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面對惡意,除了善良,你還要有什么武器

      2020-11-12  張德芬空間

      1971年,心理學家菲利普·律巴多做了一個探討人性心理的“斯坦福監獄實驗”,實驗結果表明:在一定情境下,好人也會犯下暴行。這種人的性格變化被他稱為“路西法效應”:上帝最寵愛的天使,也會變成魔鬼撒旦。

      現在網絡時代來臨,每個人都可以在網絡上隨意發表言論,當他們發現攻擊別人可以不用付出什么代價時,心中的惡可能就會被釋放出來,無意間就會傷害到了別人,我們在網絡上看到:

      許多人以正義之名”人肉他人,將信息公布在網絡上,甚至讓他們受到生命威脅;

      因為演技太好,飾演小三的女演員都會罵到被迫關閉微博評論;

      許多明星因為網絡暴力而患抑郁,最終選擇自殺,造成永遠的遺憾;

      除了網絡暴力之外,日常生活中每個人也可能面臨隨時出現的語言暴力,周圍人的指責與異樣的眼光。語言的力量是強大的,但不要讓它成為傷害他人的武器,今天德芬老師跟大家分享的是“如何面對其他人對我們的暴力?”

      人性是不可以考驗的,不要隨便考驗人性

      今天和大家說一些暗黑的東西,最后再把光帶進來吧。

      前陣子“人類實驗室”做了一個小小的測試,三位普通的實驗者,以自己喜歡的造型出現,稍微談論了一下自己,讓臺下二十名戴著面罩的人以手機發信來隨意評論這三位實驗者。

      嘉賓有三位,一位是身上帶著許多紋身的男士;一位是穿著性感的女孩;一位是穿著cosplay服裝的女孩。現場帶著面具的20位觀眾,并不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只是通過他們對自己簡單的介紹,就可以用手機針對嘉賓任意地發表自己的言論。

      最后這些評論出現在實驗者身后的大屏幕上時,他們都深受傷害,因為大部分的評論是非常惡意的,充滿了敵意和暴力。

      跟網友的評價所不同的,他們真實的身份是:一個喜歡小動物的紋身師、一個對生活品質有追求的夜間看護、一個喜歡跟孩子們相處的小學音樂老師。當他們看到網友充滿敵意的評價,失望地離開。

      在接受采訪時,那位小學老師說:“當語言暴力沒有發生你自己身上的時候,你覺得沒什么,自己切身體會之后,其實要花很長時間去消化。”

      我對這個實驗結果并不意外。世界著名的行為藝術家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曾經在1974年做了一次實驗,提供72件物品,讓觀眾隨意使用,她保持不動。


      行為藝術現場,觀眾在隨意挑選物件(圖片來源于網絡)

      在六個小時內,觀眾可以用這些物品隨意擺布她的身體。剛開始大家還小心翼翼,客客氣氣,當他們發現瑪麗娜真的不動而且允許他們做任何事情的時候,有人用玫瑰花刺進她的身體,拿著上了膛的子彈對著她的頭,很多惡劣的事情出現,瑪麗娜也當場落淚。

      人性是不可以考驗的,不要隨便去考驗人性。

      當你帶上“面具”,會不會對他人暴力攻擊

      宗薩仁波切最新電影《嘿瑪嘿瑪》中,男主人公也是借由面具的掩飾,強奸一名女孩并且殺了她的老公。強奸是搞錯人了,可是殺人真的是惡意地想隱藏自己的罪行。

      全部的重點在于“面具”,當你真實的身份被掩飾住了的時候,你面對誘惑或是挑戰,會釋出的是善意還是惡意?你會做什么事情?

      電影《嘿瑪嘿瑪》中戴面具的人

      男主人公一輩子活在悔恨中,最后還找到了那對夫妻的女兒,跟她懺悔,女兒還覺得莫名其妙。對男主人公來說,這是他一生要背負的罪孽,可能比判他死刑還要難過。

      現在由于網絡的發達,很多人在網絡上就像帶了面具的人一樣,為所欲為地進行語言暴力攻擊。

      語言暴力一直是自古以來困擾很多人的問題,民國時期的大明星阮玲玉自殺的時候就留下了:“人言可畏”這四個字,現代也有很多名人遭受語言暴力攻擊而抑郁甚或自殺。現在網絡流行了,語言暴力更是無遠弗屆地可以隨時跑到你的手機上,讓你受害。

      不要讓別人用道德、身份來綁架你

      馬東說:“被攻擊是表達者的宿命”,我覺得這句話非常實在。

      有些人抱怨在朋友圈曬些東西,也會招來很多惡言惡語,這我就不太理解了,我的微信朋友不到500人,一直嚴格控制,所以很少有惡意謾罵我的人。

      如果你在朋友圈會遭到這樣的攻擊,可以考慮把那些惡意攻擊你的人刪除,這種朋友要了做什么?如果真的是朋友,就針對他的語言暴力懟回去,要理直氣壯捍衛自己的邊界。

      對我而言,朋友圈比較像是我家,在里面的朋友是我邀請來的,我會有所選擇。如果你的行為不討人喜歡,我可以把你請出去。但是我的微博就不同了,常常發一條微博后,評論里會出現非常兩極的反應,有些人的惡意很明顯,有時我看了也會不高興,懟上兩句。他們就會拿我的身份(雞湯教母)來綁架我,說我不該說這種話什么的,我才不理會呢。

      我不讓別人用道德、身份來綁架我,做自己一向是我的核心精神,而真實的自己是讓你和其他人都最舒服的。

      至于那些不了解你,就隨意攻擊你的人,何必在乎他們呢?而且微博上面都是隱姓埋名的,在這種情況之下,人性最深處的“惡“,可以毫無禁忌的表達、彰顯,不要認為那是他們對你個人的評判和攻擊。

      一個人心里要有多少苦才會說出那些惡毒的、刻薄的、攻擊人的惡言惡語呢?想到他們的苦,再回頭看一下自己生命中的美好事物,就學習放下吧。

      當你無所求的時候,才有可能舒服地做自己

      我個人還是挺喜歡玩微博,我把這些攻擊我的人當成鏡子,因為朋友圈和周邊的朋友平常對你說話是不會惡聲惡氣的,微博上面的惡性攻擊,讓我訓練自己的包容度,并且看到自己內在被激起的情緒,也是一種自省和警惕。

      有的時候雖然他們是隨口謾罵的,但是說的東西還真能讓我找到自己傲慢、忽略和無知的地方。這些人等于免費來幫我修煉自己,何樂而不為?

      但有時碰上能量比較低落的時候,看到刻薄的言語,我會懟回去,也覺得沒有什么不妥。微博就像一個公共的場地、你開的商店,任何人都可以進來送你鮮花禮物,或是丟個炸彈、拉泡屎什么的。既然要開店,就不能挑客人。但是你也可以決定自己對待客人的態度,我不介意掉粉的。當你無所求的時候,你才有可能舒舒服服地做自己。

      面對他人惡意的攻擊,我們真的不能鉆牛角尖。

      除了知道那是他們心中本身的苦和惡之外,也要看見,很多名人在風風雨雨的流言誹謗之中,還是挺過來了,甚至從來就不在意輿論媒體的攻擊。像王菲,她就是一個極其自信、自我的人。隨你們怎么說,我就是過我自己的日子。只有身上原來就掛滿鉤子的人,才會勾回來那些令人不舒服的抨擊和惡意。

      如果你能夠滿意自己的生活,對自己溫柔而理解,那么就像不粘鍋一樣,天然有一個保護膜。不但不會遭到攻擊,而且就算攻擊上門,你也能四兩撥千斤地化解,不讓它侵犯到你。

      自我保護(實際上的和心理上的),是應對網絡攻擊最好的方式。這也是我們修煉、成長的一個重要功課!

      作者 | 張德芬

      喚醒、療愈、創造,在這里遇見未知的自己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