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秦士好古

      2021-03-09  我的圖書館1m7r   |  轉藏
         

      笑話與哲理-15


      好古

      /墨吟


      原文:秦有一士人,酷好古物,價雖貴,必求之。一日,有人攜敗席踵門告曰:“昔魯哀公命席以問孔子,此孔子所坐之席。”秦氏大愜意,以為古,遂以附郭之田易之。逾時,又一人持古杖以售之,曰:“此乃太王避狄,杖策去豳(bin,古邑名,今陜西武功縣)時所操之棰也,蓋先孔子之席數百年,子何以償我?”秦氏傾家資與之。既而又有人持朽椀一只,曰:“席與杖皆未為古,此椀乃桀造,蓋又遠于周。”秦氏愈以為遠,遂許所居之宅而予之。三器既得,而田資罄盡,無以衣食,然好古之心,終無忍舍三器。于是披哀公之席,把太王之杖,執桀所作之椀,行丐于市,曰:“衣食父母,有太公九府錢(周時設錢幣官有九,即大府、玉府、內府、外府、泉府、天府、職內、職金、職幣),乞一文!”(選自《事林廣記》)

      譯文:秦國有個儒士,喜愛古董成癖,即使價格昂貴,也必定要買下收藏。一天,有個人夾著一卷破席登門,告訴他說:“當年魯哀公設席賜坐詢問孔子政事,這正是孔子坐過的那張席子。”儒士大喜,認為是稀罕之物,便用城外的田地換下這卷破席。不久,又一個人拿著根手杖來兜售,說:“當年周文王的祖父太王為躲避狄人侵犯,拄著手杖到岐山去開辟周地,這就是太王用過的手杖,論年代,比孔子的席子要早幾百年,先生拿什么和我交換呢?”儒士便以所有家產換下這根手杖。幾天后,又有個人捧著一只破碗對他說:“先生得到的席子和手杖并不算古,請看這只碗,是夏時造的,桀王曾經用過,比周古老得多了。”儒士以為這是曠世古董,于是讓出自己所居住的宅院,換下這只碗。儒士耗盡田產家產房產換得這三件古董,從此一貧如洗,無家可歸,連吃飯穿衣也無從著落,但他對古董的癖好依舊,無論如何也不肯舍棄這三件古董。于是他披著魯哀公的破席,拄著周太王的破杖,捧著夏桀王的破碗沿街乞討,雖然饑腸轆轆,仍念念不忘古董,不停地叫著:“請父老鄉親行行好,誰有姜大公的九府古錢,賞我一文吧!”

      這個笑話是對那些托名好古、附庸風雅者的辛辣諷刺。

      那個淪落為乞丐的秦國儒士,其實他不知古,古物不一定就是古董,譬如瓷器,官窯和民窯就有天壤之別。其實他也不識古,他自己不懂鑒定,也不請專家鑒定,僅憑人家信口開河便信以為真,所獲得的破席、破杖、破碗都是分文不值的廢物。其實他更沒有價值觀,對古董的收藏價值、鑒賞價值、研究價值一概不懂,光知道越古越貴,三樣破東西就耗盡了他的全部財產。他不會討價還價,古董市場流行一句行話,叫“漫天開價,落地還價”,而他居然不用別人開價,自己就先后送上田產、家產和房產,讓古董騙子樂開了花。

      好古成癖有時候也會使人動用非常手段,那就是掠奪。外國人對于中國、印度、埃及等文明古國的文物,也是好古成癖,垂涎三尺,他們從這些國家掠走了幾千萬件珍貴文物。英國首相卡梅倫訪問印度,在接受印度NDTV電視臺采訪時,主持人冷不丁提出這樣一個問題:“首相大人,英國到底歸還不歸還當年殖民者從我們這里搶走的稀世珍寶——科依諾爾鉆石?”

      “科依諾爾”意為光明之山,產于科依諾爾的這顆鉆石重105克拉,曾是全世界最大的鉆石,估計已有5000年歷史,乃印度鎮國之寶,被譽為皇冠上的寶石。

      卡梅倫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問得尷尬臉紅,一時語塞。猶豫片刻后,他這樣回答:“從來沒有人向我問過這個問題。如果都那樣做,那英國博物館很快就會空空如也。我想,那顆鉆石還是應該留在它現在所在的地方。”

      這真是強盜的邏輯,無賴的嘴臉,怪不得印度人民都表示了極大氣憤。不過卡梅倫的回答也是不打自招,說明英國博物館絕大多數藏品都是掠奪而來的贓物。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