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解放閣出“閣”記

      2020-07-11  龍泉清溪

      每個濟南人的記憶里,都封存著一座過去的濟南城。“濟南記憶影像保護 工程”系列報道、借助一張張城市影像,追湖城市過去,重溫城市變遷,喚醒我們的城市記憶。在懷舊的情感共鳴中,珍惜城市的當下,展望城市的未來。這不僅僅是一場老濟南人的集體懷舊,也是在向更多的人訴說這座城市的歷史濟南的昨天是什么模樣,有什么東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又是怎樣的傳承,從一代人又一代人那里延綿至今,而這一切, 正是這座城市的精神內核。

      作為濟南具有深厚歷史文化意義的地標性建筑,解放閣記錄了濟南歷史上一段崢嶸而又豪壯的歷史歲月。1948924日,解放軍在這里打開了攻城突破口。1965年,一段臺基在這里建成,后來,為了紀念這段光輝歲月,1985年加蓋了上層閣樓。濟南日報原攝影記者胡明拍攝的這張照片,記錄了當年解放閣續建上層閣樓的情形。品味這張解放閣正在出“閣”的老照片,那段歷史撲面而來。

      紅旗插上了濟南城頭

      原濟南日報攝影記者胡明今年89歲,可謂見證了國家和城市發展變遷的一代人。1964年,胡明到報社任攝影記者,幾十年的從業生涯中拍攝了多幅記錄城市歷史時刻的照片。看到這張于35年前拍攝的解放閣正在加蓋,上層閣樓的照片,耄耋老人撫今追昔。

      這要從70多年前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說起。據《濟南通史.現代卷》載,1948年下半年,解放戰爭進入第三年,形勢發生了根本變化。中共中央軍委統觀戰略全局,精辟地分析了國民黨軍隊和人民解放軍力量的對比變化,指出決戰的時機已經到來, 要求華東野戰軍在第三年內殲天國民黨軍隊40個旅,并在19488.9月間攻克濟南。1948916,解放濟南的戰役打響,攻城東西線兵團同時向國民黨守軍外陣地發起了全線攻擊。承擔助攻任務的攻城東兵團變“助攻”為“主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清掃外圍,一舉攻占了王耀武自夸至少能堅守半個月的城東重要軍事屏障茂嶺山池山陣地,并乘勝占領了城北黃河沿岸一帶。

      923日夜 ,華東野戰軍攻城兵團發起對內城的總攻戰士們冒著槍林彈雨廝殺,用自己的生命鋪平通向勝利的道路。24日清晨,兵團由城東南角登上城墻,把

      “打進濟南府,活捉王耀武”的紅旗插上了城頭。兵團登上的這處城東南角的城墻,也就是現在的解放閣的地方。黃昏時分,攻城部隊占領了敵軍的最后指揮所一一國民黨山東省政府大院,王耀武出逃,國民黨第二綏靖區參謀長羅幸理率眾投降,濟南戰役勝利結束。

      “解放軍就是從解放閣這個地方攻入濟南城的,這里是濟南戰役的突破口。”胡明說起了建設解放閣的緣由。當年這里是一段老舊的濟南內城墻,最早修建于明朝洪武年間,后來又加固和重修過。明朝“靖難之役”中,鐵鉉正是憑借著高大堅固的城墻守城,致朱棣攻城3個月而不克。解放戰爭中,靠著解放軍的浴血奮戰和將士們的血肉之軀,才最終奪取了濟南戰役的勝利。《濟南通史.現代卷》中資料顯示,2007年調查核實的資料,濟南戰役犧牲烈士為5217,還有部分無名烈士未查找到。1965年,為了紀念濟南戰役,告慰犧牲的先烈,濟南市人民政府在當年攻城作戰的突破口處,也就是原城墻東南角動工興建解放閣。“當時的解放閣還沒有‘閣’,只是一處坐東面西的臺基。臺基高10米,面闊2150平方米。”胡明說,“解放閣”3個大字,是濟南戰役期間時任華東野戰軍司令員的陳毅親筆題寫的。

      解放閣上有了“閣”胡明到濟南日報工作之后不久,解放閣下面的臺基已經建成,作為處濟南戰役紀念地供人們追思、憑吊。當時,年輕的胡明和同事騎著摩托車穿行在濟南的大街小巷,用膠卷相機拍攝著城市的山水、草木和生活著的人們1978年改革開放之后,古老的濟南城也迎來了個快速發展的新時期。

      1985年,濟南市人民政府組織力量開始在臺基上續建閣樓,“雖然叫解放閣,可實際上沒有‘閣”,所以繼續修建閣樓。”胡明說,那是一個生機勃發的時代,城市里的人和物都充滿著朝氣和活力。作為一名新聞記者,他穿梭在城市中用影像記錄著城市發展,自然更加關注解放閣續建閣樓的事件。“經常騎著車子經過解放閣,但也不是每次經過都拍照。”回憶起正在修建中的解放閣,胡明說,因為使用的是膠卷相機,所以倍加珍惜,每次對一個新聞場景不敢拍攝很多張,哪次經過解放閣時看到工程有了明顯進展,就會找好角度拍上一兩張。在這張照片中,解放閣上面閣樓的基本構架已出,閣樓一側的塔吊還在忙碌的工作中。胡明便在閣樓西側的綠植旁邊找了個角度,記錄下續建中的解放閣。

      “要說具體是哪一天拍攝的,還真想不起來了。”胡明說,大概是那時期拍了不少解放閣的照片,并且已經時隔多年記憶模糊。不過從照片中的信息來看,應該拍攝于1985年末或者1986年初,顯然續建閣樓的工程已經有了很大進展。

      胡明說,解放閣上加蓋閣樓是件大事,很多市民也非常關注。因為在濟南人心目中,解放閣是濟南戰役的標志性建筑,也記錄著那段不能忘記的歷史。在這項工程的進行過程中,很多經過的市民都會“圍觀”,熱切期待著閣樓的建成。1986924日,解放閣續建閣樓的整體工程竣工,彼時,距離那段戰火硝煙的歷

      史,整整過去了38年。

      這次續建完成的解放閣,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樣子。莊重的閣樓與寬闊的臺基渾然天成,讓整個建筑顯得既莊重又壯觀。在正面閣標下方,開有左右兩道臺階,人們可以拾級而上。續建閣樓的同時,還在臺基東壁鐫刻上了在濟南戰役中壯烈犧牲的烈士英名,臺基西壁鐫刻的是書法家武中奇書寫的《解放閣修建碑記》。閣樓下層是“濟南戰役紀念館”,展示了當年濟南戰役的相關資料;上層則是觀景平臺,站在這里,近可看護城河的垂柳泉水,遠可眺如黛的千佛山。胡明說,工程結束后還舉辦了隆重的落成典禮,一些群眾和學生參加了熱鬧的慶祝活動。

      撫今追昔的文文化地標

      黃琉璃,.紅瓦覆頂,攢尖寶頂,翹角重檐。建成后的解放閣矗立在護城河旁,既有中國古典建筑的古樸大氣,也有現代壯觀莊嚴。解放閣成為濟南一處新的景致,與清澈碧綠的護城河和不遠處猶如虎嘯般噴涌的黑虎泉一起,成為濟南老風景的一部分。每次路過護城河附近看到解放閣,胡明都有再次按下快門的沖動。

      另一幅解放閣的老照片拍攝于1986年秋。胡明說,照片中的解放閣建設完成,嚴地矗立在護城河畔,這是照片中的遠景。近景則是依然郁郁蔥蔥的植物和一

      群玩耍的孩童有的孩童正在戲水,還有幾個聚集在一起論著什么。“這天應該是哪所學校組織學生們集體出游讓孩子們在護城河畔“秋游’吧。”胡明說。遠處的解放閣近處的泉水以及少年,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與歷史的震撼人心交織在一起,在這個秋日中,洋溢著生機和美好,站在琵琶橋附近的他忍不住又按下了快門。

      在之后多年的新聞攝影生涯中,胡明拍攝過各個角度的解放閣,這座閣樓充滿特殊的感情。

      幾十年來,解放閣被胡明這樣的拍攝者頻繁記錄在歷史的影像長河中,也成為代代濟南人撫今追昔、緬懷先烈的文化地標每年的924日,都會有很多群眾、青年以及社會各界人士來到解放閣重溫歷史,憑吊先烈。這其中還有一個特殊的群體抗戰老兵。

      已經于2019年 去世的老戰斗英雄袁永福曾參加過濟南戰役,在這次戰役中,他擊斃了敵軍情報處長及其參謀,繳獲重要軍事情報,為解放濟南贏得了時間,成為八縱駐守立功第一人。身體健康時,老人曾經穿上綴滿勛章的軍裝來到解放閣憑吊和他并肩戰斗過的戰友,他說:“不能忘記老戰友,沒有他們就沒有我們的今天!”槍炮、旗幟、圖片、報....這些言物讓人們重溫濟南戰役,仿佛耳邊又響起了炮火爭鳴的聲音和戰士們浴血奮戰的場景。真正的歷史見證者走上解放閣,歲月的崢嶸和厚重撲面而來,這是對當下的我們最好的歷史教育。退休后的胡明,有時候也會 去解放閣附近走一走從臺基、加蓋閣樓到如今,胡明可謂幾十年來解放閣演變進程的見證者比起拍照,他也喜歡給年輕人講一講解放閣的這段歷史,這段濟南人必須要知曉的歷史。城市發展日新月異,但任何時刻,人們都不能忘記這段史的煙波浩渺。

      而當年解放軍解放濟南的攻城入口解放閣,早已成為濟南城不可或缺的文化建筑,它和我們的城市一同發展、成長,見證著一個個重要的歷史時刻。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