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lhml"><ol id="elhml"><td id="elhml"></td></ol></code><code id="elhml"><ol id="elhml"></ol></code>

    1. 分享

      元曲賞析(上)

      2012-12-14  愛雅閣

      元曲賞析(上)

      1、喜春來.伯顏
      金魚玉帶羅襕扣,皂蓋朱幡列五侯,山河判斷在俺筆尖頭。得意秋,分破帝王憂。
       
      [作者簡介]伯顏(1237-1295),巴鄰氏,蒙古族人,生長于西亞的伊兒汗國。因入朝奏事,被元世祖留用,曾以中書左丞相任大元帥。現僅存小令一首。
      [寫作背景]據明葉子廳《草木子》卷四《談藪篇》載:“伯顏丞相與張九(張弘范排行第九)元帥,席上各作一[喜春來]詞。伯顏云……。張云:‘金裝寶劍藏龍口,玉帶紅絨掛虎頭。綠楊影里驟驊騮。得意秋,名滿鳳凰樓。’帥才相量,各言其志。”按《元史》伯顏、弘范兩傳,至十一年(1274),左丞相伯顏領行中書省總兵攻宋。十二年十一月,元兵分三路攻臨安(今浙江杭州),伯顏率中軍從建康(今江蘇南京)進發。十三年正月,三路元兵會是由于臨安,二月,南宋幼主出降。細玩伯顏曲意,伯顏、弘范席上作曲之事,當在至元十三年元兵會是由臨安之后。
      [注釋]
      金魚:形狀如鯉魚的金符,標志官階的一種佩飾。
      玉帶:用玉裝飾的官服腰帶。
      羅襕:綺羅袍,元朝以絲羅制的官服。
      皂蓋朱幡:黑色車蓋紅色旗幟,高官出行的儀仗。
      列五侯:位與五侯同列。“五侯”指公、侯、伯、子、男五等諸侯爵位。
      得意秋:稱心得意的歲月。
      分破:分減、減少。元人口語。
       
      [譯文]手持魚形玉符,腰扎白玉帶,羅袍扣得莊嚴齊整。黑色車蓋,紅色旗幟,位居五侯,身負重任。指點萬里山河在我筆尖頭,正是建功立業得意之秋,要為帝王分憂。(注:‘喜春來’為曲牌名,又名‘陽春曲’。)
       
       
      2、喜春來.張弘范
       
      金裝寶劍藏龍口,玉帶紅絨掛虎頭。綠楊影里驟驊騮。得意秋,名滿鳳凰樓。
       
      [作者簡介]張弘范(1238-1280),元大將,字仲疇,涿州定興(今屬河北)人。曾從伯顏攻宋,任前鋒渡江,長驅建康(今南京)城。后又任蒙古漢軍都元帥,南取閩廣,俘文天祥,南宋亡。不久病亡。他善槊,能詩,《金元散曲》錄存其小令四首。
       
      [寫作背景]見伯顏作《喜春來》。
       
      [注釋]
      金妝寶劍:用黃金作裝飾的寶劍。
      龍口:有龍形紋絲的劍鞘。
      虎頭:指虎頭金牌。元帝頒發給大臣用以便宜行事的金牌。
      驊騮:指駿馬。
      鳳凰樓:宮內的樓閣。這里指宮禁、朝廷。
       
      [譯文]用黃金作裝飾的寶劍,鋒利的刀刃藏在劍鞘。束玉帶,附紅絨,虎頭金牌纏在腰際。綠楊的樹影里,駿馬如飛銀光耀。秋高氣爽志氣豪邁,建功立業,名垂朝廷。
       
       
       
      3、驟雨打新荷.元好問
       
      綠葉陰濃,遍池塘閣,遍趁涼多。海榴初綻,妖艷噴香羅。老燕攜雛弄語,有高柳鳴蟬相和。驟雨過,珍珠亂糝,打遍新荷。
       
      人生有幾,念良辰美景,一夢初過。窮通前定,何用苦張羅。命友邀賓玩賞,對芳尊淺酌低歌。且酩酊,任他兩輪日月,來往如梭。
       
      [作者簡介]元好問(1190-1257),字裕之,號遺山,太原秀容(今山西忻縣)人。金宣宗興定五年(1221年)進士,官至知制誥。金亡不仕,潛心著述,是金元之際成就最高的詩人。著有《遺山文集》,編有《中州集》等。散曲現存小令九首。
       
      [寫作背景]元陶宗儀《輟耕錄》卷九云:“[小圣樂]乃小石調曲,元遺山先生好問所制,而名姬多歌之,俗以為‘驟打新荷’是也”。此曲調名本為“小圣樂”,或入雙調、或入小石調。因為元好問之作“驟雨過,瓊珠亂撒,打遍新荷”幾句膾炙人口,故人們又稱此曲為“驟雨打新荷”。本篇作于元初,正是作者失意之時,所以曲子在下半首就抒寫了作者深深的苦悶。
       
      [注解]
      海榴:即石榴。
      糝:撒落。
      幾:幾許,此處指多長時間。
      窮通前定:意為失意得意命運的好壞由前生而定。
      命友:邀請朋友。
      芳尊:美酒。尊,即樽,酒杯。
       
      [譯文]
        綠葉繁茂一片濃陰,池塘中布滿水閣,這里最涼快。石榴花剛開,妖嬈艷麗散發撲鼻的香氣。老燕攜帶著小燕,嘰嘰地說著話,高高的柳枝上有蟬鳴相和。驟雨剎時飛來,像珍珠一般亂灑,打遍池塘里一片片新荷。
          人生能有多長時間,想想那良辰美景,好像剛剛做了一場夢一樣。命運的好壞是由前生而定的,何必要自己苦苦操勞呢。邀請賓客朋友玩賞,喝酒唱歌,暫且喝個酩酊大醉,任憑它日月輪轉,來往像穿梭。
       
       
      4、喜春來.春宴  元好問
       
      梅殘玉靨香猶在,柳破金梢眼未開。東風和氣滿樓臺,桃杏拆,宜唱喜春來。
       
      [注解]
      玉靨:似玉的臉頰,此處指梅花瓣。靨,面頰上的酒窩。
      柳破金梢眼未開:破,指嫩芽剛出。金梢,嫩黃色的樹梢。眼未開,指柳葉尚未長出,如睡眼沒有睜開一樣。
      桃杏拆:拆,拆裂。指桃杏的花苞剛剛裂開。拆,原作折,誤。
       
      [譯文]梅花雖殘了,它那潔白的花瓣上香氣。柳樹抽芽了,梢頭一片嫩黃色,柳葉兒還沒長出來。春風和煦,吹滿樓臺。桃杏的花苞兒剛剛裂開。這種情景正該高唱《喜春來》。
       
       
      5、小桃紅.王惲
       
      采菱人語隔秋煙,波靜如橫練。入手風光莫流傳。共留連,畫船一笑春風面。江山信美,終非吾土,何日是歸年?
       
      [作者簡介]王惲(1227-1304),字仲謀,號秋澗,衛州輝汲(今河南汲縣)人。大德年間,累官至翰林學士、知制誥。工詩善文,詞曲以小令見長。著有《秋澗先生大全集》。現存小令四十一首。
       
      [寫作背景]“小桃紅”又名“平湖樂”,是一首感情濃郁的鄉思曲,這是作者客居他鄉秋日江游時寫就的。
       
      [注解]
      橫練:橫鋪著的白絹。用以形容湖水的平靜澄清。
      入手風光:映入眼簾的風景。入手,到手。
      [譯文]隔著秋日的煙霧傳來采菱姑娘的喧鬧聲,秋江澄靜有如橫鋪的白絹。眼前的風景不要流逝呀。且讓我們一起盡情觀賞留連,畫船上美人笑意盈面。江山的確美好,可是它終歸不是我的故鄉,而哪一天又是我回去的日子呢?

       

                                  圖片

       


       
       
      6、人月圓.倪瓚
       
      傷心莫問前朝事,重上越王臺。鷓鴣啼處,東風草綠,殘照花開。
      悵然孤嘯,青山故國,喬木蒼苔。當時明月,依依素影,何處飛來?
       
      [作者簡介]倪瓚(1301-1374),字元稹,自號云林子、風月主人等,無錫(今屬江蘇)人。元至正初,棄家浪游五湖。著有《清閟閣全集》。散曲現存小令十二首。
       
      [寫作背景]作者生活在元末明初,作為元代遺民,他始終不能忘記元兵南下、宋朝滅亡那段悲慘的歷史。因此,他一生都沒有在元政權下做官,隱逸山林,在他晚年時常追憶舊事,緬懷故國,抒寫愁思。此曲即是作者重登紹興越王臺時所作,包括江浙廣大地區在內的“越地”,既有越王勾踐報仇雪趾的歷史傳統,又是南宋政治經濟的中心,人到這里尤其容易激發起亡國的慘痛和恢復河山的愿望,今天作者重游前朝重地,登上當年勾踐點兵復仇的越王臺,感情不能抑制。
       
      [注解]
      前朝:此指宋朝。
      越王臺:春秋時期越王勾踐所建,為駐兵處。
      素曩:皎潔銀白的月光。
       
      [譯文]不要再問前朝那些傷心的往事了,我重新登上越王臺。鷓鴣鳥哀婉地啼叫,東風吹指初綠的衰草,殘陽中山花開放。
      我惆悵地獨自仰天長嘯,青崇山峻嶺依舊,故國已不在,滿目盡是喬木布滿蒼苔,一片悲涼。頭上的明月,柔和皎潔,仍是照耀過前朝的那輪,可是它又是從哪里飛來的呢?
       
       
       
      7、折桂令.擬張鳴善  倪瓚
       
      草茫茫秦漢陵闕。世代興亡,卻便似月影圓缺。山人家堆案圖書,當窗松桂,滿地薇蕨。侯門深何須刺謁,白云自可怡悅。到如今世事難說。天地間不見一個英雄,不見一個豪杰。
       
      [寫作背景]本篇是作者一首述志寄懷之作。作者生活在元末。這時社會動亂,危機四起。元朝日趨崩潰,農民起義到處涌起。作者家居無錫,這時張士城正在這里擁兵稱王,社會極不安定。倪瓚是一位高士,一生抱清貞絕俗的態度,工書好學,篤于自信,以書畫名噪一時。但他也不能與世隔絕,更不能對社會的動蕩無動于衷。這首小曲,抒發了他對歷史和現狀的感慨,直接表現了他的生活態度,生動地反映了這位杰出的山水畫家的思想品格,很值得重視。
       
      [注解]
      陵闕:指帝王的墳墓。
      山人家:山居的人,作者自稱。
      堆案圖書:形容藏書豐富。案,桌子。
      薇蕨:皆草本植物。伯夷叔齊不食周粟,隱居首陽山,采薇而食。后世以“薇蕨”為隱者之糧。
      侯門:泛指官宦顯貴人家。
      刺謁:求見,拜訪。刺,類似后來的名片。
       
      [譯文]秦漢的帝王墳墓已經埋在茫茫草野之下。那以后歷代江山易主,就像天邊的月亮時圓時缺那樣迅速變幻,司空見慣。我家里堆的是書畫,窗前栽的是松桂,滿地長的是薇蕨。侯門深似海,何必去拜訪呢,白云自有自己的快樂。到如今世事依然不堪。看茫茫天地之間,竟見不到一個英雄,一個豪杰。
       
       
      8、憑欄人.贈吳國良  倪瓚
       
      客有吳吹洞簫,明月沉江人霧曉。湘靈不可招,水云中環珮搖。
       
      [寫作背景]這是一首贈友之作。吳國良,是倪瓚的朋友,宜興荊溪人。倪氏詩文集《清閟閣全集》卷九《題荊溪清遠圖》說:“荊溪吳國良,工制墨,善吹蕭,好與賢士大夫游。張貞居(按:即張天雨)每館寓其家。艤舟籬旁,興盡便返。故國良得貞居翰墨為多。今年夏,予以事至郡中,泊舟文忠(按:即蘇軾)祠后,國良便從溪上具小舟相就語,為援簫作三五弄,慰予寂寞。并以新制桐花煙墨為贈。予嘉其思致近古,遂寫荊溪圖以遺之。”這篇題跋,把作者與吳國良交往的情形寫得很具體、動人,從中可以看到吳國良的技藝與志趣。因為有這樣的交往,所以倪瓚的詩集中,留有兩首贈吳國良的詩,其中一首題作,贊其佳墨;散曲作品中又留下了這首小曲,贊其簫聲。
       
      [注解]
      湘靈:傳說中舜的妃子,死后成為湘水女神,號湘夫人。屈原《九歌.湘君》寫湘君期待夫人不至,吹簫以寄托哀思。
      環珮:古代女子身上的玉飾。
       
      [譯文]客人中有個叫吳國良的,他擅長吹簫,簫聲猶如碧波明月的清沏凄冷,又如春日曉霧的朦朧裊繞。美妙的簫聲雖然未能招來湘水的女神,但聽者在水云交織的迷濛中仿佛聽到悅耳的玉飾搖動、碰擊的聲音。
       
       
      9、天凈沙.七月  孟昉
       
      星依云渚濺濺,露零玉液涓涓,寶砌哀蘭剪剪。碧天如練,光搖北斗闌干。
       
      [作者簡介]孟昉(生卒年不詳),本西域人,寓居大都(今北京)。元順帝至正十二年為翰林待制,官至江南行臺監察御史。入明后不知所終。《金元散曲》錄存其小令十三首。
       
      [寫作背景]這首小令作于初秋月夜,景色怡人之時,從而襯托作者閑遷淡泊的情懷。
       
      [注解]
      云渚:銀河。
      濺濺:指急速奔流的流水聲。
      零:落下。
      寶砌:同玉砌,指玉石砌成的臺階。
      剪剪:整齊的樣子。
      闌干:縱橫交錯的樣子。
       
      [譯文]空中的流星沿著銀河閃動,有如浪花飛濺,露珠零落就像玉液涓涓,夜天里蘭草雖已衰謝但還齊整如剪。碧藍天空如綢練,波光搖動北斗星正橫斜西天。
       
       
      10、水仙子.譏時  張鳴善
       
      鋪眉苫眼早三公,裸袖揎拳享萬鐘,胡言亂語成時用。大綱來都是烘。說英雄是英雄?五眼雞岐山鳴鳳,兩頭蛇南陽臥龍,三腳貓渭水飛熊!
       
      [作者簡介]張鳴善(生卒年不詳),名擇,號頑老子,平陽(今山西臨汾)人。后遷居湖南,流寓揚州。曾官宣慰司令史、江浙提學。元滅后稱病辭官,隱居吳江。散曲存套數二套,小令十三首。
       
      [寫作背景]此曲題為“譏時”,即對腐朽、寄生而虛偽的元代上層社會作了無情的揭露,備極冷嘲熱罵之致。
       
      [注解]
      鋪眉苫眼:意為裝模做樣,裝腔作勢,目中無人。
      三公:封建朝代最高的官吏,歷代所指稱不一,周代以太師、太傅、太保為三公。
      裸袖揎拳:捋起袖子露出胳膊握緊拳頭,指惡狠好斗之徒。
      萬鐘:指極高極優厚的俸祿。鐘為古代計量單位,六斛四斗為一鐘。
      成時用:吃得開。
      大綱來:總而言之,元人口語。
      烘:同“哄”,欺騙。
      五眼雞:也作忤眼雞,指好斗的公雞。
      岐山鳴鳳:傳說周文王興周時有鳳凰鳴于岐山(在今陜西省岐山縣東北)。
      南陽臥龍:指諸葛亮。
      三腳貓:缺一腳的貓。喻指徒有其表實不中用的人。
      渭水飛熊:指呂尚,即姜子牙、姜太公。傳說周文王夢見飛熊,而后在渭水濱遇見姜太公。
       
      [譯文]:裝模作樣的人居然早早當上了王朝公卿,惡 狠好斗、蠻橫無禮的人竟享受著萬鐘的俸祿,胡說八道、欺世盜名的人竟能在社會上層暢行無陰,總而言之都是胡鬧,說英雄可到底誰是英雄?五眼雞居然成了岐山的鳳凰,兩頭蛇竟被當成了南陽的諸葛亮,三腳貓也會被捧為姜子牙!

       

                                圖片

       


       
       
      12、普天樂.張鳴善
       
      雨兒飄,風兒揚。風吹回好夢,雨滴損柔腸。風蕭蕭梧葉中,寸點點芭蕉上。風雨相留添悲愴,雨和風卷起凄涼。風雨兒怎當,雨風兒定當,風雨兒難當。
       
      [譯文]雨在飄灑,風在吹揚。地場好夢風驚醒,細雨斷人腸。風過梧桐葉,寸點落芭蕉。風雨交加令人增添悲愴,雨和著風卷起陣陣凄涼。風雨讓人如何承受,但是它卻一定讓人承受,它實在難于讓人承受啊!
       
       
      13、詠雪.張鳴善
       
      漫天墜,撲地飛,白占許多田地。凍殺吳民都是你!難道是國家祥瑞?
       
      [注解]
      白占:強取豪奪。
      吳民:明蔣一葵《堯山堂外紀》原作“無民”。《全元散曲》校記:“疑‘無民’為‘吳民’之訛。如作‘吾民’亦通。”
      祥瑞:瑞雪兆豐年。
       
      [譯文]漫天飄墜,撲地飛舞,白白地占了許多的田地。把黎民百姓都凍壞了,說什么是國家祥瑞?
       
       
      14、折桂令.席上偶談蜀漢事因賦短桂體  虞集
       
      鸞輿三顧茅廬。漢祚難扶,日暮桑榆。深渡南瀘,長驅西蜀,力拒東吳。美乎周瑜妙術,悲夫關羽云殂。天數盈虛,造物乘除。問汝何如,早賦歸歟。
       
      [作者簡介]虞集(1272-1348),字伯生,號道園,世稱邵庵先生。四川仁壽人,八百居崇仁(今屬江西)。官至奎章閣待書學士,晚年以目疾辭官回鄉。以詩文著稱,有《道園學古錄》。現存散曲僅一首。
       
      [寫作背景]此曲由席上偶談三國蜀漢事引發。元末陶宗儀曾記載集作此曲的逸事。虞集一次在童童家宴集時,有歌兒順時秀唱一支[折桂令]:“博山銅細裊香風……”一句兩韻(如:銅、風),名為“短柱”。虞集愛它新廳,就以席上偶談及蜀漢史跡為主題,即席賦成這支“短柱體”曲子。
       
      [注解]
      鸞輿:皇帝的車駕,亦指代皇帝。此處指代劉備。
      祚:皇位。
      桑榆:指日暮時,因日暮時夕陽光照在桑樹和榆樹梢上。古人據此又用以比喻人的暮年垂老之時。
      瀘:瀘水,今金沙江。
      云殂:死亡,云為語氣助詞。
      天數:天命。
      盈虛:圓缺。
      造物:指主宰創造大自然萬物的神靈。
      乘除:增減。與“盈虛”意近,都是指此消彼長的變化。
      歸歟:即歸家吧。歟,語氣助詞。
       
      [譯文]劉備三顧廬請諸葛亮出山。可是蜀漢王朝難以扶持,已成了一蹶不振的殘局。諸葛亮五月渡瀘,南撫夷越,西和諸戎,北拒曹魏,力阻東吳。美妙呵周瑜的神奇兵術,悲嘆呀關羽早早死去。人世間一切世事全由天定,造物所致。問你要怎么辦?還是早點歸隱吧!
       
       
      15、四塊玉.別情  關漢卿
       
      自送別,心難舍,一點相思幾時絕?憑闌袖指楊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
       
      [作者簡介]關漢卿(1230?-1297后),號一齋、已齋叟。一生主要生活在大都,與楊顯之、王和卿、珠簾秀等有來往。后南下漫游,晚年主要生活在杭州、揚州,大德年間尚在世。多才多世藝,是位編劇、導演、表演全能的戲劇家,元雜劇的奠基人。散曲現存套數十三套,小令五十七首。
       
      [寫作背景]這首小令是在女子送別情人后,憑欄望遠相思企盼時的深情表露。
       
      [注解]
      楊花雪:像雪一般的楊花。
       
      [譯文]自從把你送走,習中總是難離難舍,一縷相思的情意在心中縈繞不絕。憑倚欄干眺望,衣袖輕指著銀雪般的柳絮,看橫斜的小溪空自東流,重重的山巒把小路遮沒,心上的人真的去也!

       

                                 圖片

       


       
       
      16、四塊玉.關漢卿
       
      舊酒沒,新醅潑,老瓦盆邊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閑吟和。他出一對雞,我出一個鵝,閑快活。
      南畝耕,東山臥,世態人情經歷多。閑將往事思量過。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什么!
       
      [負責任背景]關漢卿的[四塊玉]《閑適》是一組小令,共四首,這是其中的第二、四首。中國古代士人的處世態度,總而言之就是入世、出世兩種。但大凡有正義感的知識分子,不論入世也好,出世也好,總是要和現實產生矛盾,和世俗發生齒齟齬,因此他們要保持自己的人格,常常需要一反流俗,孤標獨立。關漢卿這組小令,可以說是這種意識的代表。他向往那種閑適清靜、無拘無束的散誕生活,而對那“官囚”、“利牢”的名利場、是非海,則感到厭倦、蔑視和憎恨。
       
      [注解]
      沒:盡。
      新醅:新酒。醅,沒有過濾的酒。
      潑:傾倒。
      老瓦盆:粗陋的盛酒器。
      和:吟詩唱和。
      南畝:指農田。
      東山臥:指隱居。用晉代謝安隱居東山典故。
       
      [譯文]老酒喝光了,新酒也心情地喝了,老瓦盆邊幾個良朋好友圍坐一團,喜笑顏開,意氣揚揚。和山野中的和尚、田叟一起飲酒賦詩,吟詠唱和。今天他拿來一對雞,我帶來一頭鵝,大家在這里自在消受一番,好不快活。
      在南邊地里耕種,在東邊山上仰臥。經歷的世態人情那么多,閑暇時把往事一點點再想一遍。聰明的是他,愚蠢的是我,有什么可爭的呢!
       
       
      17、白鶴子.關漢卿
       
      鳥啼花影里,人立粉墻頭。春意兩絲牽,秋水雙波溜。香焚金鴨鼎,閑傍小紅樓。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
       
      [注解]
      春意兩絲牽:春意即春情,指男女戀情。絲指情絲。兩下里情絲相連。
      金鴨鼎:銅制的鴨形焚香器具。鼎,三足兩耳的香爐。
       
      [譯文]鳥兒在花影里啼叫,少年站在墻頭觀看。姑娘和他情意相連,清澈的眼波溜溜的轉。金鴨鼎里焚上了香,姑娘悠閑地倚在小樓旁。月兒掛在柳樹枝頭,二人約會在黃昏之后。
       
       
      18、大德歌.關漢卿
       
      雪粉華,舞梨花,再不見煙村四五家。密灑堪圖畫,看疏林噪晚鴉。黃蘆掩映清江下,斜攬著釣魚艖。
       
      [注解]
      華:光彩、光輝。
      黃蘆:枯黃的故事。
      艖:小船。
       
      [譯文]大雪粉白光華,像飛舞的梨花,遮住了郊野三三兩兩的農家。雪花密密層層的漂灑堪描堪畫。看那稀疏的樹林上鳴叫著晚歸的寒鴉。一條釣魚的小船正斜攬在枯黃蘆葦掩映的清江下。
       
       
      19、大德歌.關漢卿
       
      風飄飄,雨瀟瀟,便做陳摶也睡不著。懊惱傷懷抱,撲簌簌淚點拋。秋蟬兒噪罷寒蛩兒叫,淅零零細雨打芭蕉。
       
      [寫作背景]這首小令描寫的少婦的煩惱,是因為“人未歸”而引發的。
       
      [注解]
      便做:就算,即使。
      陳傳:五代宋初著名道士,字圖南,自號扶搖子,宋太宗賜名“希夷先生”,曾修道于華山,常一睡百天不醒。
      撲簌簌:流淚的樣子。
      蛩:蟋蟀,又名促織。
      淅零零:形容雨聲。
       
      [譯文]寒風吹,冷雨落,就是陳摶那么能睡也睡不著了。說不完的煩惱和愁苦傷透了心懷,傷心的淚水撲簌簌地落下來。秋蟬煩噪完了蟋蟀又叫起來,漸漸瀝瀝的細雨打著芭蕉。
       
       
      20、碧玉簫.關漢卿
       
      盼斷歸期,劃損短金篦。一搦腰圍,寬褪素羅衣。知他是甚病疾?好教人沒理會。揀口兒食,陡恁的無滋味。醫,越恁的難調理。
       
      [寫作背景]此曲寫閨婦離愁,盼君歸的情景。
       
      [注解]
      一搦:一握。此處形容腰細。
      寬褪:指女子因身體消瘦,而使衣帶顯得寬松。
      沒理會:不明白。
      陡:突然。
      恁的:如此的,這樣的。
      越:格外,特別。
       
      [譯文]一天天地盼,也不見你回來,劃線的金篦梳也磨短了。腰已經瘦成一握,素羅衣變得寬松了。不知道他得了什么病?讓人想不明白。挑著東西吃,怎么突然那么沒滋味呀!這病呀,特別難治吧。

       

                                  圖片

      21、碧玉簫.關漢卿
      膝上琴橫,哀愁動離情;指下風生,瀟灑弄清聲。鎖窗前月色明,雕闌外夜氣清。指法,助起騷人興。聽,正漏斷人初靜。
       
      [寫作背景]這支小令是寫離別,表現抒情主人公的離情而作。
      [注解]
      風生:即生風,這里形容撫琴指法之快。
      鎖窗:即瑣窗,窗欞記得的是連鎖圖案的窗,與下句“雕闌”對。
      漏斷:即盡,指夜已深。漏,即漏壺,是古代滴水計時的一種儀器。
      [譯文]古琴橫放在膝上,悲哀的琴聲牽動起人的離情。指法迅疾如風,瀟灑地撥弄出淡雅之聲。鏤花的窗前明月當空,雕花的欄干外夜色凄清。手指輕動,引起詩人的雅興。你聽,漏聲已斷,正是夜深人靜。

      22、沉醉東風.關漢卿
      伴夜月銀箏鳳閑,暖東風鄉被常慳。信沉了魚,書絕了雁,盼雕鞍萬水千山。本利對相思若不還,則千與那索債愁眉淚眼。
      [寫作背景]此曲是在女主人公與心愛情人離別之后,那種煢獨凄怕的幽恨和刻骨相思的愁緒襲上心頭之時所成。
      [注解]
      銀箏鳳閑:謂無心彈箏,讓銀箏閑著。鳳,指樂曲,司馬相如曾鼓琴作“鳳兮”曲向卓文君傾吐愛情。
      慳:少,此指鄉被很少用。
      魚、雁:指代書信,古有魚雁傳書的傳說。
      雕鞍:裝飾華麗的馬鞍,代指遠行在外的情人。
      索債:指討還相思債。
      [譯文]伴著夜月獨坐,讓銀箏閑著,無心彈奏樂曲,東風暖融融的,鄉被很少用了。好久沒有書信來了,盼著你跨過萬水千山來到我身邊。連本帶利這一對相思債如果不還,就只有讓衰愁和眼淚來討還了。
       

      23、沉醉東風.關漢卿
      咫尺的天南地北,霎時間月缺花飛。手執著餞行杯,眼閣著別離淚。剛道得聲“保重將息,”痛煞煞教人舍不得。好去者望前程萬里。
      [寫作背景]這是一支為表現離愁別緒而作的小令。
      [注解]月缺花飛:古人常用“花好月圓”來比喻親人團聚的歡娛,“月缺花飛”與之相對,用以比喻離別的凄苦。
      閣著:即含著。
      將息:養息、休息。
      [譯文]相隔咫尺的人就要天南地北遠遠分離,轉瞬間花好月圓的歡聚就變成月缺花飛的悲凄。手拿著餞行的酒杯,眼含著惜別的淚水。剛說一聲“保重身體”,心中悲痛極了教人難以割舍。“好好地云吧,祝愿你前程萬里!”
      24、一半兒.題情  白樸
      云鬢霧鬢勝堆鴉,淺露金蓮簌絳紗,不比等閑墻外花。罵你個俏冤家,一半兒難當一半兒要。
      [作者簡介]白樸(1226-1307),初名恒,字仁甫,后改字太素,號蘭谷。祖籍隩州(今山西曲沃),入元后徙家建康(今南京),終身不仕,以詩酒自娛。散曲有楊友敬輯《天籟集摭遺》,現存套數四套,小令三十七首。
      [寫作背景]此曲是在男女歡會之后,描寫男主人公的喜悅之情。
      [注解]
      堆鴉:形容女子頭發烏黑光澤如烏鴉的羽毛堆擁。
      絳紗:指紅色的紗裙。
      墻外花:喻指迎人賣笑的野妓。
      俏冤家:對女情人的呢稱。
      難當:賭氣,難以承當。元人俗語。
      [譯文]云霧一般的烏黑鬢發好像堆積的鴉羽,微微露出小腳,輕輕地移動腳步擦得紅色的紗裙沙沙直響,可不要拿好和那些平常的賣笑女子相比。笑罵你一聲俊俏的小冤家,一半兒是情懷難以承當,一半兒是鬧著玩耍。
       

      25、醉中天.佳人臉上黑痣 白樸
      疑是楊妃在,怎脫馬嵬災?曾與明皇捧硯來,美臉風流殺。叵奈揮毫李白,覷著嬌態,灑松煙點破桃腮。
       
      [注解]
      捧硯:相傳李白為唐明皇揮毫寫新詞,楊妃為之捧硯,高力士為之脫靴。
      叵奈:即叵料,不料。
      灑松煙:乃作者構想之辭。松煙,用松木燒成的煙灰,古人多用以制墨。
      [譯文]莫不是楊貴妃還在,她是怎樣逃脫了馬嵬破的災難呢?曾經代替唐明皇捧硯,供李白揮毫,美麗的面龐讓所有的婦人都失了顏色。可恨李白,看嬌態出了神,竟筆頭一歪,把墨點在了桃花般艷麗的臉頰上。

       

       

       

                                圖片

       


       

      26、沉醉東風.漁夫    白樸
      黃蘆岸白蘋渡口,綠楊堤紅蓼灘頭。雖無刎頸交,卻有忘機友。點秋江白鷺沙鷗。傲釘人間萬戶侯,不識字煙波釣叟。
      [寫作背景]元代社會中的漁夫不可能那樣悠閑自在,也未必敢于傲視統治他的“萬戶侯”,所以,此曲所寫的“漁夫”是理想化了的。作者幼年經歷了蒙古滅金的變故,家人失散,跟隨他父親的朋友元好問逃出汴京,受到了元好問的教養。他對元朝的統治異常反感,終生不仕,卻仍然找不到一片避世的干凈土。因此,他把理想投射到“漁夫”身上,贊賞那樣的“漁夫”,羨慕“不識字”的“漁夫”,后悔他做了讀書識字的文人。在任何黑暗的社會里,正直的知識分子比“不識字”的漁夫會遭受更多的精神磨難,更何況在“九儒”僅居“十丐”之上的元代!
      [注解]
      忘機友:彼此之間沒有欺詐之心無所顧忌的朋友。
      煙波釣叟:又稱“煙波釣徒”,指唐代詩人張志和,他隱居江湖,自稱“煙波釣徒”。
      [譯文]金黃的蘆葦鋪滿江岸,白色的浮萍飄蕩在渡口,碧綠的楊柳聳立在江堤上,紅艷的野草渲染著灘頭。雖然沒有生死之交,卻有毫無機巧之心的朋友。他們就是那些點綴在秋江上自由自在的鷗鷺。瞧不起那些達官貴人的正是那些不識字的江上釣魚翁。
       

      27、寄生草.飲    白樸
       
      長醉后方何礙,不醒時有甚思?糟醃兩個功名字,醅淹千古興亡事,曲埋萬丈虹霓志。不達時皆笑屈原非,但知音盡說陶潛是。
      [寫作背景]鄭振鐸在《中國俗文學史》中說這首小令是“強為曠達”之作。它以《飲》為題,而在多方歌頌酒鄉的背后實寓藏著對現實的全面否定。作者何嘗忘卻個人功名、國家興亡,只因他既背負著學生的國恨家仇,不愿出仁新朝;同時他已身為亡國之民,又不能投身于抗元斗爭之中,自覺已無資格關心興亡大事。這都是時代使然,真個曠達,本可淡然置之。而曲里還需提到這些,還要借助酒去排除這些,下說明其未能忘情,實難遣此,只是“強為曠達”。
      [注解]
      方何礙:卻有什么妨礙,即無礙。方,卻。
      有甚思:還有什么思念?
      糟醃:用酒糟醃漬。
      醅淹:用濁酒淹沒。
      曲埋:用酒麯埋掉。曲,通麯。
      虹霓志:氣貫長虹
       
      [譯文]長醉以后沒有妨礙,不醒的時候有什么可以想的呢?用酒糟醃漬了功名二字,用濁酒淹沒了千年來的興亡史事,用酒麯埋掉萬丈凌云壯志。不識時務的人都笑話屈原不應輕生自盡,但知己的人都說陶淵明歸隱田園是正確的。
       
      28、駐馬聽.吹    白樸
      裂石穿云,玉管宜橫清更潔。霜天沙漠,鷓鶘風里欲偏斜。鳳凰臺上暮云遮,梅花驚作黃昏雪。人靜也,一聲吹落江樓月。
      [注解]
      裂石穿云:形容笛聲高亢。
      玉管:笛的美稱。
      橫:橫吹。
      清更潔:形容格調清雅純正。
      鳳凰臺:故址在今南京西南角,六朝宋時所建。相傳建前該處有鳳凰飛集,故稱。
      [譯文]笛聲象裂石穿云一樣高亢,笛子橫吹,音調就更雅正了。就象下了霜的天氣里的大漠,連鷓鶘也想要飛舞了。鳳凰臺上黑云遮蓋,梅花竟被驚動,化為黃昏的雪花。人聲都沒了,笛子的聲音把江樓上的月亮都吹落了。
       
      29、慶東原.白樸
      忘憂草,含笑花,勸君聞早冠宜掛。那里也能言陸賈?那里也良謀子牙?那里也豪氣張華?千古是非心,一夕漁樵話。
      [寫作背景]本曲系嘆世之作。嘆世是中國古代文人長寫不疲的題目。尤其是南宋詞,許多篇章包容有山川之嘆、家國之嘆、身世之嘆。元曲家繼承了這一題目。但元代知識分子的嘆世,自有與其前輩十分不同的特點。這首小令正是這方面的代表作。
      [注解]
      忘憂草:即萱草,又名紫萱,可食,食后如酒醉,故有忘憂之名。
      含笑花:木本植物,花如蘭,“開時常不滿,若含笑焉。”
      聞早:趁早。
      冠宜掛:即宜辭官。
      陸賈:漢高祖謀臣,以能言善辯知名。
      子牙:姜太公,名姜尚,又名呂尚,字子牙。為周武王的謀士,幫助周武王伐紂滅殷。
      張華:字茂先,西晉文學家。曾勸諫晉武帝伐吳,滅吳后持節都督幽州諸軍事,雖為文人而有武略,故稱豪氣張華。
      漁樵話:漁人樵夫所說的閑話。
      [譯文]看看忘憂草,想想含笑花,勸你忘卻憂愁,趁早離開官場。能言善辯的陸賈哪里去了?足智多謀的姜子牙哪里去了?文韜武略的張華哪里去了?千古萬代的是非曲直,都成了漁人樵夫們一夜閑話的資料。
       
      30、陽春曲.知幾    白樸
      知榮知辱牢緘口,誰是誰非暗點頭。詩書叢里且淹留。閑袖手,貧煞也風流。
      [寫作背景]作者對世事采取袖手旁觀的態度,安于貧困,認為名士自流,這種生活態度和處世觀念,在元代知識界有一定的代表性。
      [注解]
      牢緘口:緊緊地閉上嘴。
      淹留:停留,久留。
      貧煞:非常貧窮。
      [譯文]知道什么是光榮,什么是恥辱,卻牢牢地閉著口,明白誰是誰非卻只暗地里點頭。姑且在詩書堆里停留吧,對世事悠閑地袖手旁觀,窮死也風流。

       

                                  圖片

       


       
       31、陽春曲.題情    白樸
      從來好事天生儉,自古瓜兒苦后甜。奶娘催逼緊拘鉗。甚是嚴,越間阻越情忺。
      [注解]
      好事:這里指男女情事。
      儉:貧乏,引申為受挫折。
      拘鉗:拘束、鉗制。
      間阻:從中阻攔。
      情忺:情投意合。忺,高興,適意。
      [譯文]美好的愛情天生要經受磨難,自古來瓜兒都是先苦后甜。奶娘催逼管束又緊又嚴,可是越阻攔,我和他的情意越纏綿。
       
       
      32、天凈沙.春    白樸
      春山暖日和風,闌干樓閣簾櫳,楊柳秋千院中。啼鶯舞燕,小橋流水飛紅。
      [注解]飛紅:指落花。
      [譯文]山綠了,陽光暖了,吹起和煦的春風。樓閣上少女憑欄眺望,高卷起簾櫳。院子里楊柳依依,秋千輕輕搖動,院外有飛舞的春燕,啼喈的黃鶯,小橋之下流水潺潺,落花飛紅。
       
       
      33、四塊玉.天臺路    馬致遠
      采藥童,乘鸞客。怨感劉郎下天臺,春風再到人何在?桃花又不見開。命薄的窮秀才,誰都你回去來?
      [作者簡介]馬致遠(1250?-1324前),字千里,號東籬,大都人。早年在大都生活二十余年,郁郁不得志。元滅南宋后南下,曾出任江浙省務官,與盧摯、張可久有唱和。晚年隱居田園,過著“酒中仙,塵外客,林中友”的“幽棲”生活。他是元曲四大家之一,極負盛名。散曲有瞿鈞編注《樂籬樂府全集》,共收套數二十二套,小令一百一十七首。
      [寫作背景]傳說東漢末年,剡縣人劉晨、阮肇入天臺山(在今浙江省東部)采藥,遇二仙女,結為夫婦,共居半年,及至電鄉,子孫已歷七世。此事出知南朝宋劉義慶所撰《幽明錄》,原書已佚,今見《太平御覽》卷四十一和《太平廣記》卷六十一引《神仙傳》。魏晉南北朝“篡”,“亂”頻仍,人們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厭惡這種社會現實,向往安定幸福的生活,于是出現了一些描寫無君無臣、和平美滿的桃花源境界的作品,以寄托理想和愿望,劉晨、阮肇的故事便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注解]
      怨感:感傷。
      劉郎:即劉晨。
      [譯文]本來是采藥童子的劉晨,在天臺山遇見了仙人,便成了乘駕鸞鳥的仙客。可惜的是他又因思想凡世下了天臺山,到如今春風再次吹來時,當年遇到的仙人卻不知在哪里?桃花也不見再次開放了。唉,這個命薄的窮秀才,誰讓你又回去了?
       
       
      34、四塊玉.馬嵬坡    馬致遠
      睡海棠,春將晚,恨不得明皇掌中看。《霓裳》便是中原患。不因這玉環,引起那祿山?怎知蜀道難。
      [寫作背景]馬嵬坡又名馬嵬驛,在今陜西省興平縣西北。唐玄宗寵愛楊貴妃,荒淫誤國,釀成安史之亂。安史叛軍攻破潼關,唐明皇倉皇向四川逃難,路過馬嵬驛時,扈從的禁衛軍嘩變,求誅楊氏以謝天下。玄宗為了穩定軍心,被迫縊死楊貴妃。這首小令以曲寫史,意在總結歷史的經驗和教訓。
      [注解]
      睡海棠:比喻楊貴妃。
      《霓裳》:即《霓裳羽衣曲》,相傳楊貴妃善舞此曲。
      玉環:楊貴妃字玉環。
      蜀道難:指安祿山攻入潼關,唐玄宗倉皇逃往四川之事。
      [譯文]楊貴妃就如暮春時節的睡海棠那般嬌媚美艷,使得唐明皇恨不得將她時時放在掌上賞玩。《霓裳》曲便是中原的禍患。不是因為有了這個楊玉環引起了那個安祿山的起兵造反,唐明皇又怎會向四川逃難,怎會知識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
       
       
      35、四塊玉.洞庭湖    馬致遠
      畫不成,西施女,他本傾城卻傾吳。高哉范蠡乘舟去,哪里是泛五湖?若綸竿不釣魚,便索他學楚大夫。
      [寫作背景]洞庭湖,太湖的別名,亦即五湖,在今江蘇省境內。相傳春秋之時,吳敗越人于會稽,越王勾踐命范蠡求得美女西施,進于吳王夫差,吳王許和。越王生聚教訓,憤發圖強;吳王迷戀西施,聽信讒言。越終滅吳。西施亦歸范蠡,從游泛五湖而去。事見《吳越春秋》等。這支曲子即以此為題材而作。
      [注解]
      成:像、似。
      傾吳:使吳國滅亡。此處“傾“為傾覆。
      便索:就得。
      楚大夫:一說,指楚國屈原大夫;一說,指楚國人任越國大夫的文種。他們都曾受君王信任重用,而后遭拋棄致死。
      [譯文]西施本有傾城之貌,是畫工施盡才華也難以再現其姿容的絕色美女,然而她卻使吳國傾覆滅亡。高明的是范蠡功成以后就乘舟歸去了,難道真的是想泛舟在五湖上?如果他不是拿起釣竿去釣魚,就會像那楚大夫一樣落個被殺害的下場。

       

                                圖片

       


       
      36、四塊玉.潯陽江   馬致遠
      送客時,秋江冷。商女琵琶斷腸聲。可知道司馬和愁聽。月又明,酒又酲,客乍醒。
      [寫作背景]自從《琵琶行》問世后,凡路經潯陽江的文人墨客都會情不自禁的懷念起一度貶謫江州的唐代詩人白居易,這種身臨其境的氛圍,更使久滯下僚游宦他鄉的馬致遠產生了真切的共鳴。
      [注解]
      冷:凄冷,蕭條。
      商女琵琶:此處暗指白居易的《琵琶行》。
      和:連,連同。
      酲:喝醉了神志不清。喻指酒濃。
      醒:醒悟,覺醒。
      [譯文]送客人走的時候,正是秋日,江面凄冷。歌會彈唱著送別的曲調,讓人分外感傷。她可曾知道我在和著愁緒傾聽。月亮已掛上了天空,酒意已濃,客居的人猛然驚醒。
       
       
      37、四塊玉.恬退    馬致遠
      酒旋沽,魚新買。滿眼云山畫圖開,清風明月還詩債。本是個懶散人,又無甚經濟才。歸去來!
      [寫作背景]馬致遠的一生,是在元朝統治的黑暗年代里度過的。他始終沒有出路,既無法反抗,又不愿與世浮沉,苦悶彷徨之余,只好退隱山林。
      [注解]
      旋沽:剛剛買來。
      云山:古代常用作隱士居處的代稱。
      經濟才:經世濟國之才干。
      [譯文]酒剛剛打來,魚也是新買來的。滿眼的云山像畫圖一樣展開,在清風里和明日下心情地把多年要寫的詩寫出來。我本來就是懶散自由慣了的人,又沒有什么經世濟民治理國家的才能。還不如就這樣歸去吧!
       
       
      38、四塊玉.嘆世三首   馬致遠
      帶野花,攜村酒,煩惱如何到心頭。誰能躍馬常食肉?二頃田,一具牛,飽后休。
      佐國心,拿云手,命里無時莫剛求。隨時過遣休生受。幾葉綿,一片綢,暖后休。
      帶月行,披星走,孤館寒食故鄉秋。妻兒胖了咱消瘦。枕上憂,馬上愁,死后休。
      [寫作背景]青年時期的馬致遠,是積極入世的,雖生不逢世,用違其志,而豪情未減,所發多為慷慨激越之音。隨著二十年宦海浮沉,歷盡飄泊之苦,不能不發出“困煞中原一布衣”的感嘆。不過這時還有牢騷,還有不滿。及至由壯而衰,由衰而老,壯志消磨殆盡,慢慢的連這點牢騷也沒有了,對人間的榮辱、得失、是非,幾乎全部失去了熱情,因而高唱起“東籬本是風月主。晚節園林趣”的調子,力圖從寧靜恬退的隱士生涯中,求得精神上的解脫和滿足。《嘆世》三首就反映了這種情緒。
      [注解]
      躍馬常食肉:指高官厚祿,富貴得志。
      一具:一頭。
      剛求:硬去追求。剛,此指剛硬意、偏意。
      過遣:消遣、過活。
      生受:辛苦、為難。
      寒食:節令名,清明的前一天或兩天,古俗此日禁止生火。
      [譯文]帶著野花,拿著村酒,煩惱怎么能來到心頭?誰能夠騎大馬,常吃肉?種兩頃田,養一頭牛,能吃飽也就滿足了。
      輔佐國王安邦治國的心,能上天攬云的手,如果命里注定沒有就不要強求。順其自然地生活,不要辛苦地云追求。有幾葉綿,一片綢,能夠保暖就夠了。
      帶著月光行,披著星星走,獨自住旅店,過寒食日,離開家鄉又到了凄涼的秋天。妻兒胖了我卻瘦了。睡覺時在憂愁,出行時刀在憂愁,直到死了才算到頭了。
       
       
      39、撥不斷    馬致遠
      立峰巒,脫簪冠。夕陽倒影松陰亂,太液澄虛月影寬,海風汗漫云霞斷。醉眠時小童休喚。
      [寫作背景]此曲也是作者歸隱山村時所作。
      [注解]
      簪冠:簪是古人用來固定發髻或冠帽的一種長針。此處簪冠指官帽。
      太液:大液池,皇家宮院池名,漢武帝建于建章宮北,中有三山,象征蓬萊、瀛洲、方丈三神山。這里泛指一般的湖泊。
      澄虛:澄澈空明。
      汗漫:浩瀚、漫無邊際。
      [譯文]站在峰巒之上,摘下官帽向遠處看。在夕陽下的倒影里松林的樹蔭凌亂,倒映于大液池水中的天空月色澄澈光明,鄙的海風吹得云霞片片。醉倒了,小書童不要叫醒我。
       
       
      40、撥不斷    馬致遠
      莫獨狂,禍難防。尋思樂毅非良將,直待齊邦掃地亡,火中一戰幾乎喪。趕人休趕上。
      [寫作背景]這首小令針對驕橫霸道的得勢者而發,以樂毅攻齊失敗為歷史見證,告誡當世的統治者不要得意猖狂。
      [注解]
      獨狂:一味地驕狂,剛愎自用。
      樂毅:戰國時燕國上將,燕昭王在位時極受重用,他聯合趙、楚、韓、魏四國攻齊,攻占齊國七十余城,并想滅亡齊國,但他十分嬌狂、剛愎自用、不留余地。后燕惠王即位,齊國用反間計,使惠王派騎劫接替了樂毅的職務,樂羰只能出奔趙國。齊將田單用火牛陣攻破騎劫軍,一舉收復全部失地,使樂毅前功盡棄。
      待:想要,打算。
      休趕上:即不要窮追不舍,逼人太甚。趕,逼迫的意思。
      [譯文]不要一味地獨自狂妄,災禍總是難以預防的。想想那樂毅就不是良將,他只想一舉把齊國掃地滅亡,到頭來火中一戰,他自己幾乎喪命。記住呀,逼人不要逼得太囂張呀。

       

                                圖片

       


       
      41、撥不斷    馬致遠
      布衣中,問英雄。王圖霸業成何用!禾黍高低六代宮,楸梧遠近千官冢。一場惡夢。
      [寫作背景]這首小令,是化用唐代詩人許渾名作《金陵懷古》入曲的。南朝宋齊梁陳四代開國之君,都是出身微賤登上皇帝寶座的,都所謂的布衣中的“英雄”。馬致遠蔑視他們,認為他們的王霸事業,到頭來不過是一場惡夢而已。
      [注解]
      王圖霸業:成王的宏圖,稱霸的大業。
      楸梧:墓地上的樹木。
      冢:墳墓。
      [譯文]在平民百姓中,問千秋歷史曾出現過多少英雄。可是成就了王霸事業又有什么用!登高望遠,高高低低的玉米高粱地里,還可見六朝殘宮,荒草野樹下,遠遠近近都是達官貴人地墳墓。不過是一場惡夢。
       
       
      42、撥不斷    馬致遠
      酒杯深,故人心,相逢且莫推辭飲。若歌時我慢斟,屈原清死由他恁。醉和醒爭甚?
      [寫作背景]作者生活在元代,對元代統治者不滿,作者不愿像屈原那樣入仁,寧愿歸隱田園,不愿效忠元朝。
      [注解]
      酒杯深:把酒杯斟得很滿。
      歌:這里指即席吟詩或放聲歌唱。
      由他恁:由他去。恁,如此。
      [譯文]端起滿滿的酒杯開懷暢飲,難忘那故人的一片真心,今日相逢請別推,盡情地喝吧。你要唱歌時讓我慢慢把酒斟,屈原為了堅持清白節操而自殉由他云吧。醉了的人和清醒的人還爭什么?
       
       
      43、撥不斷    馬致遠
      菊花開,正歸來。伴虎溪僧、鶴林友、龍山客;似杜工部、陶淵明、李太白;在洞庭柑、東陽酒、西湖蟹。哎,楚三閭休怪!
      [寫作背景]在仁途中抑揚了大半輩子的馬致遠,晚年時還沒有飛騰的機會,一直浮沉于風塵小史的行列中。二十年俯仰由人的生涯,留給他的,該有多少辛酸的回憶!馬致遠后期散曲中,不止一次提到宦海風波,時時準備退出官場,正是這種情緒的反映。這首小令作于歸隱之后。
      [注解]
      虎溪僧:指晉代廬山東林寺高僧慧遠。寺前有虎溪,常有虎鳴。
      鶴林友:指五代道士殷天祥,據傳他曾在鎮江鶴林寺作法使春天的杜鵑花在重陽節綻開。
      龍山客:指晉代名士孟嘉。征西大將軍桓溫在重陽節攜賓客游龍山(在今湖北江陵縣境內),孟嘉作為參軍隨游,忽然被風吹落了帽子,遭到人取笑,他泰然自若,從容作答,四座嘆服。
      杜工部:即唐代詩人杜甫,曾作檢校工部員外郎。
      洞庭柑:指江蘇太湖洞庭山所產柑桔,為名產。
      東陽酒:又稱金華酒,浙江金華出產的名酒。
      西湖蟹:杭州西湖的肥蟹。
      楚三閭:指屈原。
      [譯文]在菊花開放的時候,我正好回來了。倦著虎溪的高僧、鶴林的好友、龍山的名士;又好像杜甫、陶淵明和李白;還有洞庭山的柑桔、金華的名酒、西湖的肥蟹。哎,楚大夫你可不要見怪呀!
       
       
      44、撥不斷    馬致遠
      嘆寒儒,謾讀書,讀書須索題橋柱。題柱雖乘駟馬車,乘車誰買《長門賦》?且看了長安回去!
      [寫作背景]作者生活的時代缺乏賞識人才的君王,而作者的追求和理想主要地于能施展自己的才華,而這個理想是不可能實現的。因此作者作此由慨嘆讀書無用、求取功名的艱難,決定歸隱是最好的歸宿。
      [注解]
      寒儒:貧窮的讀書人。
      謾:徒然,枉自。
      須索:應該,必須。
      題橋柱:司馬相如未發跡時,從成都云長安,出城北十里,在升仙橋橋柱上題云:“不乘駟馬高車,不過此橋。”
      《長門賦》:陳皇后失寵于漢武帝,退居長門宮,聞司馬相如善作賦,以黃金百斤請其作《長門賦》,以悟主上。武帝看后心動,陳皇后復得寵。
      [譯文]可嘆那貧寒的讀書人,白白地讀了那么多的書,讀書必須要題字在橋柱。即便題柱后乘坐上了駟馬車,可乘了車又有誰能像陳皇后那樣重金求買《長門賦》?先到長安看看,就回鄉去吧!
       
       
      45、水仙子.和盧疏齋西湖    馬致遠
      春風驕馬五陵兒,暖日西湖三月時,管弦觸水鶯花市。不知音不到此,宜歌宜酒宜詩。山過寸顰眉黛,柳拖煙堆鬢絲,可喜釘睡足的西施。
      [寫作背景]馬致遠用“水仙子”曲牌寫了四支小令,歌詠春夏秋冬四報的西湖景色。關于這組曲子產生的過程,同時代的散曲家劉時中《水仙子》引言中有一段說明:‘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玉局翁詩也。填詞者竊其意演作。世所傳唱《水仙子》四首,仍以‘西施’二字為斷章,盛行歌樓樂肆間,每恨其不能佳也。且意西湖西子,有秦無人之感。嵩麓有樵者,聞而是之,即以春夏秋冬賦四章,命之曰《西湖四時漁歌》。其約:“首句韻以‘兒’字,‘時’字為之次,‘西施’二字為句絕,然后一洗而空之。邀同賦,謹如約。”其中所說嵩麓樵者,就是盧疏齋。由此可知這幾支曲是馬致遠與劉時中同時應盧摯之邀和作的。三作現都收入《全元散曲》,以馬作最為清新活潑。
      [注解]
      五陵兒:指豪貴子弟。五陵,指長安郊外五座漢代皇帝的陵墓,即長陵、安陵、陽陵、茂陵和平陵,為豪富聚居之地區,因建陵時遷豪富與其地
      管弦觸水:指管弦彈奏的樂聲在湖上飄蕩。管弦,管樂和弦樂。
      鶯花市:指鶯啼花開的春色迷人之處。
      顰眉黛:形容遠處的雨后春山,好像西施皺著的青黑麗眉。
      [譯文]春風輕拂五陵子弟騎著馬兒游逛,正是西湖三月風和日暖之時,到處鶯花盛開,管弦彈奏的樂聲在湖上飄蕩。不是知音不要到這里來,盡情地唱歌、飲酒、吟詩。陣雨過后,春山嫵媚得好像西施顰眉,柳絮紛飛遠看有如垂柳托著煙靄,好像西施蓬松的鬢發,美麗的西湖啊,就像睡足初醒的西施那樣嬌柔。

       

                                 圖片

       


       

      46、落梅風.遠浦歸帆    馬致遠
      夕陽下,酒旆閑。兩三航未曾著岸。落花水香茅舍晚,斷橋頭賣魚人散。
      [寫作背景]據《寄園寄所寄》、《夢溪筆談》等書記載,宋代宋迪,以瀟湘風景寫平遠山水八幅,時人稱為瀟湘八景,或稱八景。這八景是:平沙落雁、遠浦帆歸、山市晴嵐、江天暮雪、洞庭秋月、瀟湘夜雨、煙寺晚鐘、漁村夕照。馬致遠所描寫的八景的名稱與之完全相同,由此可知,他描寫的八景也是瀟湘八景。此曲乃其中之一。
      [注解]
      [譯文]夕陽西下,酒旗安靜地懸掛在門前。江面上還有兩三只小船沒有靠岸。落花紛紛,水面飄香,茅舍已經到了晚上,斷橋頭的賣魚人也都散去了。
       
       
      47、落梅風    馬致遠
      因他害,染病疾,相識每勸咱是好意。相識若知咱就里,和相識也一般憔悴。
      [寫作背景]引曲描寫的是思婦的愛情生活。此類曲子多來自民間。
      [注解]
      相識每:相好的朋友們。每,即“們”字,元人俗語。
      就里:內情。
      和:連。
      [譯文]因為想他害了相思,得了一身的病。朋友們勸我都是一番好意。可朋友們要是知道我的心里,一定會和我一樣的憔悴。
       
       
      48、落梅風   馬致遠
      心間事,說與他。動不動早言兩罷。罷字兒磣可可你道是耍,我心里怕那不怕?
      [寫作背景]作者截取了青年男女戀愛生活中的一個斷面作此曲。
      [注解]
      早言:先說,就說。
      兩罷:謂雙方拉倒,斷絕戀愛關系。
      磣可可:凄慘可怕的樣子。
      耍:開玩笑。
      [譯文]心里的事,說給他聽。動不動你就先說兩個人散了罷。“罷”字實在讓人聽了難過,你又說是在開玩笑,可你知道我心里怕不怕?
       
       
      49、落梅風    馬致遠
      薔薇露,荷葉雨,菊花霜冷香戶。梅梢月斜人影孤,恨薄情四時辜負。
      [注解]
      四時辜負:指辜負了四季的美好時光。
      [譯文]薔薇花凝結清露,荷葉上貯滿雨滴,菊花上了一層秋霜,凄冷的庭院里香氣彌漫。月亮斜掛在梅梢上,人影孤孤單單的,可恨薄情的人辜負了四季的美好時光。
       
       
      50、落梅風    馬致遠
      人初靜,月正明。紗窗外玉梅斜映。梅花笑人偏弄影,月沉時一般孤零。
      [注解]
      玉梅:白梅。
      弄影:化用宋.張先《天仙子》詞句“云破月來花弄影”句意。
      [譯文]人剛剛靜下來,月色正是明亮的時候。白梅花枝斑駁地斜映在紗窗上。梅花偏偏弄影戲笑人,夜深了月亮沉落,庭院里一樣凄涼孤零的景象的壯志。

       

                               圖片

      51、落梅風    馬致遠
      云籠月,風弄鐵,兩般兒助人凄切。剔銀燈欲將心事寫,長吁氣一聲欲滅。
      [寫作背景]此曲也為言情散曲。在封建社會,女子受著封建禮教的種種束縛,因此在愛情方面也只能處于悲傷感懷、等待思念的境地。
      [注解]
      鐵:即檐馬,懸掛在檐前的鐵片,風一吹互相撞擊發聲。
      兩般兒:兩樣。指云籠月和風弄鐵。
      剔銀燈:挑燈芯。銀燈,即錫燈。因其色白而通稱銀燈。
      吁氣:嘆氣。
      [譯文]月亮被層云籠罩,陣陣晚風吹動懸掛在畫檐下的鐵馬銅鈴,叮噹作響,這使得人更加感到悲涼凄切。起身挑挑燈芯,想把自己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悲苦、所有的怨恨都寫下來說給心上人聽,可是又長嘆一聲,想把燈吹滅,不再寫了。
       
       
      52、小桃紅.春    馬致遠
      畫堂春暖繡幃重,寶篆香微動。此外虛名要何用?醉鄉中,東風喚醒梨花夢。主人愛客,尋常迎送,鸚鵡在金籠。
      [寫作背景]此曲是總題為《四公子宅賦》詠四季的“重頭”曲第一首,是憑吊古跡之作。作者仁途一直坎坷不得意,覽古傷懷,發出感慨。四公子指春秋戰國時的孟嘗君、春申君、平原君、信陵君。
      [注解]
      畫堂:漢代宮中的殿堂,后泛指華麗的堂舍。
      繡幃:繡花幃幕。
      寶篆香:形容纏繞的香煙的形狀有如篆形的古文字。
      梨花夢:指像梨花一般開才即敗的春夢。
      [譯文]春意暖暖的畫堂,繡花幃幕一重又一重,香爐里繚繞的香氣微微顫動。身外的虛名要它有什么用?醉鄉中,東風喚醒了梨花一般的春夢。主人好客,熱情的迎送,看見鸚鵡在金籠里聲聲學舌。
       
       
      53、金字經    馬致遠
      夜來西風里,九天鵬鶚飛。困煞中原一布衣。悲,故人知未知?登樓意,恨無上天梯!
      [寫作背景]馬致遠青年時期,正當蒙古統一南北之際,他親身經歷了這一動亂的歷史。當蒙古軍隊滅宋的時候,有相當一批知識分子隨軍南下,參預戎機,有些人固然爬上去了,但更多的人卻屈沉下僚,流寓在江南一帶。馬致遠大概是屬于后面一類的。他可能到過江漢、登過當陽縣的城樓,吊古傷今,想到自己的天涯落魄。馬致遠的前期雖屢遭困頓而豪氣猶在,豪放之中多有層面激抗爭之音,這和其晚年作品的基調有所不同。
      [注解]
      九天:極言天之高遠。
      鵬鶚:均屬鷹類,此以自謂。
      中原:泛指黃河中、下游地區。
      登樓意:東漢末王粲依附荊州刺史劉表,不被重用,郁郁不樂,曾登湖北當陽縣城樓,并作《登樓賦》以明志抒懷。
      上天梯:此指為官的階梯。
      [譯文]深夜的睡夢里,自己像展翅高飛的大鵬,乘著強勁的秋風,翱翔在九天云海之上。然而,夢醒之后,自己仍是一個困居中原的平民百姓。可悲呀,這境況不知道故人知不知道?心里有登樓的意愿,但可恨沒有上天的梯子。
       
       
      54、折桂令.嘆世    馬致遠
      咸陽百二山河,兩字功名,幾陣干戈。項廢東吳,劉興西蜀,夢說南柯。韓信功兀的般證果,蒯通言那里是風魔?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醉了由他!
      [寫作背景]歷史的價值自有其評價的定向性,是不容任意為之的。然而,由于中國歷史所獨具的極為豐富的內涵,加以后代常從不同的角度加以演繹,致使它具有了含義的多向性。馬致遠此時正遭貶謫,從官位跌落為百姓是他所面對的無情的現實,世態炎涼給他的沉重打擊是不難想象的。于是,歷史事件就成了他宣泄對現世牢騷的手段,感喟世道無常、人生如夢的作品便由心而出。
      [注解]
      百二山河:謂秦地形勢險要,利于攻守,二萬兵力可抵百萬,或說百萬可抵二百萬。
      兀的般:如此,這般。
      證果:佛家語。謂經過修行證得果位。此指下場,結果。
      蒯通:即蒯徹,因避諱漢武帝名而改。曾勸韓信謀反自立,韓信不聽。他害怕事發被牽連,就假裝瘋。后韓信果被害。
      [譯文]咸陽,萬夫難攻的險固山河,因為功名兩個字,曾發動過多少次戰亂干戈。項羽兵敗東吳,劉邦在西蜀興立漢朝,都像南柯一夢。韓信有功卻得到被殺的結果,當初蒯通的預言哪里是瘋話?成功也是因為蕭何,失敗也是因為蕭何;喝醉了一切都由他去吧!
       
       
      55、折桂令.嘆世    馬致遠
      東籬半世蹉跎,竹里游亭,小宇婆娑。有個池塘,醒時漁笛,醉后漁歌。嚴子陵他應笑我,孟光臺我待學他。笑我如何?倒大江湖,也避風波。
      [寫作背景]馬致遠沉寂下僚,既不齒于官場的腐敗,不肯與之同流合污,又無力擺脫或與之抗爭,于是,在官署之旁,鬧市之中苦心經營了一片精巧的小天地,雖比不上前輩隱士超世脫俗的大氣魄,亦可略效其遺風,來個眼不見,心不煩,從中得到一種聊以自慰的心態平衡。
      [注解]
      東籬:作者自稱。
      小宇:小屋。
      婆娑:枝葉茂盛貌。
      嚴子陵:嚴光,字子陵,東漢人。少與劉秀同游學。劉秀即帝位后,屢召不就,隱居富春江,以耕漁為生。
      孟光:漢代丑女,三十歲始與梁鴻成婚。后來一起逃到霸陵山中隱居,孟光舉案齊眉以進食。全世以“舉案齊眉”喻夫妻相敬相愛。
      臺:臺盤,盛食物的器皿。此指孟光的食案。
      倒大:大、絕大。
      [譯文]我半生來虛度了光陰,在那通幽的竹徑中,隱映著一座小巧的游亭,走到竹徑的盡頭,就是小巧的庭院。在那兒有個池塘,我醒的時候輕聲吹起漁笛,醉酒之后又放聲唱起漁歌。嚴子陵一定會嘲笑我,孟光臺我要學他。笑我什么呢?偌大的江河湖海,也自有躲避風波的辦法。

       

                                 圖片

       


       
       
      56、清江引.野興二首    馬致遠
      樵夫覺來山月底,釣叟來尋覓。你把柴斧拋,我把魚船棄。尋取個穩便處閑坐地。
      [寫作背景]此曲連同下面三首同曲片的小令,者是《野興》組曲(共八首)之一,它們并非寫于一時一地,但表現忘情物外、避禍全身的思想和抒發恬適的隱居情懷卻完全一致,乃作者歸隱山林后所作。
      [譯文]山中砍柴的樵夫一覺醒來月亮已經落下去了,漁翁登上山來找他。他對樵夫說,你把那砍柴的斧子扔了,我好把那漁船丟棄。一起去找個安安靜靜沒人打擾的地方閑坐著。
       
       
      57、清江引.野興    馬致遠
      綠蓑衣紫羅袍誰為你,兩件兒都無濟。便作釣魚人,也在風波里。則不如尋個穩便處閑坐地。
      [注解]
      綠蓑衣:漁樵隱士的象征。
      紫羅袍:入仁貴官的象征。
      無濟:無用,無益,無濟于事
      便:即使、縱
      [譯文]不管你穿綠蓑衣還是紫羅袍,這兩種人事都沒用。就是作個釣魚人,也顛簸在風波里。還不如找一個安安靜靜沒人打擾的地方閑坐著。
       
       
      58、清江引.野興    馬致遠
      林泉隱居誰到此,有客清風至。會作山中相,不管人間事。爭甚么半張名利紙!
      [注解]
      會:善做、真正懂得做。
      山中相:指南朝梁陶弘景。他懈居于勾曲山(即茅山,在今江蘇西南部),梁武帝多次請他出山都不就,于量,每當有國家大事,皇帝就派人前去咨詢,人稱“山中宰相”。
      [譯文]在深山林泉隱居,誰能到這里來呢,只有清風是這里的客人。真正懂得作山中宰相,就要完全不云管人間的閑事。何必去爭那半張名利紙呢!
       
       
      59、清江引.野興    馬致遠
      東籬本是風月主,晚節園林趣。一枕葫蘆架,幾行垂楊樹。是搭兒快活閑住處。
      [注解]
      風月主:在這里是借代,代整個大自然。
      一枕:一排、一溜兒之意。
      垂楊:即垂
      搭兒:一處地方的意思。
      [譯文]我本來是大自然的主人,晚年的志向、愛好在于寄趣園林。在院子里種一排葫蘆架,在門前栽幾行垂楊柳。這真是一個快樂的世外仙境。
       
       
      60、天凈沙.秋思   馬致遠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寫作背景]一位遠離故鄉的游子,流落天涯,在蕭瑟的秋日黃昏獨自漂泊。此曲正是以這樣的畫半輩子切入,表現了“秋思”。而此情此景應該就是作者當時的真實境況。
      [注解]
      昏鴉:黃昏
      古道:古老荒涼的小道。
      斷腸人:指飄泊天涯、百無聊賴的游子。
      天涯:天邊,這里指異鄉。
      [譯文]纏繞枯藤的老樹上,黃昏時棲息著幾只烏鴉,小橋下溪水涓涓,小溪邊上有幾戶人家,荒涼的古道上,西風颯颯,游子騎著匹瘦骨嶙峋的老馬。夕陽已經向西邊落下了,游子還飄泊在異鄉,不知哪里是他的歸宿呀。

       

                                                            圖片

      61、壽陽曲.山市晴嵐    馬致遠
      花村外,草店西,晚霞明雨收天霽。四周山一竿殘照里,錦屏風又添鋪翠。
      [注
      天霽:天晴。
      錦屏風:比喻四周的山嶺。
      [譯文]山花爛漫的村外,山野酒店之西,雨過天晴晚霞是那樣明麗。太陽就要落山了,四周的山嶺都在霞光的映照里,像錦繡的屏風又添鋪了一層翠綠。
       
       
      62、壽陽曲.瀟湘夜雨    馬致遠
      漁燈暗,客夢回,一聲聲滴人心碎。孤舟五更家萬里,是離人幾行清淚。
      [寫作背景]瀟湘,指湘江中游與瀟水匯合的一段。或作為湘江的別稱,因湘水情深而得名。據孫楷第《元曲家考略》,馬致遠“至大、至治間宦江浙,至治末始改官江西。”因此這支小令可能是定作者由江西至湖南的親身感受,寫羈旅思鄉之愁。
      [譯文]江中的漁火若明若暗,我從夢中醒來,是聲聲夜雨滴得人心碎難眠。深夜,在這孤零零的小舟中離家萬里,仿佛那不是雨滴,是遠離故鄉的人思鄉的清淚漣漣。
       
       
      63、壽陽曲.煙寺晚鐘    馬致遠
      寒煙細,古寺清。近黃昏禮佛人靜。順西風晚鐘三四聲,怎生教僧禪定。
      [譯文]細細的炊煙裊裊上升,古寺里冷冷清清。時近黃昏,拜佛的人已經離去,四周好寂靜。卻順著西風傳過來三、四下傍晚的鐘聲,這怎么能叫我老和尚坐禪入定。
       
       
      64、陽春曲.別情    王伯成
      多情去后香留枕,好夢回時冷透衾。悶愁山重海來深。獨自寢,夜雨百年心。
      [作者簡介]王伯成(?-1295),涿州(河北涿縣)人。為馬致遠忘年交。散曲現存套數三套,小令二首。有《天寶遺事諸宮調》見稱于世,現已殘缺不全,還創作三種雜劇《貶夜郎》、《泛浮槎》、《興項滅劉》,后二種今不存。
       
      [注解]
      衾:被子。
      百年心:愿意白頭到老的心。
      [譯文]多情人離去以后余香還留在枕邊,好夢驚醒時被褥冷氣襲人。苦悶憂愁像重山一般長,像大海一樣深。獨自入睡,夜雨滴滴敲打起心中無窮的思念。
       
       
      65、十二月過堯民歌.別情   王實甫
      自別后遙山隱隱,更那堪遠山粼粼。見楊柳飛綿滾滾,對桃花醉臉醺醺。透內閣香風陣陣,掩重門暮雨紛紛。怕黃昏忽地又黃昏,不銷魂怎地不銷魂?新啼痕壓舊啼痕,斷腸人憶斷腸人。今春,香肌瘦幾分,縷帶寬三寸。
       
      [作者簡介]王實甫(1260前-1324前),名德信,大都(今北京)人。其生活時代約略和白元咎、馮子振相當。寫過雜劇十四種,著名的為《西廂記》,被認為是北曲最好的作品之一。散曲僅存套數兩套,小令一首。
       
      [注解]
      粼粼:水波清澈的樣子。
      飛綿:指飄飛的楊花柳絮。
      內閣:深閨,內室。
      重門:庭院深處的門。
      銷魂:神思茫然仿佛魂消魄散的樣子。
      縷帶:用絲紡織的衣帶。
      [譯文]自從和你分別后,望不盡遠山層疊隱約迷濛,更難忍受清粼粼的江水奔流不回,看見柳絮紛飛綿濤滾滾,對著璀璨桃花癡醉得臉生紅暈。閨房里透出香風一陣陣,重門深掩到黃昏,聽雨聲點點滴滴敲打房門。
      怕黃昏到來黃昏偏偏匆匆來臨,不想失魂落魄又叫人怎能不失魂傷心?舊的淚痕沒干又添了新的淚痕,斷腸人常掛記著斷腸人。要知道今年春天,我的身體瘦了多少,看衣帶都寬出了三寸。

       

                             圖片

       


       
       
      66、小桃紅   楊果
      滿城煙水月微茫,人倚蘭舟唱,常記相逢若耶上。隔三湘,碧云望斷空惆悵。美人笑道,蓮花相似,情短藕絲長。
      [作者簡介]楊果(1195-1269),字正卿,號西庵,祁州蒲陰(今河北安國)人。金哀宗正大元年(1224)進士,曾任縣令。入元后,官至參知政事。工文章,尤長于樂府。著有《西閹集》。現存套數五套,小令十一首。
       
      [寫作背景]楊果是元代早期散曲作家,由于這個時期的散曲剛從樂府民歌和兩宋詞演化而來,因而帶有濃厚的民歌和宋詞的色彩。
      [注解]
      煙水:指水上升起的如煙霧氣。
      微茫:若明若暗,模糊不清。
      蘭舟:蘭林木做的船。后用作對船的美稱。
      若耶:溪名,在今浙江紹興東南若耶山下。相傳西施曾于此浣沙,又名“浣沙溪”。
      三湘:湖南漓湘、蒸湘、瀟湘三水的合稱。也泛指湘江流域一帶。
      惆悵:失望傷感。
      絲:諧為“思”。
      [譯文]水上升起的煙霧彌漫了全城,月亮若明若暗,依稀有美人斜倚在蘭舟的船榜上低唱,曾記得我們在若耶溪畔相遇。隔著乘風破浪的三湘,望穿了碧水云天也只是白白地失望、雖然在一起的時間很短,情思卻像藕絲那樣長。
       
       
      67、小桃紅    楊果
      采蓮人和采蓮歌,柳外蘭舟過。不管鴛鴦夢驚破,夜如何?有人獨上江樓臥。傷心莫唱,南朝舊曲,司馬淚痕多。
      [寫作背景]楊果是由金入元的詩人,金亡以后五年才 出來做官,所以面對興亡,他感慨良多。
      [注解]
      南朝舊風:指南朝陳后主的《玉樹后庭花》曲,向來被視作亡國之音。
      司馬淚痕多:司馬指唐詩人白居易,曾被貶官為江州司馬,作《琵琶行》,結尾兩句:“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此用其意。
      [譯文]采蓮人唱和采蓮歌,楊柳岸邊一葉小舟輕輕地劃過。那一片歡聲笑語,全然不顧忌把靜夜中的鴛鴦夢驚醒,怎么了?此時有人獨自來到江樓上。別云唱那讓人傷心的南朝舊曲,以免引得失意的人落淚。
       
       
      68、小桃紅    楊果
      采蓮湖上棹船回,風約湘裙翠,一曲琵琶數行淚。望君歸,芙蓉開盡無消息。晚涼多少,紅鴛白鷺,何處不雙飛!
      [注解]
      棹:槳,作動詞用,猶“劃”。
      約:束,裹。
      湘裙翠:用湘地絲織品制成的翠綠色的裙子。
      芙蓉:荷花的別名。諧“夫容”,一語雙關。
      [譯文]荷花湖上,采蓮女子掉轉船頭正要返回,晚風輕輕把那翠綠裙兒吹裹住身體,江上突然傳來衰怨的琵琶聲,引得采蓮女傷心流淚。盼著遠方的人電來,可是芙蓉花都開過凋謝了,還是沒有一點兒消息。傍晚時分有多少凄涼的心事涌上心頭,看那鴛鴦、白鷺,時時處處哪有時候不在雙飛!
       
       
      69、小桃紅    楊果
      碧湖湖上柳陰陰,人影澄波浸,常記年時歡花飲。到如今,西風吹斷回文錦。羨他一對,鴛鴦飛去,殘夢蓼花深。
      [譯文]碧綠的湖面上籠罩著柳蔭,人的倒影在明凈的水波中映浸。經常浮現在記憶里的是年時節下花前的暢飲。到如今,夫妻離散無音信。羨慕那成雙成對的鴛鴦,比翼齊飛到蓼花深處,人卻是鴛夢已殘,無計重溫。
       
       
      70、干荷葉.三首    劉秉忠
      干荷葉,色蒼蒼,老柄風搖蕩。減清香,越添黃,都因昨夜一場霜。寂寞在秋江上。
      干荷葉,色無多,不耐風霜剉。貼秋波,倒枝柯,宮娃齊唱采蓮歌。夢里繁華過。
      南高峰,北高峰,慘淡煙霞洞。宋高宗,一場空,吳山依舊酒旗風。兩度江南夢。
      [作者簡介]劉秉忠(1216-1274),初名侃,字仲晦,今河北邢臺人。曾隱居武夷山為僧,法名子聰,號藏春散人。后被元世祖召見,留侍左右,改名秉忠,位至太保,參領中書省事。博學多才,喜吟詩作曲。著有《藏春散人集》。現存小令十二首。
      [寫作背景]此三曲是作者因題起意、即物取喻之作。“干荷葉”又名“翠盤秋”,為劉秉忠自度曲。劉秉忠生于金宣宗貞祐四年(1216)年,卒于元世祖至元十一年(1274),曾隱居武夷山為僧,后云中(今山西大同),時元世祖在藩邸,海云禪師被召,過云中,邀與同行,遂留侍世祖左右。至元元年(1264),拜光祿大夫,位太保,參預中書省事,為元朝的開國元勛,但始終過著齋居蔬食的生活。從這樣的經歷來看,他在這三首曲中所表露的并非一位金遺民或宋遺民悼傷亡國、眷念前朝之情,而是在更廣泛的意義上對生命的短促、人事的無常、朝代的更迭所懷的夢幻泡影之感。這是一位參與締造王朝、飽歷世事滄桑而又曾皈依空門、深受佛家洗禮者對自然界和人世間的觀照和感慨。這里還有一點要提到的是:元軍攻占杭州在1276年,而劉秉忠此時已亡故,未及見南宋亡后的杭州景物。所以此處所摘的第三首曲子乃是以一個勝券在握的征服者的宰輔對南宋的覆滅遙作憑吊而已。
      [注解]
      蒼蒼:深青色。
      老柄:干枯的葉柄。
      剉:同“挫”,摧殘,折磨。
      宮娃:宮女,吳楚間稱美女曰“娃”。
      南高峰、北高峰:在杭州西湖邊上,兩峰遙遙相對,稱“雙峰插云”,為西湖十景之一。
      煙霞洞:在南高峰下的煙霞嶺上,為西湖最古的石洞,洞
      宋高宗:趙構。
      吳山:在西湖東南面,俗稱城隍山。
      兩度江南夢:指五代吳越和南宋王朝都建都杭州又都亡國。
      [譯文]枯干的荷葉,顏色蒼蒼,干巴的老莖在風里不住地搖蕩。清香一點點減退了,顏色一點點枯黃,者是因為昨夜下了一場霜。秋天的江面上荷葉更加顯得寂寞、凄涼。
      枯干的荷葉,翠綠的顏色已經剩得不多了,它受不了寒風吹打嚴霜折磨。緊貼在秋天的水面上,枝莖已折斷倒下,還聽見那宮女還在齊聲唱著采蓮歌。可繁華盛景卻象夢一樣消逝了。
      南高峰,北高峰,凄涼慘淡的煙霞洞。宋高宗到頭來落得一場空,看如今吳山的酒旗依舊在飄動。可杭州已經做了吳越和南宋兩朝的夢。

       

                             圖片

       


       
       
      71、醉中天.詠大蝴蝶    王和卿
      彈破莊周夢,兩翅駕東風。三百座名園一采一個空,難道是風流孽種?嚇殺尋芳的蜜蜂。輕輕扇動,把賣花人扇過橋東。
      [作者簡介]王和卿(約1220-1279前),祖籍太原(今屬山西)。才高名重,性滑稽,居燕京時與關漢卿交情甚厚。散曲現存套數一套,小令二十一首。
       
      [寫作背景]據元人陶宗儀《輟耕錄》記載:“大名王和卿,滑稽挑達,傳播四方。中統初,燕市有一蝴蝶,其大異常。王賦《翠中天》小令:……由是其名益著。時有關漢卿者,亦高才風流人也,王常以譏謔加之,關雖極意還答,終不能勝。”這條材料說明王和卿與關漢卿處在同一時期,透露出“燕市有一蝴蝶,其大異常”的事實乃是注令寫作的契機。而“滑稽”、“善謔”乃是盛行于元代散曲家中的一種風氣,在這種玩世不恭的爭奇斗勝之中,實在蘊積著憤懣、牢騷以及反抗、不平。
      [注解]
      莊周夢:莊周,戰國時宋國蒙人,曾為漆園吏,有《莊子》一書。據說他曾夢見自己化為大蝴蝶,醒來后仍是莊周,弄不清到底是蝴蝶變成了莊周,還是莊周變成了蝴蝶。
      難道:難說、難料。
      風流孽種:風流才子。名士。
      嚇殺:嚇到極點,猶言:“嚇死”。
      [譯文]掙破了那莊周的夢境,來到現實中,碩大的雙翅駕著浩蕩的東風。把三百座名園里的花蜜全采了一個空,難道是天生的風流種?嚇跑了采蜜的蜜蜂。翅膀輕輕扇動,把賣花的人都扇過橋東去了。
       
       
      72、撥不斷.大魚    王和卿
      勝神鰲,夯風濤,脊梁上輕負著蓬萊島。萬里夕陽錦背高,翻身猶恨東洋小。太公怎釣?
      [寫作背景]王和卿幽默詼諧,其散曲善用夸張手法。作者在此塑造這樣一個力大無窮、形大無比、無拘無束的形象,很可能是有所寄托的。它不妨看作是元初一批文人放浪形骸、恣肆任誕和無拘無束的精神折光,本曲涵有作者含蓄和深刻的“自況”。
      [注解]
      神鰲:《列子.湯問》記載了在渤海之東有蓬萊等五座仙山,隨波濤上下往還。天帝擔心它們流失,遂命十五只巨鰲分班輪流頂住。此處喻力大。
      夯:本意為砸地的意思,此處可理解為與風濤搏斗。
      負:背、馱。
      [譯文]力氣之大勝過那夯風濤的神鰲,脊背上輕松地背負著蓬萊島。在夕陽萬里、無所遮攔的開闊視野下,卻只能見到它高聳的華美脊背,想要翻身,可恨的是東洋太小了。姜太公怎么釣呢?
       
       
      73、一半兒.題情    王和卿
      書來和淚怕開緘,又不歸來空再三。這樣病兒誰慣耽?越恁瘦巖巖,一半兒增添一半兒減。
      [注解]
      一半兒:曲牌名,即《憶王孫》,末句嵌入兩個“一半兒”。原題四首,這是第二首。
      和淚:帶淚。
      慣耽:拖延。
      恁:這樣。
      巖巖:形容瘦的樣子。
      [譯文]書信來了帶著眼淚怕拆開,怕他說回來卻又不回來。這樣的相思病兒誰禁得住拖延?越拖延越消瘦我骨瘦如柴,一邊兒添了,一邊兒清減了我身材。
       
       
      74、一半兒.題情    王和卿
      將來書信手拈著,燈下姿姿觀覷了。兩三行字真帶草。提起來越心焦,一半兒絲撏一半兒燒。
      [注解]
      將來:拿過來。
      拈:用手搓。
      姿姿:“孜孜”的諧音,專心的樣子。
      覷:細看。
      了:完畢。
      絲撏:撕扯。
      [譯文]拿過書信在手里拈著,在燈下仔仔細細觀瞧。兩三行字兒有的端正有的潦草。提起來就越覺得心焦。一邊兒撕扯,一邊和把它燒掉。
       
       
      75、一半兒.別情    王和卿
      別來寬褪縷金衣,粉悴煙憔減玉肌,淚點兒只除衫袖知。盼佳期,一半兒才干一半兒濕。
      [寫作背景]元人小令之歌詠艷情、歡愛之作,多取于市井。王和卿是個藝術感發性極活躍的散曲家,在寫此類作品時以秀逸見長。此曲即是他站在女主人公的方位上所抒發的離情別緒。
      [注解]
      縷金衣:用金線縫制的衣服。
      粉悴煙憔:意謂面容憔悴。粉,水粉。煙,應作胭,胭脂。此以胭脂水粉代指女子容顏。
      [譯文]自從分別之后縷金衣寬松了好多,面容憔悴身體消瘦,流了多少眼淚只有衫袖知道。盼望與心上人早日相見,衫袖剛干了一半另一半又被淚水打濕了。

       

                               圖片

       


       
       
      76、小桃紅.江岸水燈   盍西村
      萬家燈火鬧春橋,十里光相照,舞鳳翔鸞勢絕妙。可憐宵,波間涌出蓬萊島。香煙亂飄,笙歌喧鬧,飛上玉樓腰。
      [作者簡介]盍西村(生卒年不詳),盱眙(今屬江蘇)人。工散曲,現存小令十七首,套數一套。
      [寫作背景]盍西村的小令中有兩組分別題為“臨川八景”及“雜詠”的組曲,共十四首。本篇為“臨川八景”中的第三首,詠臨川元宵節的水上燈船,著意渲染的是熱烈歡快的節日氣氛。
      [注解]
      鬧:使……熱鬧、歡樂。
      舞鳳翔鸞:指鳳形和鸞形的花燈在飛舞盤旋。鸞,傳說中鳳凰一類的鳥。
      可憐:可愛。
      香煙:指燈火的光輝及焰火。
      玉樓:華麗的高樓。
      [譯文]萬家燈火使春橋分外熱鬧,十里江岸璀璨的燈光相互映照,鳳形的燈籠飛舞,鸞形的燈籠騰躍,氣勢非凡絕妙。多么可愛的元宵夜,波濤間奔涌出蓬萊仙島。燈火的光輝和焰火紛亂飄飛,笙歌喧嘩吵鬧,一起飄向云空,飛上華麗的高樓。
       
       
      77、小桃紅.客船夜期    盍西村
      綠云冉冉鎖清灣,香徹東西岸。官課今年九分辦。廝追攀,渡頭買得新魚雁。杯盤不干,歡欣無限,忘了大家難。
      [寫作背景]本篇為“臨川八景”組曲之一。
      [注解]
      綠云:此指煙靄匯聚成的如云煙團。
      冉冉:上升貌。
      官課:指上繳官家的租稅。
      九分辦:免去一分賦稅,按九成辦理征收。
      廝追攀:相互追趕、招呼。
      [譯文]如云團一般的煙霧冉冉升起,籠罩了清凈的江灣,花草的香氣溢滿東西兩岸。官家的租稅只按九成征辦。在這好時節正好去游玩,乘船到那渡口,你追我趕,然后把魚蝦野味準備好,做一桌豐盛的野餐,杯盤擺得滿滿的,盡情歡樂,忘記各自的艱難事。
       
       
      78、小桃紅.雜詠    盍西村
      杏花開候不曾晴,敗盡游人興。紅雪飛來滿芳徑。問春鶯,春鶯無語風方定。小蠻有情,夜涼人靜,唱徹醉公尺寧。
      [寫作背景]盍西村的《小桃紅》《雜詠》八首,內容或嘆世,或寫景,或歌詠愛情,似是用同調信筆題詠,無統一主題的即興之作,故統稱“雜詠”。本篇為其中之一,寫春雨落花時節的生活情趣。
      [注解]
      紅雪:批紛紛凋落的紅色花瓣如雪花飄落。
      小蠻:原指白居易的侍妾,能歌善舞,此處借指歌姬。
      [譯文]杏花開的時候正趕上雨季,不曾有過晴天,敗盡了人的雅興。紅色花瓣象雪花一樣飛落,鋪落了山野芳徑。不由得問春天的黃鶯,黃鶯默默不出聲,暮春的晚風剛剛安定。是誰家的歌女這般有情,夜涼人靜的時候,唱起的歌聲響徹了醉翁亭。
       
       
      79、小桃紅.雜詠    盍西村
      綠楊堤畔蓼花洲,可愛溪山秀,煙水茫茫晚涼后。捕魚舟,沖開萬頃玻璃皺。亂云不收,殘霞妝就,一片洞庭秋。
      [注解]
      洲:水中的陸地。
      玻璃皺:比喻水浪。
      秋:指秋色。
      [譯文]江堤上栽著綠楊柳,小洲上蓼花飄飛,一派可愛的秀美山溪景致。今晚涼意襲來,江上煙水茫茫,只見捕魚的輕舟凌波而出,沖開萬頃的水面,漾起不絕的波紋。夕陽中,亂云未收,殘霞似錦,妝點洞庭秋色,一片茫茫,無際無涯,與洞庭湖波相映,真是美麗的秋色呀!
       
       
      80、小桃紅.東城早春   盍西村
      暮云樓閣畫橋東,漸覺花心動,蘭麝香中看鸞鳳。笑融融,半醒不醉相陪奉。佳賓興濃,主人情重,合和小桃紅。
      [寫作背景]原作共八首,分詠“臨川人景”這是第一首。
      [注解]
      蘭麝:蘭麝的香氣。此處泛指高雅芬芳的香氣。蘭,香草。麝,那香獐,分泌的麝香可作藥材或香料。
      融融:和樂的樣子。
      合和:一起唱。和,跟著唱。
      [譯文]設宴在畫橋東面暮云之下的樓閣之中,漸漸覺得出花蕾中花心在萌動,在芬芳的香氣里看那滿座賢才有如鸞鳳。大家笑逐顏開,歡樂和暢,半醒不醉地相互陪奉。高雅的賓客興致正濃,主人的情意更重。大家一起歡唱“小桃紅”。

       

                               圖片

       


       
       
      81、山坡羊    陳草庵
       
      晨雞初叫,昏鴉爭噪。那個不去紅塵鬧?路遙遙,水迢迢,功名盡在長安道。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舊好;人,憔悴了。
       
      [作者簡介]陳草庵(1245-1320后),字彥卿,號草庵,大都(今北京)人。今存小令二十六首。
      [寫作背景]元代士人求仁,本來就難于唐宋。自延祐年間正式設科取士,直到元末,開科十六次,取士人數僅占文官總人數的百分之四。南人要想入仁,尤其困難。何況即使作了官,還要受到歧視與猜忌,地位隨時岌岌可危。政治社會如此黑暗,仍然有人熱衷于功名,這豈不是深可嗟嘆的嗎?唐宋兩代詩詞中習見諷刺追逐功名者的作品,而陳草庵這首小令除了傳統的主題意義外,還應包含著上述時代的特殊意義。
       
      [注解]
      紅塵:佛家稱人世間為紅塵。此指紛揚的塵土,喻世俗熱鬧繁華之地,亦比喻名利場。
      長安:今陜西西安,漢唐京都,此泛指京城。
       
      [譯文]從早晨雄雞初叫,到黃昏烏鴉不停地聒噪。世上有哪一個人不去名利場上奔波?道路遙遙萬里,江水千里迢迢,為了求取功名人們苦苦跋涉在長安道上。今天的少年明天就會衰老。江山依舊那樣美好;可人的容顏卻憔悴不堪了。
       
       
      82、山坡羊    陳草庵
       
      江山如畫茅茨凹。妻蠶女織兒耕稼。務桑麻,捕魚蝦,漁樵來訪無別語。三國鼎分牛易馬。興,也任他;亡,也任他。
       
      [寫作背景]這首[山坡羊],是原作的第二十首。
      [注解]
      茨:用蘆葦、茅草蓋的屋頂。
      三國鼎分牛易馬:三國鼎分,指東漢王朝覆亡后出現的魏、蜀、吳三的分立的局面。牛易馬,據《晉書.元帝紀》司馬氏建立的西晉王朝覆滅后,在南方建立東晉王朝的元帝,是他母親私通牛姓的小吏所生。
       
      [譯文]山水風景如畫,茅舍簡陋低洼。妻子養蠶,女兒織布,兒子種莊稼。我則種桑采麻,捕魚撈蝦。夫、樵夫來訪,相談也沒有別的話。什么三國鼎立、江山易姓的是是非非都由它云吧,興、亡都任憑著他。
       
       
      83、黑漆弩.村居遣興    劉敏中
       
      長巾闊領深村住,不識我喚作傖父。掩百沙翠竹柴門,聽徹秋來夜雨。閑將得失思量,往事水流東去。便宜教畫卻凌煙,甚是功名了處?
       
      [作者簡介]劉敏中(1243-1318),字端甫,濟南章丘人。至元中任監察御史時,因彈劾奸臣未被受理,辭職歸家。后再起,官至翰林學士承旨。著有《中庵集》。散曲僅存小令二首。
       
      [寫作背景]據《元史》本傳,劉敏中曾兩次辭官家居,一是任監察御史時,因“權臣桑哥秉政,敏中劾其奸邪,不報,遂辭職歸其鄉。”一是至大末年作翰林承旨時,“以疾還鄉里”,時已年近七十。從此曲的憂憤牢騷看,不像晚年致仁后作,因武宗對他一直頗重用;又因另一首中有“盡疏狂”一句,也不似七十老人口吻。故此曲當為首次辭官居家時作。考桑哥任相在至元二十四年(1287)二月至二十八年一月之間,二十六年三月,桑哥為控制言路,竟“笞監察御史四人”。敏中恰為御史,其劾桑哥當在本年。幫此篇約作于至元二十六、二十七兩年之間,時作者四十七、八歲。
       
      [注解]
      長巾闊領:巾為古代平民戴的便帽。闊領,指闊領的上衣。這里指古代隱士的衣著。
      傖父:指鄙野的村民,當時南方人譏罵北方人的話。
      便宜教:即便、即使。
      畫卻凌煙:被畫到凌煙閣。凌煙,即凌煙閣,唐太宗建國后,為表彰功臣建高閣,閣中繪24位功臣圖像。
       
      [譯文]穿起平民的衣裳居住在僻遠的鄉村,不認識我的人稱我是粗鄙的村民。關起柴門,不再看遠處的白沙清江、翠綠疏竹,聽見夜來的綿綿秋雨敲在耳鼓,打在心頭。閑暇時將平生的得與失思量一遍,往事像那東逝的流水般一去不回。即便是把影像畫到了凌煙閣上,那里就果真是功名了卻之處嗎?
       
       
      84、普天樂    滕賓
       
      柳絲柔,莎茵細。數枝紅杏,鬧出墻圍。院宇深,秋千系。好雨初晴東郊媚。看兒孫月下扶梨。黃塵意外,青山眼里,歸去來兮。
       
      [作者簡介]滕斌(生卒年不詳),一作滕賓,字玉霄,黃風(今屬湖北)人。至大年間(1308-1311)任翰林學士,出為江西儒學提舉。后棄家入天臺山為道士。有《玉霄集》。現存小令十五首。
       
      [寫作背景]滕賓有《普天樂》失題小令十一首,主題都是寫隱逸之樂,作者通過自然風光的描繪或對官場名韁利鎖的批判,表現對隱逸生活的傾慕。這首小令是其中的第一首。
       
      [注解]
      莎茵:像毯子一樣的草地。莎,即莎草。茵,墊子、席子、毯子之類的通稱。
      媚:嬌美。
      黃塵:暗用唐.令孤楚《塞下曲》:“黃塵滿面長須戰,白發生頭未得歸。”指官場上的風塵。
      來兮:為語氣助詞,相當于“吧”。
       
      [譯文]嫩柳的枝條又柔又細,莎草如茵鋪滿大地。幾枝紅杏爭鬧著探出圍墻,深深的庭院里把秋千系。好雨初晴,東效多美麗。看兒孫們在月下扶犁。官場的風塵已在我的心意之外,四周的青山卻都在我的眼里,回來吧,學陶淵明那樣回鄉隱居。
       
       
      85、陽春曲.贈茶肆   李德載
       
      茶煙一縷輕輕飏,攪動蘭膏四座香,烹前妙手賽維揚。非是謊,下馬試來嘗。
       
      [作者簡介]李德載(生卒年不詳),生平事跡不詳。現存小令十首,均為贈茶肆的《陽春曲》。
       
      [寫作背景]我國的茶文化雖不如酒文化歷史悠久,但種茶飲茶之習并不晚出。雖舊本中“茶”字尚作“荼”。直到唐代“荼”才省作“茶”,但茶的地位已可略見,所以將“荼”省作“茶”,與種茶、飲茶盛行有關。自第七、八世紀以來,南北各地、上下人士都喜歡茶,唐德宗始行茶法以征稅,可見茶的經濟價值。唐.陸羽著《茶經》三半輩子,翔實記載茶的產、采、烹、飲,則見其時飲茶之盛。至元朝,市朝之盛也不亞于宋,茶肆極多。我們可以設想李德載生性嗜茶,經常品茗于此,很可能是應主人之請,書此十支《陽春曲》,既可清謳誤賓,游戲文字,以資笑樂,又可權作廣告,為之延譽,招徠茶客。我們雖不知作者身世,但沉抑下僚、郁郁失意者常有應諧雜出之作,于此亦可推見。
       
      [注解]
      蘭膏:澤蘭煉成的油,可點燈。此借指茶的水色。
      維揚:揚州的別稱。
       
      [譯文]一縷縷清煙輕輕地飄飏,攪動著茶四座都是香氣,烹煎的高手在揚州舉世無雙。這不是吹牛說謊,請下馬來品嘗品嘗。
       

       

                              圖片

       


       
       
      86、陽春曲.春景    胡祗遹
       
      幾枝紅雪墻頭杏,數點青山屋上屏。一春能得幾晴明?三月景,宜醉不宜醒。
      殘花醞釀蜂兒蜜,細雨調和燕子泥。綠窗春睡覺來遲。誰喚起?窗外曉鶯啼。
      一簾紅雨桃花謝,十里清陰柳影斜。洛陽花酒一時別。春去也,閑煞舊蜂蝶。
       
      [作者簡介]胡祗遹(1227-1295),字紹開,一作少凱,號紫山,磁州武安(今河北磁縣)人。元初名士,累官至江南浙西諸道提刑按察使。有《紫山大全集》。現存小令十一首。
       
      [寫作背景]春天的景物是令人陶醉的。景物雖是客觀存在,但欣賞的人卻各有不同,有帶著歡欣的,有滿懷愁緒的……由這三首小令所渲染出的風和日麗、百花爭艷、蝶逐蜂嚷的爛漫春色,我們可推測作者此時正當風華正茂、志得意滿之時。
       
      [注解]
      紅雪:形容初春盛開杏花的繁茂。
      覺來:醒來。
      紅雨:比喻飄落的桃花。此出自唐.李賀《將進酒》:“桃花亂落如紅雨”。
       
      [譯文]幾枝初開的杏花紅雪般堆在土狀,點點青山如畫屏一樣隱現在屋上。一個春季,能有幾天這樣明媚、晴朗?陽春三月的景致令人陶醉,只適合醉眼朦朧地而不適合清醒地去欣賞。
      花雖殘了,蜂兒卻把它釀成了蜜,雨雖來了,燕子卻借它調好了筑窩的泥。綠蔭窗下,濃睡的我醒來已經很晚了。是誰把我叫起?是那窗外早晨鳴叫的黃鶯。
      像一簾紅雨飄下,那是凋謝了的桃花,十里長的柳蔭,樹影兒歪斜。一時間來洛陽賞花飲酒的人紛紛都告別了。春天歸去了,閑壞了舊日里忙于采花的蜂蝶。
       
       
      87、沉醉東風    胡祗遹
       
      漁得魚心滿意足,樵得樵眼笑眉舒。一個罷了釣竿,一個收了斤斧,林泉下偶然相遇,是兩個不識字的漁樵士大夫。他兩個笑加加的談今論古。
       
      [寫作背景]原作無標題,共兩首,此其二。
      [注解]
      斤斧:斤即斧頭。斤,斧同義。
      笑加加:即笑哈哈。
       
      [譯文]捕到了魚便心滿意足,砍到了柴就眼笑眉舒。一個拿起釣竿,一個收起斤斧。兩個人在林下水邊偶然相遇,交談起來,原來是兩個不識字的打魚砍柴的士大夫。他們兩個笑呵呵地談今論古。
       
       
      88、節節高.題洞庭鹿角廟壁    盧摯
       
      雨晴云散,滿江明月。風微浪息,扁舟一葉。半夜心,三生夢,萬里別。悶倚篷窗睡些。
       
      [作者簡介]盧摯(約1242-1314后),字處道,一字莘老,號疏齋,又號嵩翁,先祖涿郡(今河北涿縣)人,后世居河南。初為世祖侍從,后累官至翰林學士。散曲與姚燧比肩,人稱“姚盧”。今有李修生《盧疏齋集輯存》。現存小令一百二十一首。
       
      [寫作背景]元成宗大德年間,盧摯出任湖南嶺北道肅政廉訪使,赴任途中作出此曲。鹿角,即鹿角鎮,在今湖南岳陽南洞庭湖濱。記摯這次處放湖南,心情不是很愉快的,而從長江進入洞庭湖以后,又遇上了陰雨天氣,這樣更使詩人內心充滿了愁悶和煩躁。
       
      [注解]
      半夜心:指子夜不眠生起的愁心。
      三生夢:謂人的三生如夢。三生,佛家指前生、今生、來生。
       
      [譯文]驟雨過后,天色初晴,烏云散盡,滿江上都是一片明潔的月光。風平浪靜,一葉扁舟航行在浩淼的江上。夜深了,心里卻很惆悵,想想人生如夢,親朋久別。胸中頓生煩悶,倚著篷窗,但愿可以小睡片刻。
       
       
      89、金字經.宿邯鄲驛    盧摯
       
      夢中邯鄲道,又來走這遭。須不是山人索價高。時自嘲,虛名無處逃。誰驚覺,曉霜侵鬢毛。
       
      [寫作背景]在元代散曲作家中,盧摯的官位是比較高的。平生足跡,遍及河北、西北、兩湖、江浙等地。這首小令寫他夜突邯鄲驛舍的感觸。邯鄲在今河北省南部。根據作者的生平經歷,我們可以推定這是他第二次就任燕南河北道提刑按察司時的作品,那里他已經六十多歲了。
       
      [注解]曉霜:比喻白發。
      [譯文]有過黃梁美夢的邯鄲道,我又來到了這里。不是因為山中人索高價我才不歸隱。時常嘲笑自己,實在是擺脫不了功名富貴的緣故。突然驚舉,年華老去,鬢毛已斑白。
       
       
      90、殿前歡    盧摯
       
      酒杯濃,一葫蘆春色醉山翁,一葫蘆酒壓花梢重。隨我奚童,葫蘆干,興不窮。誰人共?一帶青山送。乘風列子,列子乘風。
       
      [寫作背景]古代文人愛酒的不少,并在詩歌中屢屢道及這位“杜康先生”。蘇東坡云:“常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陶淵明云:“試酌有情遠,重酌忽忘天。天豈去此哉,任真無所先。”盧摯的這首散曲描寫的正是這樣一種“任真”的境界。
       
      [注解]
      春色:此處指酒。宋代安定郡王用黃柑釀酒,名為“洞庭春色”。
      山翁:指山簡,字季倫。晉時鎮守襄陽,好酒,常出游,并常醉酒而歸。
      奚童:小童仆。奚,奴仆。
      列子:即列御寇,戰國時鄭人。《莊子.逍遙游》稱其能“御風而行”。
       
      [譯文]酒意已濃,一葫蘆酒醉倒了山翁,一葫蘆酒掛在樹梢上,壓彎了花枝。跟著我來的小童仆,喝干了葫蘆,興致仍無窮。還有誰和我共賞同游?是那連綿不斷的一帶青山把我迎送。古有乘云御風的列子,我今天要學他一樣乘風遨游。

       

                            圖片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欲求不满の佐々木あきが?