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魔性旋律,如何洗了你的腦?

      2021-06-29  印客美學   |  轉藏
         


      「小印安利TIME
       - 歡迎關注印客美學視頻號 - 



      - 01 -
      差點成為國歌的兩只老虎?

      不用說,大家的童年里一定有《兩只老虎》,雖然小印到現在都沒想清楚,為什么一只沒有尾巴、一只沒有眼睛……



      其實這首歌其實已經有數百年歷史了,從誕生開始就不停被翻唱。

      最開始被大眾熟悉的版本是法國兒歌《雅克兄弟》,用卡農四部輪的方式演繹。

      據說最早能追溯到公元十世紀的格里高利圣詠,用來催促修士起床做早課。
      LYRIC

      雅克兄弟,雅克兄弟

      快起床,快起床

      去把晨鐘敲響,去把晨鐘敲響
      叮叮當,叮叮當,叮當叮當當!




      因為翻譯的問題,傳到德國變成了《馬丁兄弟》,在英國又成為了《約翰兄弟》。

      奧地利作曲家馬勒創作的第一交響曲第三樂章中,就引用改編了這段旋律,變成了一首葬禮進行曲,這首法國童謠也隨著馬勒的名曲流傳到世界各地。



      《雅克兄弟》幾經輾轉,終于來到了中國。

      1926年,當時國民革命軍宣傳科科長鄺墉,根據法國兒歌《雅克兄弟》的曲調填了中文歌詞,命名為《國民革命歌》,并作為代國歌用了多年。



      再到后來,又成為了《土地革命歌》,最后終于變成了我們熟知的《兩只老虎》。
      粵語版更是成為了神奇的《打開蚊帳》。



      - 02 -
      送別竟然是“套娃改編”?

      “長亭外,古道邊……”

      僅僅幾個漢字,大家就想要跟著哼起來,李叔同的文學功底確實厲害,《送別》長短句一出,就已經是意蘊悠遠。



      但《送別》的曲調,其實并不是國產,李叔同當年在日本留學時,從犬童球溪的《旅愁》(當時選入了《中等教育歌唱集》)取到了調子。

      旅 愁
      西風起,秋漸深,秋容動客心。
      獨自惆悵嘆飄零,寒光照孤影。
      憶故土,思舊人,高堂念雙親。
      鄉路迢迢何處尋,覺來歸夢新。



      而日本歌詞作家犬童球溪的《旅愁》,又是采用了美國音樂家J·P·奧德威的《夢見家和母親》的旋律。

      《夢見家和母親》是首“藝人歌曲”,是19世紀流行的一種由涂黑了臉扮演黑人的白人演員領唱、仿照黑人歌曲格調的音樂。

      歌詞大意是思念家鄉,還有童年、母親和兄弟姐妹。


      《送別》是非常成功的改編的改編歌曲。



      - 03 -
      養活半個樂壇卡農?

      《卡農》這個音樂幾乎萬能,來自13世紀,卻是廣泛應用到各種現代流行歌曲里。



      而或許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卡農》其實是一種曲式,并不是曲名。

      卡農字面意思是輪唱,原意是規律,采用同樣的旋律間隔兩拍或一小節、兩小節不等先后演奏。

      最被人們熟悉的,是帕赫貝爾的《D大調卡農》,已經有三百多年的歷史,因為十分動聽悅耳、流傳甚廣,讓很多人會誤以為這首曲子就是卡農。



      光直接引用《D大調卡農》旋律的曲子,僅是國內就有好幾十首,而借鑒了卡農曲式或和聲結構的現代流行歌曲,已經是成千上萬了。


      卡農養活了太多現代歌手,西方古典音樂到現在依然流行。



      - 04 -
      硬核搖滾竟來自童謠?

      這是一首名字很奇怪的童謠,《倫敦橋要倒了》,來自《鵝媽媽童謠》,早在1744年就有了記錄。



      這首歌雖然朗朗上口,卻是敘述黑暗的故事,在歷史上,倫敦橋不僅倒過,還倒了許多次,每一次都代表著災難。

      而類近的旋律除了英格蘭的《倫敦橋要倒了》,還有丹麥的歌謠《Bro,Bro Brille》、德國的歌謠《Die Magdeburger Brück》、16世紀法國的《pont chus》和14世紀的意大利歌謠《Le porte》都有出現。



      在18世紀,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倫敦橋要倒了》也成為了學校音樂課堂的教材,曲名改為《有只雀仔跌落水》。

      在二戰期間,《もしもし、あのね》和《倫敦橋要倒了》用了相同的旋律,非常受日本的孩童和美國大兵歡迎。



      還有一種很多人小時候玩過的游戲,也與這首歌有關。

      兩個大人站在兩邊用手搭成一道橋拱,小朋友排成長隊唱《倫敦橋要倒了》,快速穿過橋下,歌聲停止時就是橋倒塌的時候,被壓住的小朋友就輸掉了游戲。
      而因為這首歌的硬核故事,也在之后受到了許多硬核樂隊的喜歡。

      比如新金屬搖滾樂隊科恩演唱的《Shoots and Ladders》里,就使用了《倫敦橋要倒了》副歌。


      - 05 -
      古典樂是萬能公式?

      除了卡農這種音樂形式,還有許多經典古典樂都備受現代音樂人的喜歡。

      提到貝多芬在交響樂領域的最高成就,《d小調第九交響曲》,大家可能都是懵的,而說起第四樂章的名字,應該都會恍然大悟——
      《歡樂頌》。

      這是德國詩人席勒寫的詩,貝多芬為其譜曲。



      這是一首龐大的變奏曲,莊嚴且恢弘。

      《歡樂頌》其實也是歐盟的盟歌,并且寫入了《歐盟憲法》,還是歐洲委員會的會歌,更曾作為羅德西亞國歌《揚起羅德西亞的聲音》的旋律。

      而五月天也似乎十分偏愛《歡樂頌》,不僅在《純真》間奏中出現《歡樂頌》,更直接用作了《快樂很偉大》的主旋律。



      我們的周董——周杰倫也特別青睞古典樂。

      充滿異域風味的《土耳其冰淇淋》使用了莫扎特的《土耳其進行曲》,《夜曲》使用了蕭邦的《降E大調夜曲》,而《琴傷》則是融合了柴可夫斯基的《六月:船歌》。




      周杰倫為S.H.E《不想長大》作曲的主題旋律,也是來自于莫扎特著名的《第四十交響曲》。

      除此之外,S.H.E還在《波斯貓》引用了柯特爾比的《波斯市場》、《Remember》引用了柴科夫斯基的《天鵝湖》。



      這些歌有點好聽
      但是又有點難聽
      經典的旋律讓人欲罷不能

      旋律雖然已經有百年之久
      卻依然洗腦魔性
      這就是好音樂的魅力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