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熱依扎硬剛網絡暴力:罵過的人別洗了,你就是那片雪花

      2020-09-04  精讀君

      今天是精讀君陪伴你終身成長的第2215

      1

      女演員熱依扎,曾一度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從此前《長安十二時辰》的熱播,讓她獲得贊譽,再到一次次單槍匹馬地與輿論作戰,她不斷成為了輿論風暴的中心。
      11月2號,熱依扎向“造謠、辱罵”的人公開宣戰,宣布開始轉發惡評,一場大風暴隨之即來。

      隨后,她前前后后轉發了上百條她認為傷害到自己的言論。
      那些惡評,不乏嘲諷她的抑郁癥、咒罵她“怎么還沒死”之類的,相當惡毒的話語。

      這些人,為了故意惡心她,每條罵她的微博里必帶她的大名。

      事情發酵后,甚至還驚動了微博CEO,他勸熱依扎善用屏蔽功能,沒必要如此,但也被熱依扎懟了。

      在這場以一敵眾的戰斗中,大家發現了這樣一群人:
      一個“普通網友”,前腳罵熱依扎裝抑郁癥、嘲諷她“有本事學學雪莉”,但被熱依扎掛了、被其他網友罵了之后,開始為身為網絡暴力受害者的自己申冤。
      一個“普通網友”,在微博里咒罵“你快去死吧,和你父母一起”,后面被熱依扎掛了,就編輯了微博說:“對不起姐姐,我是喜歡你的”。
      后來連續在自己的微博說,自己是學生不懂事,希望大家別罵了。

      還有一群“普通網友”,自己的惡評被轉發后,就立即刪除了微博。

      熱依扎的轉發,讓這些前后判若兩人的丑陋面孔,無所遁形。
      用一句通俗易懂的話說:就是一群又壞又慫的跳梁小丑。
      熱依扎的這場正面硬剛,也讓我們直觀地感受到:
      原來那些平時看起來純良無害的人,躲在屏幕背后,可以變得那么窮兇極惡

      2

      社交網絡,大概就是一面照妖鏡。
      那些能夠輕易說出無比惡毒的話的人,只有被公開處刑,為惡意付出代價的時候,他們才會想要道歉,祈求原諒
      當然,即使說得再迫切、誠懇,也不一定是出于真心。
      雪莉生前在節目里說到,自己也曾起訴過一名惡評者。
      惡評者找來,說自己是一名平凡大學生,擔心這一紙訴狀會影響自己未來的前途,祈求她的原諒。
      雪莉見狀于心不忍,就撤銷了起訴。

      雪莉在節目里說:“就覺得讓他成為前科犯有點對不起他,所以我給了他善處,但是......”
      “但是”之后,就是黑暗的人性。
      她的寬容,并不能帶來什么好處,對方依然到處造謠,還對自己耍小聰明逃脫法律制裁沾沾自喜,絲毫沒提到雪莉的大度.....
      咒罵熱依扎的人里,也有人在祈求寬恕,但是熱依扎選擇不原諒。

      如果不需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他們就永遠都不會覺得自己有問題。
      覺得自己只是一時口快,宣泄了一下而已。針不扎到自己身上,就不知道疼。
      并且還有人自詡理中客:
      “我對你沒有惡意,但是我覺得你這么做實在不妥。你是個公眾人物,就應該有接受批評的心理準備。”
      這在我看來,不過是在惡意外面加了層糖衣包裝,其本質,依然是惡意
      正如有博主說的:

      就像每次在發表言論之前,先說明“我是路人”一樣,這四個字本身,就在很大程度上預示著即將要到來的惡意。
      閉嘴,才更有道理

      3

      也許有人會說,難道我就不能在社交網絡表達看法了嗎?
      關于這個問題,我們先來回顧下,在《長安十二時辰》火后,熱依扎首先被熱議的話題。
      那時候,她的身穿黃色吊帶上衣的機場照刷了屏。
      有人覺得她自己怎么穿,就怎么穿,有人覺得她未免穿得太博眼球。
      有媒體曾對熱依扎做過訪談,她被問道,關于網上熱議的穿衣自由的問題,她是怎么看的。
      她則表示,自己不會站在贊同的一方,也不會站在反對的一方。因為,這本身就不應該成為話題。

      所以,問題的關鍵不是我們有沒有權利表達看法,而是我們應該在哪里表達自己的看法。
      具惠善安宰賢的離婚風波,網友吃了一瓜又一瓜,在兩人到底誰對誰錯的問題上搖擺不定、見風使舵,今天罵男方,明天罵女方。
      無論是熱依扎的穿衣,還是具安之間的婚姻,它們都不應該成為:“我們需要發表看法”的問題。
      還是那句話,與其對他人生活如此關心,不如多關心關心自己。

      4

      奶茶妹妹章澤天,在社交軟件里曬出自己的游玩照。就有人在底下留下許多這樣的評論:
      “每天都在到處打卡旅游閑逛,你還有時間讀書嗎?”
      “你讀書嗎,每天。”
      章澤天終于回懟了一次:“我沒發照片的日子都在讀書,沒記錯的話,今天是周末?”
      韓國一位女藝人在社交網絡上曬出自己的食物,有人評論:“大概沒啥能力,每天只能曬吃的。
      她回復到:“能把食物拍得漂亮,也是一種能力。
      有些人尖酸刻薄卻不自知,被回擊后甚至覺得自己很無辜。
      自從雪莉事件后,“雪崩了,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這句話就開始變味了。
      一次次的悲劇似乎沒讓人吸取多少教訓,反而形成了一種逆反心理:
      “我就是給你一個中肯建議,這也不行嗎?”
      “別問,問就是雪花。”
      “雪花警告”成了一個代名詞,代表著這些要惡心別人,還要裝無辜的人的委屈。
      但是這樣又壞又蠢的人,不是雪花,又是什么?
      最后,想用精讀君的一句話與大家共勉: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同理心是人的天賦,遵循常識,同理心并不會差到哪。
      我們都可以成為善良的人。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