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香菱學詩

      2021-03-05  我的圖書館1m7r

      我讀紅樓-19


      香菱學詩

      文/墨吟

      圖:香菱學詩


      香菱學詩的故事是《紅樓夢》中很精彩的一節,向來為《紅樓夢》愛好者所青睞。

      香菱是薛家的丫鬟,后被薛蟠納為妾。薛寶釵帶她到大觀園蘅蕪院暫住后,她就提出要向薛寶釵學詩,薛寶釵說她得隴望蜀,不肯教她。于是她到瀟湘館向林黛玉請教,黛玉一口答應:“你只聽我說,你若真心要學,我這里有《王摩詰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一百首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讀一百二十首老杜的七言律,次之再李青蓮的七言絕句讀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這三個人做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淵明、應、劉、謝、阮、庾、鮑等人的一看,你又是這樣一個極聰明的人,不用一年工夫,不愁不是詩翁了。”

      香菱把書拿回去開始閱讀,讀得廢寢忘食。一日她來向林黛玉匯報:“據我看來,詩的好處,有口里說不出來的意思,想去卻是逼真的;又似乎無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黛玉笑道:“這話有了些意思!但不知你從何處見得?”香菱笑道:“我看他《塞上》一首,內一聯云:'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想來煙如何直?日自然是圓的。這'直’字似無理,'圓’字似太俗。合上書一想,倒像是見了這景的。要說再找兩個字換這兩個,竟再也找不出兩個字來。再還有:'日落江湖白,潮來天地青。’這'白’'青’兩個字,也似無理。想來,必得這兩個字才形容的盡;念在嘴里,到像有幾千斤重的一個橄欖似的。還有:'渡頭余落日,墟里上孤煙。’這'余’字和'上’字,難為他怎么想來!”

      香菱正說著,寶玉和探春來了,都入座聽她講詩。寶玉聽完后,認為香菱已得詩中“三味”,可以自己作詩了。于是黛玉以“月”為題,讓香菱回去做一首七律。香菱回去后冥思苦想,茶飯無心,坐臥不定。寶釵說她本來就呆頭呆腦,“再添上這個,越發弄成個呆子了”。

      香菱終于完成處女作,先給寶釵看,寶釵覺得不好,叫她拿給黛玉去看。詩是這樣寫的:

      月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團團。

      詩人助興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觀。

      翡翠樓邊懸玉鏡,珍珠簾外掛冰盤。

      良宵何用燒銀燭,晴彩輝煌映畫欄。

      這首七律寫得確實不好,雖每句都寫月亮,但詩的意境單調,翻來覆去描繪月亮,感覺只是詞匯堆砌,平鋪直敘,不符合“起承轉合”的要求。故黛玉點評說:“意思卻有,只是措詞不雅。皆因你看的詩少,被他縛住了。”她讓香菱“把這首丟開再作一首”。

      對此,周汝昌先生批點曰:“黛玉是說讀詩太少,即今之所謂詞匯貧乏。如詠月只知有冰輪玉盤等等,而無法擺脫此等修辭格調,被它所限,即黛玉'縛住’之意也。”

      香菱聽了黛玉的話,默默無言。她越發連房也不進去,只在池邊樹下,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摳地,來往的人都詫異。李紈、寶釵、探春、寶玉等聽得此信,都遠遠的站在山坡上瞧著她笑。只見他皺一回眉,又自己含笑一回。寶釵笑道:“這個人定是瘋了!”

      香菱的第二首是這樣寫的:

      非銀非水映窗寒,試看晴空護玉盤。

      淡淡梅花香欲染,絲絲柳帶露初干。

      只疑殘粉涂金砌,恍若輕霜抹玉欄。

      夢醒西樓人跡絕,余容猶可隔簾看。

      香菱自認為這首詩寫得妙絕。應該說,比第一首有所進步,但黛玉說“還不好”,“過于穿鑿了,還得另做”。

      所謂“穿鑿”,意即“牽強附會”,香菱對月亮的比喻確實有點生拉硬扯。以月亮喻玉盤,與第一首喻玉鏡、冰盤一樣,仍然落套。以月色喻白粉,有些勉強;喻白霜,也并無新意。尾聯“夢醒西樓人跡絕,余容猶可隔簾看”意境雖美,但作為詩的結語,卻未能寄情寓興,就有失偏頗了。

      香菱大為掃興,便自己走到階下竹前,挖心搜膽,耳不旁聽,目不斜視。探春隔著窗戶叫她:“菱姑娘,你閑閑罷。”香菱怔怔答道:“'閑’字是'十五刪’的,錯了韻了。”眾人聽了,不覺大笑起來。寶釵道:“可真詩魔了。”

      薛寶釵所說的“呆”、“瘋”、“魔”,是香菱學詩的三部曲,由此漸入佳境。當晚香菱對燈出神,至三更才睡下,兩眼直睜睜到五更才朦朧睡著。第二天寶釵醒來,只見香菱在夢中笑道:“可是有了!難道這一首還不好嗎?”原來香菱苦志學詩,精血誠聚,忽于夢中得了八句:

      精華欲掩料應難,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輪雞唱五更殘。

      綠蓑江上秋聞笛,紅袖樓頭夜倚欄。

      博得嫦娥應自問:何緣不使永團圞。

      這第三首,得到眾人交口稱贊:“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可知俗語說的,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關于這首詩的藝術特色,周汝昌先生批點曰:“此第三篇可謂突飛猛進,勝過前二篇十倍不止。蓋早已脫離月之形狀、光色,全從虛處傳月之神。如首句精華便與月色不同。如第二句月影、月魄即是從虛處落筆。如頷聯全從因見月而勾起離別之情,也是全從虛處落筆。”

      香菱學詩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是在為寶玉、寶琴、平兒、邢岫煙四人賀壽的酒宴上。宴會上行“射復”酒令,輪到薛寶釵和賈寶玉對點子,寶釵復了一個“寶”字,寶玉知道“寶”是指著他的通靈玉而言,故射了一個“釵”字。湘云道:“'寶玉’二字并無出處,不過是春聯上或有之,詩書記載并無,算不得。”香菱道:“前日我讀岑嘉州五言律,現有一句說'此鄉多寶玉’,怎么你倒忘了?后來又讀李義山七言絕句,又有一句'寶釵無日不生塵’,我還說他兩個名字都原來在唐詩上呢。”

      才女史湘云冷不防被初出茅廬的香菱給問住了,無話可說,只得認罰飲了一杯酒。岑參和李商隱的詩作并未列入林黛玉要香菱閱讀的書目,但香菱也認真讀了,可見香菱求知欲之強烈和旺盛,也說明知識積累的重要性。

      香菱刻苦學習的精神可嘉,值得提倡。


      【筱蕊點評】香菱學詩,“詩的好處,有口里說不出來的意思,想去卻是逼真的;又似乎無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有靈氣,有詩情。

      【心語終不同點評】:我記得有一句話:有了警句奇句,什么韻律都可拋棄,文以新奇為主.。我讀曹雪芹的好些詩,覺得他是比著很多名篇寫的,如洛神賦。不知您有沒有同感?

      墨吟回復】是的,例如《秋窗風雨夕》就是比著張若虛的名篇《春江花月夜》寫的。謝謝你精彩的點評!

      【在水一方點評】對《紅樓夢》研究的這么深透!佩服!

      【邊緣化的人點評】你這是抄錄《紅樓》嗎?怎么通篇沒有幾句你自己的話啊?

      墨吟回復】哈,天下文章一大抄嘛。

      【突厥人點評】讀先生文字,總覺清爽。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