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禪意可得,禪心難定,“詩佛”王維的人生逆旅

      2019-12-28  浩然文史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誰又能免于歷史的打擾嗎?一場安史之亂,永遠改變了王維的心境。他是詩佛,但喪父喪妻之悲,一生無子之憾,晚年失節之愧,凡人的種種情感欲望,他都在體驗著,感受著。

      一、身世不凡,出道較早

      王維的“血統”特別高貴,他出身五大望族之一的太原王氏,母親出身于鼎鼎有名的博陵崔氏。他出生在一個書香門第,祖父是朝廷的樂官,打小教他音樂,父親教他詩文,母親是個佛教徒,懂佛經,教他畫畫,省去了大筆報輔導班的錢。

      《長江積雪圖》

      721年(開元九年),得意于如此高端優良的家庭教育,王維考中進士,這時他還只是個22歲的小青年。放在盛唐,“五十少進士”,50歲能中進士就很不容易了,王維的才華可見一斑。王維早早就出道了。

      雖然出道較早,但是他的仕途也不是很順利,先后做了幾個小官,也經歷過被貶職,中途一度隱居過,就在藍田(今西安東南)輞川,在那里度過了一段優游的時光。

      反正,如果大唐王朝不出什么意外,王維也會和多如牛毛的士大夫一樣,生命按照正常的軌道運行。但偏偏,意外就發生了。安祿山、史思明在他的人生里橫插了一腳!

      輞川圖》(局部),傳為王維創作

      二、曾被俘虜,晚節有虧

      755年,爆發了安史之亂,天下亂了。此時,王維是朝廷的給事中。但是,他對唐王朝的最高統治者來說,是那種可有可無的官。于是乎,唐玄宗倉皇出逃也沒有帶上他。還沒等王維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叛軍俘虜了。這時候的王維已經56歲了。

      大詩人杜甫也被俘虜過,那是他前去投奔肅宗的途中,被叛軍俘虜。但是杜甫又從叛軍手里逃了出來。

      沒想到,安祿山竟然對王維很中意,還把他帶到洛陽,安置在普施寺里,并“迫以偽署”,強迫他當了官。用王維自己的話說,就是“陷身兇虜,尚沐官榮”。也不知道,這是福還是禍?

      中國古代的士大夫,很重名節,有些人為了名節,可以舍生而取義。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士大夫,都是硬骨頭。王維,就是其中一個精神軟弱的知識分子。

      王維真人相

      假想一下,如果大唐就此覆滅了,那王維完全可以高枕無憂地當叛軍的官,拿叛軍的俸祿。再假想一下,如果大唐打回來了,自己可怎么辦?會不會被唐王朝清算?會不會被同僚群嘲?一生是不是就要留下污點了?這一連串拷問,逼得王維快要窒息了。

      王維的擔心全都應驗了。758年,洛陽收復,大唐王朝真的要打回來了。一時之間,氣氛特別緊張。大批被俘虜的官員,都被清算。前宰相陳希烈就被處死了!王維未能幸免,也在清算之列。

      但是,他很幸運!因為他的親弟弟王縉是平叛的功臣,他用自己的爵位保住了哥哥。王維還拿出自己在被俘期間寫的一首詩,向唐王朝表明自己,“身在曹營心在漢”——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葉落空宮里,凝碧池頭奏管弦。

      朝廷覺得王維的確也沒做什么惡劣的事,就網開一面,放了他一馬。

      三、寄意于佛,以解自責

      盡管有驚無險,但從王維后來的回憶中,仍能感到他對這一變節事件,是深深自責和懺悔的。他說:“臣聞食君之祿,死君之難。當逆胡干紀,上皇出宮,臣進不得從行,退不能自殺,情雖可察,罪不容誅。”

      他在《為薛使君謝婺州刺史表》中云:“自恨駑怯,脫身雖則無計,自刃有何不可。而折節兇頑,偷生廁混。縱齒盤水之劍,未消臣惡;空題墓門之石,豈解臣悲。”

      從他的自述中可知,當身陷賊營時,他不是沒有想過像先秦兩漢的前輩們那樣,轟轟烈烈地為氣節而死!但是,與殉節所換來的一世英名相比,他更傾向于選擇偷生。

      而變節偷生后,他內心又充滿了羞恥感和焦慮感。

      畫作來源于沈汝維

      就在激烈的思想斗爭中,他找到了宣泄苦悶、消解塵慮的閘口。這個閘口,便是禪境。如同他在《嘆白發》中自言自語的那樣:“一生幾許傷心事,不向佛法何處銷?”他對佛法并不陌生,以為他的母親就是佛教徒。詩與佛、文與空,成為王維恣情流瀉虧節折磨的浩瀚海洋。然而,在水平如鏡的禪意里,他是否真的釋懷了愧疚,做到了平靜?

      四、王維的家庭生活

      708年(景龍二年),王維9歲,他的父親王處廉因病去世。

      731(開元十九年),王維31歲,他結婚十年的發妻崔氏去世。

      早年喪父,中年喪妻,晚年喪子,三大人生悲劇,王維體驗了其中之二悲。從王維現存的詩中看,他與內弟(舅子,妻子崔氏的弟弟或從弟)之間的詩書往來比較非常頻繁,而且感情很親密。由此推斷出,他跟崔氏的感情應該很好。

      妻子去世那年,王維唯一的女兒才9歲左右。一個年輕的父親,帶著一個年幼的女兒,生活過得想必也不太容易。

      幾年之后,也就是736年(開元二十四年),女兒十三四歲,已經到了大唐婚姻法規定的結婚年紀,王維很不舍地把女兒嫁出去了。崔氏只給王維生下一個女兒。王維也有點重男輕女的思想,除了一個早就出嫁的女兒,膝下無子,這也成了他的一大遺憾。

      崔氏去世以后,王維沒有再娶,孀居了30年。30年啊,王維對妻子的思念夜復一夜,比起蘇軾的“十年生死兩茫茫”,更加痛苦,更加深刻。而且,蘇軾后半生還有小妾王朝云朝夕在側。而王維,什么都沒有。

      但,奇怪的是,王維從來沒有在詩中表達過喪妻之痛,以及日日夜夜對妻子的思念。不只是他,唐代的文人,都很少公開表達對妻子的感情,當然,李白這種感情奔放的詩人除外。

      參考文獻:

      于賡哲:《平衡的失敗 唐玄宗的得與失》,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總社2017年版。

      王輝斌:《王維早期行事探究》,《山西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0年第4期。

      王輝斌:《王維若干事跡考辨》《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學報》2007年第2期。

      王輝斌:《王維婚姻問題四題》,《漳州師院學報》1996年第3期。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