞洲舉薦的詩作。

      黃亞洲的舉薦,不論人情,入得法眼即薦。“黃評”亦見仁見智,僅供參考,但相信每日均有所助益。

      塔什庫爾干的石頭城

      趙天謀

      我看見一團帕米爾高原的風
      撲在石頭城的廢墟上痛哭

      風從漢唐來
      聽見殘垣斷壁,和殘存的佛龕
      朝著萬古的雪山,喊痛

      還聽見,這些斑駁的石頭
      像滄桑的老人,隨意地坐臥在一起
      無聲地談論曾經的莊嚴和繁榮
      以及遠行人跋涉千山萬水的堅韌

      金草灘上的白云,輕吻
      一塊巨石,不忍離去
      那是玄奘取經回國途中
      在此講經

      坍塌的城墻,每一處
      至今還響著玄奘講經的回聲
      塔什庫爾干河一直在靜靜地傾聽

      我拂去講經石上的沙塵
      扶起仍在痛哭的風
      把講經的聲音,連同巍巍雪山一起裝進心中

      讓坍塌了的,還可再次聳立

       黃評:石頭和風,兩種質地。但風是新鮮的,風是我們,我們面對石頭會流出眼淚。

       “扶起仍在痛哭的風”,這一句能帶來形象,也能顯示一定的力量。或許,也就由于這一句,一首詩站住了。

      *注:本文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可聯系刪除。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